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4章 我代君王而来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见枯木老爷子又哭又笑的指着古清风,说什么还活着,众人都无法理解,五色山的玄心道尊、柳轻烟、清溪等人也都不知怎么回事,而他们也不敢想太多,立即过去询问,只是不管他们如何询问,枯木老爷子仿若没有听见一样,依旧是大哭大笑着,情绪非常不稳定。

    “愧疚!不!真正应该愧疚的是我啊!”

    枯木老爷子老泪纵横,哭喊道:“当初如果不是老朽自作主张,带着君王前去大青山,君王也不会……因此踏上一条不归路啊!!”

    这一幕令所有人都感到无比惊疑,大家都看的出来,枯木老爷子是因为愧疚所以情绪才会这般激动,只是为何老爷子为何会这样?

    难道说他相信这人是真正的赤炎公子?

    是的!

    应该是!

    不然老爷子根本不可能如此激动。

    念及此,五色山的人都比较担忧,也有些头疼。

    因为他们都知道,老爷子因对君王一直心存愧疚,故此很容易轻信别人,五十年前就是这样轻信了自称君王后代的古天生,没想到五十年后的今天又轻信了这个自称君王传人的赤炎公子古清风。

    “师叔,这人是不是真正的赤炎公子还是一个未知之数,您没必要这样!”

    柳轻烟劝说道:“就算他是赤炎公子,也未必真的就是君王传人。”

    “师叔,风烈老祖乃是君王的恩人,他若真是君王传人的话,怎能下的了手。”玄心道尊也劝说道:“而且,他刚才弹奏的曲子极有可能是利用精神手段衍化的意境,您莫要轻信别人。”

    周围众人也都纷纷劝说,让老爷子不要轻易相信,更不要忘记五十年前古天生的事情。

    然。

    枯木老爷子充耳不闻,他整个人都像失心疯一样,非但没有听众人的劝说,反而还对五色山的玄心、柳轻烟大喊道:“住嘴!住嘴啊!跪下!都给我跪下啊!”

    枯木老爷子的呐喊声很大,就像是扯着喉咙用尽全身力气喊出来的一样。

    只是他这一喊,喊的所有人都是一愣。

    跪下?

    枯木老爷子为何让玄心等人跪下?

    即便老爷子相信这人就是真正的赤炎公子,也相信他是君王的传人,这也没有必要跪下吧?

    五色山的玄心等人愣在那里,都不知所措。

    “混账东西!跪下!跪下啊!!”

    枯木老爷子气的满脸涨红,愤怒的咆哮着。

    玄心、柳轻烟等人你看我,我看你,都是大眼瞪着小眼,就在她们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更加令人震惊的一幕发生了,只见枯木老爷子噗通一声,跪在地上,道:“小辈无知,还请……请莫要怪罪!”

    天啊!

    这是怎么回事?

    老爷子怎么自己跪下了,而且还向赤炎公子请罪?

    这……

    为什么?

    到底是为什么?

    退一万步来说,就算这人真是君王的传人,老爷子也根本无需下跪啊!

    如果有一个人下跪那也应该是君王的传人啊!

    周围众人望着这一幕,都是目瞪口呆,而远处,寒冬、欧阳夜二人内心更是震惊无法言语。

    这一幕对她们来说很熟悉,真的很熟悉。

    因为寒冬清楚的记得,不久之前,自己带着古清风前去妖月宫拜访师傅,目的是想借助赤炎公子的身份,让师傅释怀,当时……好像师傅也莫名其妙就像失心疯一样,不但让自己下跪,她自己也跪了下来。

    至于为什么会这样。

    寒冬至今也不清楚,她问过师傅,飞燕道尊只是让她千万不要有任何冒犯赤炎公子的地方。

    同样也不知道为什么。

    先前师傅是这样,怎么现在枯木老爷子也是这样。

    而且比之师傅当时的反映还要强烈。

    怎么会这样!

    寒冬难以置信的望着古清风。

    此间。

    玄心道尊等人都试图想将枯木老爷子搀扶起来,只是他们刚动手,就遭到老爷子的喝斥。

    “混账!跪下!”

    这一次,老爷子竟然摁着玄心道尊的脑袋强行让玄心跪了下来。

    凉亭里。

    古清风望着这一幕,双手依旧在抚琴,轻声道:“老爷子,您又何必如何,我说过,我只是替古天狼而来,您没有必要这样。”

    “知道!老朽知道你替君王而来……老朽知道……老朽也懂,正因为你代表君王,所以……老朽才跪下请罪!”

    “您对古天狼有恩,就算他真的前来,当跪的也是他,不是您!”

    “不!君王是君王,永远是这方世界的赤霄君王,老朽只是这方世界的一介草民修行之人,跪拜君王理所应当,更何况,老朽也从未对君王有过任何恩情,非但没有,反而……连累了君王啊。”

    说着话,枯木老爷子又痛哭起来,嘴里不停的喊着:“是老朽连累了君王……是老朽对不住君王啊!都是老朽……都是老朽的错啊!”

    枯木老爷子哭的撕心裂肺,内心有多愧疚,哭的就有多厉害。

    而旁边,五色山的玄心、柳轻烟、清溪等人都看傻了,他们完全无法理解好端端的枯木老爷子为何会突然变成这样?就算五十年前轻信了古天生,老爷子也没有像今天这般又是跪拜又是哭喊的啊!

    “恩恩怨怨……因因果果,怪不得自古以来便是恩怨最令人分不清。”

    古清风摇头叹息,而后说道:“老爷子,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我此次前来,只是想看望看望你,也顺便想将你的伤势医治好……”

    “老朽的伤……不要紧……更不敢劳烦……”

    “放开心神,屏蔽杂念,且听我弹奏一曲。”

    古清风单手抚琴,右手一翻,掌心出现一坛美酒,打开酒坛,直接仰头咕咚咕咚灌了几口。

    琴声也渐渐从刚才的沉闷变得高亢起来,手法也从刚才普普通通的手法变得玄妙起来,玄妙的双手舞琴之时,带起道道残影。

    “可能会很痛苦,你且忍受一下。”

    话音落下,古清风弹奏的速度越来越快,琴声也变得愈发高亢。

    哇的一声,老爷子口鼻喷血,转而七窍溢血。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