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7章 残阳卧澜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夜。

    玉清山庄。

    凉亭里。

    一位女子端正而坐。

    女子拥有绝色的容颜,美艳惊鸿,秀发高高盘起,身着紫色盛装,给人一种典雅高贵的感觉。

    在女子的身旁还站着一位头发灰白拄着拐杖的老妪,老妪不是别人,正是先前在仙府突然出现拥有地仙修为的老妪,而这典雅的绝色女子正是她口中那位来自残阳山的卧澜小姐。

    卧澜正在抚琴。

    琴是一把洁白如玉的古琴。

    琴声徐徐传来,既不悠扬,也不高亢,反而给人一种很厚重的感觉,厚重的宛如不朽的历史一般,又如同一道千万均之重的石门缓缓打开一样。

    突然。

    琴声戛然而止。

    她抬起头,张望过去,望着夜空,眉头紧锁着。

    旁边。

    老妪似若不解,询问道:“小姐,怎么了?”

    “他来了……”

    卧澜的声音很轻,却也很重,轻的飘渺,重的苍古。

    “他来了?谁?”

    老妪疑惑,转念一想,似若意识到什么,抬头张望过去,却是什么也没有发现,立即祭出神识探查,依旧一无所获,正当她惊讶之时,一道人影莫名其妙的凭空出现在他们的对面。

    一袭白衣胜似雪。

    三千长发似如墨。

    俊秀容颜漠无情。

    幽暗双眸寂如渊。

    他出现之时,静寂无边。

    静的夜风停止吹拂,静的星辰停止闪烁,静的仿若大自然阴阳五行都停止变化,也静的仿若时间都停止流逝,空间都停止运转。

    正是古清风。

    凉亭里。

    那老妪神情惊变,眼中尽是骇然之色。

    卧澜那双美眸亦是死死的盯着古清风,仿若要将其看透看穿一样,只是不管她如何看,怎么看,终究什么也看不透,更看不穿。

    没有任何代表罪恶的浊息。

    也没有任何代表大道的净息。

    更没有任何代表造化的灵息。

    什么都没有。

    只有普普通通的金丹修为。

    除此之外,一无所有。

    她们在盯着古清风。

    古清风也在盯着她们。

    那老妪虽说是地仙修为,但也只是仅此而已,莫说只是地仙,纵然是真仙,天仙,古清风也懒得多看一眼,倒是这女子的存在非同一般。

    修为?

    没有修为。

    古清风甚至不知道这个女人是不是人,至于是什么存在,他不知道,只知这女子的存在给他的感觉与桃花老道一样,这二人应该是同一种存在,或许应该说他们来自同一个地方。

    “听说你找我。”

    古清风倒也没有客气,直接走进凉亭里面,坐了下来。

    “是。”

    卧澜点点头。

    旁边的老妪并没有闲着,当古清风走进凉亭那一刻,她就端起酒壶斟酒两杯,一杯递给卧澜,另外一杯递给古清风。

    “听闻公子好酒,所以特意为公子准备了我们残阳山酿制的晚霞酒。”卧澜举杯淡笑,道:“初次见面,请。”

    古清风端起酒杯,也没说什么,直接一饮而尽。

    酒很烈。

    入嘴之时,宛如火烧,入喉之后,却异常温和,那种感觉很特殊,就如同日落西山一样,倒也担的上晚霞之名。

    “酒如何?”

    “凑合。”

    “只是凑合?”

    “只是凑合。”

    “呵呵……”

    卧澜淡淡笑了笑。

    古清风问道:“找我什么事?”

    “我想向赤炎公子打听一个人。”

    “什么人。”

    “一个五百年前在西北之地炎阳大域赤炎岭出生的人。”卧澜就这么盯着古清风,轻声淡语的说着:“一个修为九破九立,命运九生九死,成就九仙九魔,问鼎无双王座,造化皆逆皆唯一的人,一个灭仙朝,斩仙河,霸九霄,踏九殿,逆九天的人,一个被誉为天地间三千无尽大世界,自古除他绝无第二的人。”

    卧澜举杯,笑道:“不知赤炎公子可认识?”

    “当然。”古清风也微笑着饮酒问道:“你找他有事儿?”

    “有。”

    “什么事儿?”

    “他欠我一件东西。”

    “欠你东西?”古清风眯眼望着对面的卧澜,又问道:“什么东西?”

    “一条命。”

    闻言,古清风哑然失笑,道:“是吗?”

    “当然。”卧澜端着酒杯送到嘴边,轻轻抿了一口,问道:“不知公子,可知他在什么地方?”

    “近在咫尺。”古清风微微淡笑,道:“就在你眼前。”

    “哦?”

    卧澜像似没想到古清风会这么说,有些惊讶,深深的望着古清风,嘴角划过一抹笑意,道:“如果我没听错的话,你就是他咯?”

    “不然呢。”

    “呵呵……”

    卧澜的笑,笑的很复杂,没有再看古清风,而是调试着古琴上的琴弦,说道:“知道吗?你不是第一个自称是他的人。”

    “那我是第几个?”

    “第九个。”

    “这么多?”古清风又问道:“你都见过他们?”

    “他们都来过大西北,也都去过残阳山。”

    “还有这回事儿?”

    古清风眉头微微一挑,他只知这天下有不少人冒充自己,还真不知道那几个冒充自己的家伙竟然都来过大西北?而且还都去过残阳山?这是不是有点太邪乎了,思忖片刻,又问道:“他们都去残阳山做什么?”

    卧澜反问道:“你不是也自称是他吗?那你想去残阳山做什么?”

    “也没什么大事儿,我去残阳山只是想弄清楚一件事。”

    “呵呵呵……”

    一听这话,卧澜忍不住呵呵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想弄清楚的事情,当年我们残阳山九老洞府为何要抹杀你,对吗?”

    这一下古清风更加疑惑了,翘起二郎腿,揉着下巴,眯缝着眼睛,望着卧澜,问道:“你知道这事儿?”

    “当然知道。”

    卧澜抬起头盯着古清风,眼神极其不善,似若充满了怒意,冷冰冰的说道:“每一个自称他的人来我们残阳山都为了弄清楚这件事,你说我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对面。

    古清风不由大为愕然。

    那么多冒充自己的家伙都去过残阳山也就罢了,竟然还都是为了弄清楚当年残阳山为何抹杀自己?

    这事儿他娘的怎么听怎么不对劲儿啊!

    “然后呢……他们都弄清楚了没有?”

    古清风话音刚刚落下,对面冰冷的卧澜骤然厉声大喝道:“够了!我受够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