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1章 他是谁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场内众人,有一个算一个,全部都是站在那里,神情跟随着曲子的跌宕起伏变化而变化着,君王怒时,他们跟着怒,君王喜时,他们跟着喜……完全沉侵在其中,忘记了时间,忘记了空间,什么都忘记了,仿若真的回到了上古,真的与君王同行一般。【愛↑去△小↓說△網w  qu 】

    一曲终了,无人语。

    大家都还沉侵在曲中属于君王少年时代的疯狂之中,一时间无法自拔。

    尤其是清溪。

    一曲过后,她闭上眼,神情复杂的呢喃道:“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君恨我生迟,我恨君生早。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恨不生同时,****与君好。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我离君天涯,君隔我海角,我生君未生……”

    她倾慕君王,自从年幼之时从枯木老爷子那里听说赤霄君王的故事之后,便已然倾慕,随着对君王的事迹了解的越来越多,内心的倾慕也越来越强烈,特别是自从迷上君王的曲子之后,她几乎迷恋上了赤霄君王。

    可惜生不逢时,也生出了年代,这一直是她最大的遗憾。

    方才一曲少年行,让她梦回上古,神游君王的少年时代,令她无比激动,也无比兴奋,内心的倾慕也随之更甚,迷恋亦如此。

    她羡慕那位在云霞派令君王心动的红袖,虽然最后下落不明,至少让君王为之心动过。

    也羡慕妖月宫的边荒女王风逐月,虽然最后也未能在一起,至少君王为其疯狂过。

    甚至羡慕自己的师傅,虽然最后也未能与君王见上一面,至少曾经被君王奉为女神。

    她恨。

    恨上古时代那些给君王扣上邪魔帽子的人。

    她也恨那些到处追杀君王的人。

    她笑。

    笑今古时代的年轻人,竟然说什么君王之所以能够叱咤上古,成为一代霸主,靠的是运气。

    呵呵。

    这是运气吗?

    从在赤炎岭流浪,君王就开始与各种猛兽搏斗,几次都险些丢掉生命。

    被云霞派逐出之后,几乎每天都在被人追杀,每天都在生死边缘徘徊,几度轮回,几度生死,数都数不清,你们竟然说君王靠的是运气。

    她倾慕,她迷恋。

    倾慕君王的桀骜不驯,也迷恋君王的倔强执着!

    倾慕君王的孤傲霸绝,也迷恋君王的疯狂热血!

    倾慕君王的一切,也迷恋君王的一切。

    可惜。

    可惜君王已经不再了。

    若还在,清溪觉得就算付出再多,也想与君王见上一面,这对于她来说就够了。

    正感叹着。

    清溪忽然意识到一个令她无比震惊的问题。

    那就是这个自称赤炎公子的家伙,竟然……竟然将少年行弹奏出了意境,不但令人精神共鸣,更是让人梦回上古,神游君王的少年时代……

    天呐!

    他是如何做到的?

    对于少年行这首曲子,清溪再也熟悉不过,因为这是她最爱的一首曲子,没有之一,她一直都在搜寻君王有没有真迹留下,可惜的是,君王当年并没有留下少年行的真迹曲谱,莫说市面上流传的那些少年行曲谱,纵然是一些音律宗师收藏的少年行也都是上古时代一些大能改编过的。

    她自己弹奏的少年行还是苏婳仙子赠送的,而且她也清晰的记得,苏婳仙子说过,普天之下,除了赤霄君王本人,恐怕没有第二个人能够将少年行的已经弹奏出来。

    既然如此。

    这个人为什么能弹奏出来?

    难倒……难倒……他真的是君王的传人?

    是吧?

    清晰实在想不出其他可能性了。

    风起大青山有君王留下的真迹,而且其内还蕴含精神,一些音律奇才,看过真迹,或许真的能参悟出其中奥妙。

    可是……这首少年行根本没有任何真迹啊!

    就算悟性再高,天赋再好,没有真迹,去哪参悟?拿什么参悟啊!!

    只有一种可能。

    要么他就是赤霄君王本人。

    要么他得到过赤霄君王的指点。

    这个人既然自称是赤炎公子,又自称是君王的传人……难倒……

    清溪实在不敢继续想下去。

    她是如此。

    而远处的欧阳夜、寒冬、千山的情况也好不哪去,她们心中的震惊与疑惑一点也不比清溪少。

    清溪倾慕赤霄君王。

    欧阳夜比她更加倾慕。

    因为风逐月的关系,寒冬对赤霄君王也有那么几分迷恋。

    当然。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她们二人都想不通老九为什么能将这首君王的少年行弹奏出可以令人梦回上古的意境。

    她们都知道老九是假的,是冒充的。

    先前看见老九的肉身也同样强悍时,二人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方才又看见老九一曲风起大青山弹奏出赤雷意境,二人更不敢相信。

    她们可以接受老九的肉身和赤炎公子一样同样强悍,但无法接受老九的音律造诣也同样无双。

    退一万步来说,就算老九的肉身也强悍,音律也是无双,对着真迹参悟透彻,弹奏出了意境。

    可是……这首少年行,普天之下根本没有真迹可参悟啊,若能弹奏出来,要么是赤霄君王本人,要么是赤霄君王的后代或是传人啊!

    这个家伙连赤炎公子都不是,他怎么可能是君王的传人?

    还是说,老九这个家伙不是演戏入魔,而他就是真正的赤炎公子古清风?

    天呐!

    这不是真的吧?

    不可能吧!

    不知道。

    寒冬的脑子很混乱,完全丧失了思考的能力,而欧阳夜更不堪,整个人都傻了,就那么站着,瞪着双眼,盯着凉亭里的古清风,就这么盯着,像似雕像一样,动也不动。

    “欧阳小姐,这个人真的是你找来冒充赤炎公子的吗?”文竹大师噎着喉咙,沉声问道:“还是说,你先前是在跟老夫开玩笑,老夫怎么觉得这个人他就是赤炎公子啊,这首少年行……天下间,若有人能弹奏出意境,这个人要么是君王本人,要么是其指点过的传人,就算不是,也一定和君王有什么关系啊!”

    要说惊疑。

    千山恐怕比他们任何人都惊疑。

    不!

    确切的说,此时此刻的千山比任何人都纠结,都头疼,都凌乱,都想不通,想的她甚至都开始有些怀疑自己的人生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