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8章 四方暗涌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是你,对吗……”

    此间。

    寒冬伫立在虚空,冷艳的容颜在幽冥妖月的衬托下,显得尤为妖邪,一双美眸亦是复杂无比,她就那么望着古清风,神情从刚开始的彷徨与茫然,渐渐变得冷静起来,也不再陌生不再疑惑,变得幽怨,也变得无奈,纠结……

    “果然是你,我能感觉得到,一定是你……你真的回来了……只是为什么要回来?”

    “你不应该回来……不应该的……”

    寒冬望着古清风,幽怨着呢喃自语,微微摇首,道:“你回来只会陷的更深更深……”

    对面。

    古清风一直盯着寒冬,他很疑惑寒冬为什么会突然像变了一个人一样,举手投足间都宛如风逐月一般,神态是,口吻更是,就连那双眼眸都像极了风逐月。

    不知寒冬是受到妖月之心的影响,还是说她与风逐月之间真的有什么关联?

    “你是谁?”

    古清风沉声问了一句,这一问让原本恢复平静的寒冬再次变得彷徨迷茫起来,呢喃道:“我是谁……是啊……我是谁呢……我为什么想不起来我是谁……”

    “你是寒冬还是风逐月?”

    “风逐月?寒冬?好熟悉的名字……真的好熟悉……为什么这两个名字如此熟悉……”

    寒冬苦苦思索着,越思索昂神情越彷徨也越茫然,她摇着头,呢喃自语着:“我究竟是谁……我是谁……”她不停的问着自己是谁,语气越来越强烈,神情也越来越痛苦,与此同时,她头顶上方的幽冥妖月法相也越来越不稳定。

    “我是谁!我究竟是谁!”

    “我!是!谁!”

    寒冬仰望夜空的圆月,发出愤怒的吼叫,她头顶上方的幽冥妖月法相疯狂旋转,愈发强烈,似若要与夜月争锋一样!

    “我是谁!”

    寒冬凝视着圆月,纵身跃起,冲着圆月飞奔而去。

    “寒冬交给我,你先回妖月宫等着吧。”

    古清风闪身紧跟过去。

    只留下飞燕独自站在虚空中,迷惑又担忧着。

    她修为不高,且又有伤在身,在这虚空罡风之中根本坚持不了多久,先前也是古清风将她守护着才没有受到罡风影响,随着古清风离去,她也不得不赶紧离开。

    就在他们离去不久后,两道身影又出现在这里。

    一位身高三米之巨,似若山岳一般的壮硕女子。

    还有一位超凡脱俗,倾国倾城,美若天仙的女子。

    正是千山与苏婳。

    二人出现之后,四处张望,像似在寻找着什么。

    的确。

    就在刚才,她们忽然发现夜空有异样,似若一轮幽暗的圆月悬挂在虚空,圆月笼罩之下,透着一种妖邪,也透着一种幽冷的荒凉,发现情况诡异,二人第一时间赶过来,只是来到这里的时候却是什么也没有发现。

    “小姐,刚才是怎么回事?”

    千山疑惑的问道:“刚才夜空出现的那一股妖邪力量是什么?怎么如此诡异?”

    “方才那股力量妖邪无比,宛如一轮暗月,幽冷荒凉而又没有生机……”苏婳蹙眉呢喃着,道:“这让我想起了一种奇异的法相。”

    “什么法相?”

    “幽冥妖月法相。”

    一听这个名字,千山神情猛然一怔,惊骇道:“你是说妖月宫传说中的幽冥妖月法相?这不可能吧,这种法相妖月宫也只有风逐月成就过,难倒……妖月宫有其他人也孕化出这种可怕的法相?会是谁?飞燕?不可能,她压根就无法炼化妖月之心,难倒是寒冬?这也不大可能啊,寒冬修为不过元神,还未化形,连道心都未凝筑,怎么可能孕化法相呢。”

    猛地。

    千山又想到一种可能性,沉声道:“会不会是风逐月回来了?几十年前风逐月莫名其妙的消失,是生是死,去了哪里,谁也不知,她该不会是回来了吧?”

    苏婳摇摇头,她也不清楚,正准备去妖月宫看看是什么情况,这时,一道声音传入耳中。

    “如果风逐月真的回来,那可就热闹了呢。”

    应声出现的是一位黑衣女子,女子带着面纱,隐约能看出一张妩媚的容颜,她毫无征兆的出现,怀中抱着一只令人不寒而栗的黑猫。

    “是你?”

    苏婳认识黑衣女子,但也只是认识而已,除了知道她的名字叫如影之外,其他的一概不知,虽然也知道她是诏书之人,至于是什么诏书,却是不知,而且苏婳能感觉出来,这个女人的身份并不止是诏书之人那么简单,恐怕比想象中还要复杂。

    “婳仙子,又见面了,别来无恙。”

    如影微微淡笑,抚摸着怀中那只熟睡的黑猫,而后仰望悬挂在夜空的那轮明月,像似在思索着什么。

    “刚才你可曾看见是风逐月?”

    如影也摇摇头,道:“没有,当我发现的时候,立即祭出神识前来,可惜还是迟了一步,只不过……”

    “不过什么?”

    “妖异之月,幽冥之光,荒凉之势,生机流逝,刚才出现的一定是幽冥妖月法相没错,就是不知道是不是风逐月,说不准,毕竟天命即将降临,消失数十年的风逐月出现,也不足为奇,你说呢,婳仙子。”

    “或许吧。”

    “婳仙子也是为天命而来吗?”

    苏婳只是望着如影,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反问道:“你知道天命一定会在大西北降临吗?”

    “不知道,也无法确定。”

    “既如此,你问这个问题又有什么意义呢。”

    “当然有意义,如果婳仙子不是为天命而来的话,那么必然是为因果,对吗?”

    一听对方提起因果,苏婳的美眸之中划过一抹异样的色彩,问道:“怎么说?”

    “当今天下谁人不知婳仙子一直在寻找赤霄君王的下落,如今大西北出了一位号称能够代表君王的传人出现,婳仙子又怎会错过这个机会呢。”

    “哦?你是说古清风?”

    “不然呢。”

    “你知道他的身份?”

    “呵呵,这个问题,我也正想问婳仙子呢。”

    “可惜,我也不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