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5章 放不下的执念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说实话。

    古清风对自己的人生并不是第一次怀疑。

    在此之前,遭遇云霓裳的时候就怀疑过。

    仅此吗?

    不。

    仔细想想,他这辈子有很多都曾经怀疑过自己的人生,因为他修行这五百年来,遇见过太多太多稀奇古怪的事情,也遇见过很多很多神秘诡异的人,这些人和事情,虽然当时不明白怎么回事,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那些出现在自己身上稀奇古怪的事情以及遇见那些神秘诡异的人,绝对不是偶然,更不可能是巧合,而是某种命运,确切的说,那就是因果。

    古清风不想求索因果,至少,不想求索前世的因果。

    但是现在看来,今生的因果与前世的因果似乎根本分不开。

    本来。

    古清风对自己的前世并不感兴趣,一丁点兴趣也没有。

    只是这次苏醒,先是云霓裳,又是风逐月,外加上一个早在很久以前就让古清风了解因果的君璇玑,时至今日,说不好奇那是瞎话,古清风也有点想弄明白,自己的前世到底干了什么勾当,为什么会给自己惹来这么多邪乎的因果。

    这也让原本准备放弃因果他,重新燃起了一种冲动。

    怎么办?

    试着求索一下?

    把这件事儿彻底弄清楚?

    这样以来恐怕真的会应了小瑾儿那句话,自己可能会陷入进去。

    陷进去不可怕,也没什么好怕的。

    怕就怕陷进去之后,越折腾越复杂,最后把自己折腾死,也没有把事情弄清楚。

    古清风是真的不想再折腾了。

    折腾了足足五百年。

    他也真的折腾够了。

    没事儿的时候,喝喝小酒儿,晒晒太阳,调戏个小姑娘,找几个乐子,这才是他想要的生活。

    只是看似简单的生活,为什么始终都如愿不了呢。

    以前古清风不知道为什么。

    现在他渐渐有些明白了,归根结底还是放不下,可到底放不下什么,他不知,总觉得内心深处有一股莫名其妙的执念让他放不下。

    至于是什么执念。

    他也不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古清风摇摇头,像这种头疼的问题,他一向懒得琢磨,望着对面的飞燕,又看了看妖月宫的大殿,顿时感到有些好笑。

    有什么好笑的?

    古清风也不清楚,没有想太多,站起身,伸了一个懒腰,说道:“行了,该问的都问了,该知道的也都知道了,不知道的,问了也白问……就这么着吧。”

    “君王,您……您要走?”

    发现古清风有有离开的意思,飞燕看起来很惊慌的样子。

    “怎么?你有其他事儿?”

    “我……我……”飞燕支支吾吾,像似不好意思开口。

    “说。”

    古清风的一个字落下,飞燕再次跪在地上,恳求道:“娘娘当年消失的时候,神志不清,我担心她出什么意外……还望君王念在当年的情谊上,能不能找到娘娘下落,我……我在这里给您磕头了……”

    砰砰砰!

    飞燕磕着响头。

    “我说飞燕大妹子,相信我,我比你更想找到风逐月,可关键她消失了……是生是死,去了哪里,我也不知道,你让我怎么找?我想找也无从下手啊。”

    的确。

    如果可以的话,古清风还真想找到风逐月问问她到底是怎么回事。

    “以君王您的本事……想要在这天地找一个人,根本不是……”

    “停!打住,妹子,你高看我了,如果你家娘娘只是普通人的话,找她并不难,就算找不到,也能知晓她现在是生是死,可是风逐月不同,至少,她不是普通人,我不是没有找过,可惜,根本一无所获。”

    古清风真的试着寻找过风逐月。

    在他第一次来妖月宫的时候就寻找过,而且动用的还是他独步天地的‘识心通’,他可以凭借对方祭炼过的法宝,或是布置的阵法等等,只要对方留下残识,他都能凭借一抹残识感应到对方的存在,哪怕不再这方世界,哪怕不再五行之中,甚至九天之上,九幽之下,他都能感应得到。

    奈何。

    当他用识心通感应风逐月的时候,这方世界没有,五行之中也没有,天上地下也都没有。

    这种情况只有一种可能。

    要么就是风逐月死了,彻底死绝了,死的干干净净。

    要么就是她的存在跳出了天地。

    至于风逐月死绝与否,有没有跳出天地。

    古清风无法判断。

    “可是……”

    飞燕看起来有些失落,她似乎还想说什么,只是面对鼎鼎大名的赤霄君王,很多话,她也不敢说出口。

    而就在这时,大殿里面传来一阵异动,紧接着妖月宫整座大殿都晃动起来。

    “什么情况?”

    古清风颇感疑惑,四处张望。

    对面飞燕很是紧张,她像似想起了什么,脱口喊道:“不好,冬儿正在内殿闭关,会不会是她出现了什么状况!”

    来不及多想,飞燕起身之后,不顾一切的向内殿冲去,古清风瞧了瞧晃动的大殿,心下疑惑,抬脚向内殿走去。

    内殿密室内。

    寒冬盘膝端正而坐,双手放在双膝上,此刻她的脸色很难堪,神情也非常痛苦,像似在忍受着什么,身躯也在不停颤抖着,周身泛着月色光华,光华宛如火焰般熊熊燃烧着。

    “冬儿冬儿!”

    飞燕着急的喊了两声,并没有得到寒冬的回应,发现寒冬一脸痛苦,她想冲过去,却被古清风制止。

    “她周身的力量这么强,你冲过去瞬间就会灰飞烟灭。”

    “君王,求求您救救冬儿。”

    “别着急,她死不了。”古清风眯缝着眼睛,仔细盯着寒冬,问道:“你先前说寒冬正在融合你们妖月宫的妖月之心?”

    “是的。”

    飞燕很担心寒冬的安危,望着身躯颤抖又像似在痛苦忍受着什么的寒冬,她不由想起了当年的自己,说道:“难倒……寒冬也无法炼化妖月之心吗?”

    “不,她已经把妖月之心炼化了,而且……正在融合。”

    一听寒冬将妖月之心炼化,飞燕心中悬着的石头终于落下,转危为安之后也颇为惊喜,因为只要炼化妖月之心,也就意味着寒冬完全有资格继承妖月宫的宫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