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8章 这就输了?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金老怪和白岳二人还以为只是普通的飞剑,祭出神识一扫,不禁有些震惊,竟然是两把玄级上品的飞剑,尽管年代有些久远,飞剑也有些破旧,但这对于玄级上品飞剑来说并不算什么,只要重新祭炼一翻,便能焕然一新。

    “两把小玩意儿有些破旧,不过并不耽误用。”

    金老怪和白岳二人此刻都是瞪着双眼,盯着古清风,他们无论如何也没想到一个区区金丹修为的家伙竟然一口气拿出两把玄级上品的飞剑,而且还说什么小玩意儿?这种话,即便他们二人这等修炼多年的道尊都不敢说。

    “你……你……小子从哪弄来的这两把飞剑?”

    “赌个棋而已,你管我哪从哪的,就算我是偷的抢的,也和你没关系吧。”

    “这……”

    金老怪语塞。

    的确。

    赌棋而已,赌注哪来的,他也管不着。

    但要说偷得抢的,这玩意儿不好偷更不好抢,至少,他们都很肯定一个金丹修为的家伙,不管怎么偷怎么抢也弄不来玄级上品的飞剑,看这飞剑如此破旧,八成是这小子走了什么****运,从哪个古老的洞府里面捡来的。

    “折中一下,赌你的一把全新玄级上品飞剑与一颗五彩晶石,如何?”

    如何?

    不如何!

    对于金老怪来说那简直占了大便宜,他深深的看了一眼古清风,道:“好小子,算老子刚才看走了眼,来吧,黑白棋,要哪一种,任由你挑。”

    “我这辈子就没白过。”

    古清风将装满黑色妻子的棋罐端过来,道:“就用黑子吧。”

    “好!别说老子欺负你,老子让你九步,你先走。”

    “九步是不是有点多了?”

    “不多!尽管下就是了,输了是老子的,你怕什么!”

    “行,就这么着。”

    古清风捏着黑子在棋盘上落下九颗棋子。

    “这他娘是什么下法?”

    金老怪瞧着棋盘上的九颗黑色棋子,任他棋艺高超,也从未见过这种古怪的开局。

    所谓黑白棋,双方棋子,谁的棋子能够起先与乾坤棋盘相互衍生衍变,便为赢。

    通常开局的话,多是想办法先衍变五行,然后再顺势衍变,一环扣一环,直至最后与乾坤棋盘衍变衍化。

    可是这九颗棋子,下的没有任何意义,甭说衍变了,连五行都凑不齐。

    金老怪看了看白岳,而白岳也是深深皱着眉头,他也看不懂。

    没有想太多,金老怪手捏白棋落一子。

    而古清风掏出酒壶,一边饮着酒,一边下着棋,看起来很轻松,也很从容,反观金老怪,那是越下越迷茫,越下越挠头,因为他完全看不懂,古清风下的这些棋子,简直就是乱七八糟,四六不挨,就跟抓了一把黑子随便仍在棋盘上一样,不!金老怪觉得就算抓一把棋子随便一仍,也比这小子下的好。

    “你小子到底会不会下棋?”

    “这不是有两把飞剑嘛,我若输的话,你拿去就是了。”古清风捏着一枚黑色棋子落在棋盘上,道:“更何况,你已经输了。”

    闻言,金老怪和白岳都感到有些莫名其妙,也觉得有些好笑,尤其是金老怪,道:“我说你小子压根就不会下棋吧,你他娘的下了这么久,连一次衍变都没有,老子已是十二变,最多再来几变,就能与乾坤互相衍变。”

    “黑白棋嘛,不在变化多少,只要能与乾坤呼应,一变就行。”

    “关键是你一变也没有啊!连个五行都没动啊!”

    古清风饮着酒,不缓不慢的说道:“我的黑子没有变化,你的白子变化就行,黑为阴,白为阳嘛,阴阳交合,五行也可变,你的十二变,变出一个雷风引,我的三十三颗黑子借助你的雷风动,便是离中虚,有离中虚,亦可动乾坤。”

    “你……我……”

    金老怪不看不知道,一看顿时傻眼了,他不信邪的又仔细看了看,真是如此,这小子的三十三颗棋子看起来杂乱无章,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可如果借助自己的十二变之后的雷风引,那就是离中虚了啊,而离中虚,便可动乾坤啊!

    “真是大开眼界,大开眼界啊!”白岳捻着下巴的胡须,惊叹道:“老夫下了几百年的黑白棋,自认为棋艺还算了得,可今日才知晓不过是井底之蛙,小兄弟的三十三颗黑子看似杂乱,实则玄妙至极,暗中可引诱对方白子变化,对方每一变都在意料之中,十二变出雷风引,便成离中虚,借此机会方可动乾坤!真是厉害!真是厉害啊!小兄弟真乃天人也!”

    “老子……老子这就输了?”

    金老怪像似依旧无法接受如此残酷的事实,愣在那里有些反应不过来,死死盯着棋局,看了一遍又一遍,越看越吃惊,越看越懊悔,越看越感到憋屈!

    “你小子……他娘的……”

    金老怪指着古清风,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他是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自己一直引以为傲的棋艺如今开局不到片刻,竟然就这么输了,而且还是输给一个只有金丹修为的年轻人。

    “不好意思,愿赌服输。”

    古清风一弯腰,前去拿桌子原本属于金老怪的那把玄级上品飞剑,而金老怪下意识的按住飞剑,古清风眉头一挑,问道:“怎么着,该不会玩不起吧?”

    “你小子他娘的……”

    金老怪不是玩不起,他只是觉得自己的这一把输的太憋屈了,压根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就莫名其妙的输了,瞧着对面这小子把自己的一把玄级上品飞剑和那一颗五彩晶石收入囊中,金老怪的心都在滴血,也觉得无比肉痛。

    那把玄级上品飞剑,是他用了足足几十年的时间搜罗很多灵宝资源才辛辛苦苦炼制出来的,而那颗五彩晶石,也是得罪了很多人才最后好不容易抢到手的,就这么一眨眼的功夫,没了。

    全部都他娘都落入对面这小子的手中了。

    开始的时候,金老怪觉得这个家伙笑的很憨厚,人畜无害的,可是现在他觉得这个家伙嘴角的笑意,笑的很邪恶,笑的让他心里有些发毛,特别是这个家伙翘着二郎腿坐在那里,提着酒壶饮酒的样子,那简直……简直像极了一个老奸巨猾的老赌徒。

    “来,再玩几把。”古清风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这一请,着实请的金老怪心里咯噔一下,道:“小子,可以啊!看起来不显山不漏水的,竟然还是一个深藏不漏的棋艺高手,老子真是看走眼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