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0章 夜深人静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白岳以为自己看懂了古清风下棋的路数。

    他以为这年轻人一直在用白子迫使金老怪的黑子变化,从而借助金老怪的变化,再动乾坤。

    只是亲眼目睹第四把之后,他才意识到根本不是这样。

    这个年轻人的白子并没有迫使,一次也没有,每次变化都是金老怪自愿的,而且白岳一直在旁边观棋,他也觉得应该这么走,走过之后还再三推衍,确定不是陷阱,也不是什么圈套,更不会给对方借势。

    甚至好几次金老怪还特意放弃变化的机会,故意搅乱布局,即便如此,还是输了。

    依旧输的莫名其妙,哪怕输了之后,也都有些蒙,不知道哪一步走错了。

    仔细看看,没有一步走错的,又觉得每一步都是错的。

    这实在太邪门了!

    简直邪的不能再邪了。

    不管是金老怪还是白岳都从未遇见过如此怪异的情况。

    而那年轻人呢,自始自终就是那么翘着二郎腿依着凉亭的柱子悠闲自在的坐在那里,提着酒壶喝着小酒儿,一副笑吟吟的表情,很从容,很淡定。

    不!

    不是从容,也不是淡定。

    而是很随意。

    下棋的时候,也不认真,就像随便下下一样,一丁点也没有放在心上,就仿若从一开始就没有把金老怪放在眼里一样。

    “还玩不?”

    古清风一挥手,将金老怪身旁的一堆灵宝资源尽数收入囊中:“不玩的话,那就这么着吧,天儿也不早了,回去歇息吧。”

    金老怪已经没有资本再玩了,他也不敢再继续玩了。

    可是这次输了这么多,他实在不甘心啊!

    三件玄级上品灵宝,外加一堆灵宝资源,这些已经是他的大半家当了,更是他辛辛苦苦几百年才积攒下来的,其中有些东西还差点让他丢掉小命儿,现在都没了,全部都落入这个金丹修为的家伙手中了。

    金老怪也算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可也实在承受不了自己一次就输掉了大半家当。

    眼瞧着古清风起身要走,金老怪噌的一下站起身,喝道:“等等小子!”

    “怎么着?还想赌啊?”古清风上下打量了一下金老怪,道:“你好像没有东西可赌了吧?”

    “小子!你竟敢瞧不起老子?老子身上没有,并不代表家里没有!你在这里等着,老子现在就回去拿。”

    “算了吧,小赌怡情,大赌伤身。”古清风笑道:“况且赢了你这么多把,赢的我都不好意思了,改天吧,有机会再玩。”

    金老怪嗖的一声窜过去挡在古清风身前道:“不行!必须赌!”

    “再赌的话,你还是输。”

    “你小子不要得意!”

    金老怪心里那个气啊,气的老脸涨红,咬牙切齿的说道:“老子不是你的对手,并不代表我们五色山其他人不是你的对手。”

    “哦?你是五色山的人?”

    “你小子他娘的连老子是谁都不知道?”

    “还真不知道。”

    “行,小子,算你有种,你在这里等着,老子现在就回去叫人跟你赌!”

    “五色山的九绝孤老,每一位都身怀绝学,精通棋艺的似乎也有一位,叫什么来着?苍松?难不成你准备把他老人家叫过来跟我赌吗?”

    五色山的九绝孤老,古清风也只认识枯木前辈而已,至于其他八位,他见倒是见过,但也只是见过,并不认识,至于那位精通棋艺的苍松也只是见过一两次而已。

    “我师傅才没那个闲心跟你个小屁孩儿赌棋。”

    “哦?你是苍松的弟子?如此说来,你也是五色山十八剑中的一位?倒是失敬了。”古清风笑了笑,又道:“五色山除了苍松之外,难倒还有谁棋艺了得?”

    “多了去了,你在这里等着就是!”

    说罢,金老怪头也不回的快速离开,临走之时,还让白岳看着古清风,千万不能让他跑了。

    古清风瞧了瞧天色,似乎已是深夜。

    伸了个懒腰,便又坐回凉亭里,瞧着对面的白岳一直以一种奇特的眼神看着自己,古清风笑道:“我又不是个小娘们儿,你至于用这种眼神盯着我看嘛。”

    白岳老脸一红,赶紧干咳一声以掩饰自己的尴尬,道:“在下混元门元书,还未请教小兄弟……”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事情,古清风也只是道出自己姓古。

    通常来说这是一种不礼貌也是一种不尊重的行为,尤其对方还是混元门的前辈,而白岳呢,虽然心里觉得有些不适应,却也不好多说什么,只是客套的回道:“原来是古公子。”

    ……

    夜深人静。

    五色山的弟子并未休息,依旧在为五色花开的事情忙碌着。

    五色花开之时,五色山下的五色灵脉也会发生变化,为了以防万一,整个五色山的诸般阵法都得重新调试,每年都是如此。

    而今年更不同。

    除了调试所有阵法,还得帮助枯木长老整理各种曲谱。

    这次不单单是五色花会,同时也是枯木长老的告别仪式,过了今年,枯木长老将会在后山隐居,从此再也不过问任何事情,此次枯木长老之所以将毕生收集的曲谱供给大家分享,也算给大西北音律界做一些贡献,毕竟他老人家曾经是大西北边疆地带数一数二的音律宗师。

    此刻。

    在五色山的一座园子里,有两位女子正在为枯木长老整理着一箱古老的曲谱。

    其中一位女子,身着碧衣,有一种温婉动人而又安静的美,也美的清丽脱俗,正是五色山年轻一代弟子中的领军人物,清溪。

    还有一位女子看起来十七八岁的样子,样子有些可爱,是她的小师妹,清莲。

    二人都在认真整理着曲谱。

    这些曲谱,有的年代久远,有的也已残缺,大部分都得重新抄写,还好,忙了这么多天,也差不多快忙了。

    “师姐,你说,太师叔老人家以后真的会隐居吗?”

    清晰点点头。

    “那我们以后还能见到太师叔吗?”

    “傻丫头,太师叔只是隐居又不是离开,隐居只是不再理会外面的俗事而已。”

    “啊……那我们五色山的事情,太师叔还会理吗?”

    “或许吧。”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