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9章 阴谋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若是这番话是其他人说出来的,或许没有人会相信如此古怪离奇的事情,偏偏这话是千山说出来的,这就不得不让大家怀疑,毕竟千山是苏婳仙子身边的人,苏婳仙子的为人大家也都深信不疑。

    只是,这可能吗?

    不清楚。

    大家都是将信将疑,谁也不清楚事情真相究竟是什么。

    各大门派议论纷纷,倒是谁也没有动手。

    一来是碍于千山背后苏婳仙子的面子。

    二来事情太过离奇,真真假假有着太过古怪的地方。

    最为重要的是,他们今日既不是冲着寒冬也不是冲着欧阳夜,而是冲着那位赤炎公子,是为门派死去的长老弟子报仇也好,还是为那只坚若磐石的玄龟也罢,关键是现在那位赤炎公子没有露面,即便不给苏婳仙子面子,杀了寒冬与欧阳夜也无济于事,与其如此,还不如先将事情了解清楚再做定夺。

    毕竟事情牵扯着赤霄君王。

    谁也不敢大意。

    若那老九真是赤炎公子又是君王传人的话,任谁都得掂量掂量动手的后果,不管是各大门派还是仙府都不例外。

    再加上那真假未知的赤炎公子的存在实在太过诡异,就算他不是赤炎公子也不是君王传人,单凭他在五色山一声威喝震死数十位各大门派的亲传弟子,就足以令所有人忌惮,尤其是一掌击毙轮回转世之人的蟾蜍公子,谁人又敢大意?

    当然。

    有些人并不这么想。

    至少,妖月宫的二长老飞鹿、钟玉龙等人就是如此。

    他们也都想得到古清风手中那只坚若磐石的玄龟,但在得到之前,他们本来还想借此机会除掉寒冬以及飞燕道尊,乃至妖月宫的风华等老祖,可没想到半路却杀出来一个千山,而且经过千山一翻解释与劝说,各大门派明显准备放过寒冬与欧阳夜。

    二长老绝对不允许自己的计划就这样被千山打乱,便说道:“大家莫要上当受骗,一个灰飞烟灭的人是不可能死而复活的,此乃定律,亦是法则,无人能够打破。”

    “其他人不行,并不代表君王传人不行,当年君王逆天而行死而复活的又何止一次?”千山反驳道:“你又怎知他的传人没有这个本事呢?”

    “就算如此,天下间哪有这么凑巧的事情,偏偏欧阳夜找的冒充之人就是三年前灰飞烟灭的赤炎公子?真是笑话!”

    说实话。

    千山也觉得这件事太凑巧,巧的连她也不太相信,不过她还是硬着头皮回应道:“世事无绝对,如若老九真的不是赤炎公子的话,那他的磐石之躯,绝对之力,无双的音律造诣又如何解释?如果不是君王传人的话,风起大青山,少年行,醉吟碧海又如何解释?”

    千山的话让飞鹿无法反驳,这也是整件事情最大的疑点。

    风起大青山暂且不说。

    醉吟碧海以及少年行承载的都是当年君王的心路历程。

    迄今为止,世界之内从未有人能够弹奏出这两首曲子的真正意境,而那古清风一曲便能引起众人的精神共鸣,神游天地,梦回上古,凭此一点,谁又敢说他不是?

    “哼!暂且不谈那人是与不是君王传人赤炎公子,他在五色山杀害各大门派亲传弟子的事情却是事实,难倒就因为他冒充赤炎公子,我们就这么算了?”

    “我并非这个意思,只不过现在赤炎公子究竟在什么地方,我们谁也不清楚。”千山劝说道:“寒冬与夜夜找人冒充赤炎公子固然有错,但罪并不致死,还望诸位大人有大量,看在他们年幼无知的份儿上,饶恕二人。”

    “饶恕?”飞鹿冷笑道:“千山姑娘,你说的可真好听,死的不是你辛苦培养的亲传弟子。”说着话,飞鹿对着众人大声喊道:“大家听我一言,寒冬等人找人冒充赤炎公子,欺诈我等,其心实在歹毒啊!”

    “飞鹿,你莫要夸大其词,若非你窥觑妖月宫宫主之位,事事为难寒冬,她又怎会找人冒充赤炎公子欺骗你们妖月宫?”

    “寒冬找人冒充赤炎公子欺骗的恐怕不止我们妖月宫吧?我看她的目的定然是想欺诈我们大西北,大家不要忘记五十年前古天生的事情,那骗子就是利用君王后代的身份,诓骗了我们大西北所有门派啊!”

    听闻五十年前古天生的事情,场内众人立即变得警觉起来。

    仔细想想,飞鹿说的也不无道理,寒冬等人找人冒充赤炎公子,本就居心不良,谁又敢保证她只是为了震慑妖月宫,而不是想借助君王传人的身份诈骗各大门派呢?

    “如若只是震慑我们妖月宫,那人在五色山又怎会杀害各大门派的亲传弟子,依我看,他们的目的不止我们妖月宫,而是整个大西北,极有可能是想借此机会,除掉我们大西北所有门派!”

    飞鹿说罢,妖月宫的其他长老也都站出来纷纷怒斥,推波助澜。

    “那人在五色山残忍虐待枯木长老就是最好的证明啊!”

    “没错,还有我们妖月宫的风烈长老,也被他残忍杀害啊!”

    “寒冬等人定然早有预谋,虽然动手的不是她,但这件事无论如何她也逃脱不了干系,我等今日绝对不能放过她。”

    望着越来越多的人站出来,也各大门派看起来也都有些动容,千山内心很是着急,却又无法劝说。

    毕竟古清风杀害各大门派亲传弟子的事情是事实。

    尽管她知道当时在五色山那些亲传弟子动手都想抢夺古清风手里的玄龟,她也认为这些人死有余辜,只是这话又怎能当着各大门派的面说出来,说出来无疑等于火上浇油。

    “老祖,那人在五色山残忍杀害了我们妖月宫冷叶飞等四位亲传弟子以及数位长老,每一位亲传弟子都是我们妖月宫未来的希望。”

    飞鹿涨红着脸,拱手喊道:“还望老祖为我们妖月宫主持公道啊!”

    而后风沙等一帮长老也都拱手呐喊,紧接着钟玉龙等一帮亲传弟子也都如此。

    显然,飞鹿长老不仅想要借刀杀人,还要借助几位老祖之手除掉寒冬等人,而且还准备一箭双雕。

    若是风华老祖动手除掉寒冬等人的话,再好不过。

    如果风华老祖碍于飞燕道尊,犹豫不决不人动手的话,飞鹿长老也好趁此机会,诬陷他们同流合污,将其一同铲除。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