第868章 残阳之语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随着卧澜一道厉喝,

    一道澎湃的寒流突然爆发,紧接着,场内的温度瞬间下降,眨眼间的功夫,整个山庄凝结成冰,宛如一座冰雕。

    对面。

    卧澜气势汹汹的盯着古清风,美眸之中闪着无尽的怒意,也夹杂着数不清的震惊与好奇,旁边,那地仙修为的老妪伺机而动,看样子只要卧澜一声令下,她也会毫不犹豫的出手。

    “有话好好说嘛。”

    古清风随意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端着酒杯,看起来并未受到任何影响,瞧了一眼卧澜,不紧不慢的说道:“何必动这么大的火气,你说呢,妹子。”

    卧澜就这么盯着他,像似在犹豫什么,过了许久片刻,才冷冷的喝道:“我不知道你是谁,也不想知道,不过,我劝你最好放聪明点,莫要招惹我们残阳山,更不要妄图打探我们守护的命脉,那不是你能随随便便就能打探的。”

    “是吗。”

    至于卧澜口中所谓的命脉到底是什么玩意儿,古清风还真不知道,他甚至不知道这玩意儿到底在什么地方,别说西北命脉,就算是残阳山九老洞府,他也不知藏在什么地方。

    倒也好奇,不清楚残阳山九老洞府究竟用什么手段藏了起来,怎的一点线索都没有。

    正疑惑之时,卧澜下了逐客令。

    “慢走,不送。”

    闻言,古清风无奈的摇摇头,沉吟片刻,将杯中酒一饮而尽,也没有说什么,直接闪身消失。

    当古清风离开之后。

    被冰封的山庄顷刻间瓦解,寒冰炸裂,令人称奇的是,山庄依旧如完好无损,并没有遭到寒冰的破坏。

    “小姐,你不是说要试探试探他的深浅吗?”老妪疑惑问道:“刚才为何没有动手?”

    “此人的存在实在是神秘诡异。”卧澜望着古清风离去的方向,柳眉深深凝皱着,说道:“连我的云寒威势都无法撼动他分毫,如若再动手的话,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虽说云寒威势奈何不了他,但小姐如若动用残阳真力的话,未必就杀不了他。”

    “残阳真力……”

    以前,卧澜也一直认为这天下没有人能够挡住自己的残阳真力,真是如此,不管是地仙还是散仙还是真仙天仙,她都不放在眼里,直至当她遇见第一个冒充赤霄君王的人,才意识到自己的残阳真力并非无坚不摧的存在。

    只是仅此吗?

    不。

    随后,她又遇见第二个冒充赤霄君王的人。

    第三个,第四个。

    这么多年过去,她已经遇见了八个自称赤霄君王的人,每一个都让她无可奈何,也让她越来越对自己的实力产生怀疑。

    没想到这次又碰见了一个,她本来想借助今天这个机会试探一翻,只是想起前几个自称赤霄君王的人,她实在是没有什么信心再敢动手了,如若再次祭出自己的残阳真力,依旧无法奈何对方的话,她觉得自己一定会崩溃的。

    “唉!”

    卧澜疲惫不堪的样子,愁眉苦脸的说道:“为什么这些冒充赤霄君王的人一个比一个神秘诡异,他们都是一些什么人!”

    这个问题不仅困惑着卧澜,同样也困惑着老妪,不仅困惑着他们二人,同样也困惑着整个残阳山九老洞府。

    这些年来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冒出一个自称赤霄君王的人,而且每一个赤霄君王都来残阳山,都为了打探当年为何要抹杀他们的原因,如若只是仅此的话,还不至于让残阳山所有人困惑,实则是每一个赤霄君王来的时候,都会为了寻找西北命脉把残阳山闹的鸡犬不宁。

    偏偏面对这些自称赤霄君王的人,残阳山还无可奈何,这些自称赤霄君王的人,一个比一个神秘诡异,实力一个比一个强大,来无影去无踪,令人怒不可遏,又无可奈何。

    “哼!都怪桃花老鬼,如果当年不是他救走古天狼的话,也不会有后来的这些事情。”老妪愤然说着,问道:“小姐,老身一直想不通,桃花老道当年为何要救走古天狼?后来还三番五次的阻止我们,难倒真如他所说的那样是受人之托?”

    “这个问题,我也不知道,桃花老道对此事也没有解释过,自从他出手救走古天狼之后,就一直躲着我们,到现在也还是一样。”

    卧澜自斟自饮着,说道:“至于他是不是真的受人所托,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而且我一直怀疑……”

    “怀疑什么?”

    “林婆婆,你知道五百年前我们残阳山为何突然封山吗?”

    老妪林婆婆不知道卧澜为什么会突然问这么一个问题,但凡残阳山人皆知道封山的原因是因残阳老祖推演出了五百年后的上古浩劫,所以残阳山才决定封山避世这才安然躲过上古浩劫。

    “的确是这个原因,但也并不完全是。”

    “嗯?还有什么?”

    “我也是不久之前才听我父母说起的。”卧澜端着酒杯,望着杯中的残阳酒,幽幽而道:“他们说五百年前我们守护的命脉突然莫名其妙的发生异变,为了不引起其他人的注意,故此才临时决定封山。”

    “命脉发生了什么异变?”

    “不清楚。”卧澜微微摇首,道:“我只听他们说,当时的情况很危险,只差一点命脉就没有保住,至于当时的情况具体怎样,我也不是太了解。”

    “这么严重?”

    林婆婆惊愕不已,虽然她也是残阳山的人,而且修为还是地仙,但她对残阳山的很多事情也知道的并不是太清楚,这么久以来甚至不知道残阳山守护的命脉是什么,为什么要守护。

    残阳山真正的主人是残阳族人,卧澜便是其中之一,而她充其量只能算在残阳山修行的普通人罢了。

    “小姐,你刚才说怀疑……怀疑什么?”

    “五百年前命脉发生异变,而五百年前古天狼恰巧在西北出生。”

    “这没什么可怀疑的吧,老爷不是说过嘛,但凡命脉之人出现,命脉皆会受到影响,古天狼是命脉之人,出生的时候命脉肯定会有所影响,所以我们残阳山才要将他抹杀。”

    “怪就怪在这里,这些年来出现的命脉之人也不再少数,其中不少命脉之人出现对命脉的影响也很大,但也只是影响而已,还从来没有大到令命脉发生异变。”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