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9章 神乎其技的路数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金老怪不信邪的又赌了一把,赌注仍然是一件玄级上品灵宝。

    上一把他觉得是自己太大意,有些轻敌,这一把开局的时候就告诫自己一定要小心谨慎。

    只是小心归小心,谨慎归谨慎。

    第二把开局没多久,他又忍不住泛起嘀咕,因为根本看不懂古清风下棋的路数,和第一把一样,古清风下的黑子落在棋盘上依旧是四六不挨,不是什么陷阱,也不是垫步,更不是什么变化,完全没有任何意义可言。

    金老怪是越下越茫然,越茫然就越紧张,越紧张就越害怕。

    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他又输了。

    和第一把一样,输的莫名其妙,压根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输了,如若不是古清风开口道出,他甚至看不出自己是怎么输的。

    连输两把,两件玄级上品灵宝,外加一颗五彩晶石。

    这对于任何一位道尊来说都是无比肉疼的,哪怕是财大气粗的金老怪也一样。

    “再玩两把?”

    古清风微微淡笑,收拾着棋局上的棋子。

    “你小子……”

    金老怪瞪着对面的古清风,他实在想不通一个金丹修为的家伙,又没有任何造化,棋艺怎的如此高深莫测,高深莫测到下棋的路数让他闻所未闻,根本看不懂。【愛↑去△小↓說△網w  qu 】

    “怎么着?不敢玩了?”

    古清风提着酒壶,饮了一口酒,淡淡笑了笑。

    “老子有什么不敢玩的!”金老怪一咬牙一跺脚,又小心翼翼的掏出一件玄级上品灵宝,喝道:“老子不信你小子真的这么邪乎!”

    第三把开局,古清风正要落黑子,金老怪提议要换棋子,古清风倒也没意见,于是二人交换了一下棋子。

    这一次,金老怪打起十二分精神,即便如此,每走一步依旧如履薄冰,生怕又一不小心再输掉。

    这次他终于看懂了古清风下棋的路数。

    只是还没来得及高兴,下一刻又傻眼了,因为他发现自己上当了,当他意识到上当的时候已经迟了,古清风三颗白子落下之后,他又输了。

    “不好意思又小赢一把。”

    古清风伸手将金老怪身旁的那件玄级上品灵宝拿了回来,而金老怪看在眼里,那是疼在心里。

    “怎么着,还玩不玩?”

    古清风的话音传来,金老怪猛地一怔。

    还玩?

    他连输三局,输了三件玄级上品灵宝。

    方才已经把最后一把玄级上品灵宝输了,浑身上下除了自己炼化的灵宝之外,再也没有第四件玄级上品灵宝。

    还怎么玩?

    同时。

    他也不敢再玩下去了。

    这小子下棋的路数实在太怪,怪的让他连输三把之后内心已经有些发怵。

    可若是不玩的话,金老怪又不甘心,他赌了一辈子的棋,不是没有输过,可还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输的如此憋屈,如此窝囊。

    “玩!老子今天倒要看看你小子到底有什么能耐!”

    说罢,金老怪大手一挥,哗啦一下从储物袋里掏出一大堆东西,有晶石,有灵丹,都是各种价值不菲的修行资源,道:“不过老子身上已经没有玄级上品灵宝了,这些资源加起来绝对可以抵得上一件,而且只多不少。”

    见此一幕,旁边的白岳赶紧制止,道:“金老怪,还是算了吧,这小兄弟一看就是一位棋艺了得的高手,你再赌下去,怕是还会输。”

    白岳虽不清楚古清风是什么人,内心也好奇一个金丹修为之人为何棋艺如此了得,但他更加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有些人在修行上面或许没有什么天赋,不过,并不代表在其他领域没有,或是武功,或是法术,或是音律,都有可能,在他想来,眼前这小子定然拥有非比寻常的棋艺天赋,若非如此,小小年纪棋艺不可能如此出神入化。

    那是真的出神入化。

    起初的时候,他也看不懂。

    只是三局过后,他才有所悟,不是自己看不懂,而是这年轻人下棋的手法太高,看似杂乱无章,实则每一颗棋子都有一定的意义。

    一般人下棋,以动乾坤为目的,只管自己的棋子。

    高手下棋,先压制对方,再动乾坤。

    还有一种人是压制对方的同时,便能动乾坤。

    而他发现这年轻人下棋,完全是反其道而行,他不但不压制,反而还送对方去动乾坤,故意让对方变化,问题就出在这里,他的每一步棋都是帮助你变化,你的每一次变化也都在他的预料之中,等你不注意的时候,再借助你的变化动乾坤,可谓出其不意,甚是高明。

    这种路数是一种很高明的路数,白岳曾经听说过,但还从未见过,这一次算是开了眼界。

    而且他还知道,能把这种路数玩的这么邪乎的人,其棋艺恐怕比自己想想中还要高深的多。

    这种路数,需要对各种衍生、衍变、衍话了如指掌方能玩的转,一般人根本不会玩,也玩不动,玩不好就会输。

    高手!

    绝对的高手!

    白岳试着劝说金老怪不要再赌,而金老怪不服气,偏要赌。

    第四局开始。

    古清风继续使用白子,金老怪继续使用黑子。

    只是刚落第一个黑子,金老怪就有一种不详的预感,觉得自己这一把可能还会输。

    真是如此。

    随着第二颗黑子,第十颗黑子落下,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他的棋艺比白岳只高不低,又连续输了几把,多多少少也能看出古清风的路数,正因为能看出少许奥妙,所以才会有这种感觉,特别是随着自己的变化越来越多,越来越接近动乾坤,他就越害怕。

    从下落第一颗黑子之后,他就觉得自己上了一条船。

    看起来自己像是这条船的主人。

    事实上他也觉得自己像这条船的主人,像往哪划就往哪划,想划多快就划多快,眼瞧着就要上岸了,不知道为什么船就莫名其妙的沉底了。

    然后……

    他又输了。

    输的很快,也很彻底,前三把输了三件玄级上品灵宝,这一把也将储物袋里的大半资源都输了。

    金老怪傻了。

    坐在那里,就那么望着棋局,似乎无法接受如此残酷的事实。

    旁边,白岳也是望着棋局,深深皱着眉头,越看越觉得不可思议,越看越觉得匪夷所思。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