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1章 鬼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喂!太阳马上都下山了,你怎么还睡啊!”

    “不然呢。”

    瞧着古清风一副懒得搭理自己的样子,欧阳夜很是不悦,上前推了一下,道:“你快起来,本小姐有重要的事情对你说。”

    “有什么事儿就说吧,我听着呢。”

    古清风说话的时候,连眼睛也没有睁开,这让欧阳夜更是有些生气,大喊道:“喂,你这个家伙有没有礼貌!人家对你说话呢,你不起来也就罢了,连眼睛都不睁开!快起来!!!”

    “我说妹子,至于嘛,耳朵都快被你震聋了。”古清风勉为其难的坐起来,却也依旧仰躺着,眼睛半睁半闭,懒散的说道:“说吧,到底什么事儿。”

    “告诉你一件好消息!”

    欧阳夜清了清嗓子,很认真也很严肃的祭出一炳飞剑,飞剑尤为漂亮,绽放着五颜六色的光华,望着古清风,问道:“你认识这把剑吧?”

    “不就是上次我给你的那把彩云之剑嘛,怎么了?”

    “没错!”欧阳夜点点头,看起来很兴奋的样子,道:“知道嘛!本小姐已经把彩云之剑彻底炼化了!”说罢,她瞪着眼睛,盯着古清风,像似在期待着什么。

    的确。

    她在期待着这个家伙震惊的表情,也期待流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更期待这个家伙对自己崇拜的表情,然后对自己顶礼膜拜。

    只不过让欧阳夜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她等来等去,也没有等到所谓的膜拜,别说膜拜,也别说崇拜,更别说什么不可思议,这个家伙的脸上没有一丁点震惊的表情,就好像炼化一把彩云之剑对他来说和吃了一顿饭没有什么区别一样。

    欧阳夜还以为他没有睡醒,又郑重的说了一遍:“喂,你是不是没有听清楚,我说本小姐已经把这柄彩云之间炼化了!”

    古清风眯缝着眼睛,懒洋洋的吐出两个字:“然后呢。”

    “然后?什么然后?我炼化了啊!”

    “炼化就炼化呗,还以为什么大不了的事儿,不就是炼化一把破剑嘛,一边玩去,爷还瞌睡呢。”

    “什么?”

    欧阳夜难以置信的指着古清风,她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愤然问道:“你说什么?不就是一把破剑?你这个无知家伙……口气也太大了吧?”

    “这可是彩云之剑!而且还是蕴含八百一十一道玄妙的大圆满彩云之剑,还具有灵性啊!那些道尊单单是参悟彩云之剑的玄妙就得百八十年,而本小姐仅仅用了数日不但将其参悟,还完美炼化……你这个家伙竟然……竟然说什么……说什么是破剑?真是气死姑奶奶了啊!”

    欧阳夜气的咬牙切齿,将彩云之剑完美炼化,她的心情非常好,本想来这里炫耀一把,不曾想遭到如此无视,小丫头实在气不过,正准备给这个无知而又自大的家伙一点颜色瞧瞧,这时,她手腕上那只碧绿手镯突然闪烁起一道光华。

    光华凝衍,化成一道似虚似实的人影。

    这人影似虚似实,飘渺又模糊,给人一种很虚幻的感觉,她看起来像似一位高贵的女子,长发高高盘起,容貌娴熟美艳,给人一种很端庄很优雅的感觉,就像一位出身宫廷的贵妃一般。

    正是雪姨。

    “夜夜,公子对你有恩,你怎能这般无礼。”

    “雪姨,你刚才也听见了……这个家伙实在是……实在是太可气了!”

    雪姨摇头微笑,看起来对欧阳夜颇为无奈,转而又看向古清风。

    打从第一眼见到古清风的时候,雪姨就觉得这个人有点怪,至于哪里怪,一时也说不清楚,此刻听闻古清风如此之大的口气,让她更加觉得有些无法理解。

    这些日子雪姨一直陪伴在欧阳夜的身边陪同一起祭炼,说实话,欧阳夜能够在短短数日将彩云之剑的玄妙参悟透彻,还能将其彻底炼化,大大出乎她的意料,也让她感到无比震惊。

    她很清楚,刚才欧阳夜说的一点也不夸张,纵然修出元神的道尊想要参悟这把彩云之剑玄妙,也需要很长很长一段时间,想要将其炼化,所需要的时间更是无法估计,欧阳夜能在这么短时间炼化,绝对称得上当之无愧的天之骄女,哪怕生前是仙人的她也自愧不如。

    这等事情换做任何人都会惊叹,这人怎么会如此狂妄自大,言语之中非但没有任何惊叹,听口气似乎这件事在他眼里根本不足为道。

    雪姨在望着古清风,而古清风也在瞧着她,提着酒壶,饮了一口酒,眯缝着眼睛,有一眼没一眼的瞧着。

    也不知为何。

    被古清风盯着,雪姨感到很不自在。

    那种感觉就仿若自己没穿衣服一样,里里外外都被看的清清楚楚。

    雪姨还是第一次遇见如此诡异的情况。

    内心感到很是惊疑。

    只是如此吗?

    不!

    除了不自在,雪姨还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恐惧感。

    确切的说也不是一种恐惧感,而是一种畏惧,也是一种敬畏!

    这种畏惧,这种敬畏。

    仿若与生俱来一般。

    就如同鬼与生俱来都对佛畏惧一般。

    可是雪姨很清楚,这种畏惧,绝对不是来自佛,究竟来自什么,她也不知。

    “你就是那只鬼?”

    古清风曾经听欧阳夜提起过雪姨这个名字,但也只是听过名字而已,要说见面还是头一次。

    “喂!你这个无知家伙怎么这么无礼!”欧阳夜怒斥道:“雪姨以前可是仙人!”

    “是么。”古清风揉着下巴,点点头,道:“我说呢……原来以前是仙人,怪不得。”

    “怪不得什么!”

    欧阳夜不是忘恩负义的人,她也知道自己能够得到彩云之剑完全是因为古清风的功劳,可她实在受不了这个家伙那种仿若无所不知无所不通的样子,特别是言谈举止间流露的那种随意,就像对任何事都没有什么兴趣一样,欧阳夜十分讨厌这种感觉,瞪着古清风,鄙视道:“说的就跟你什么都懂一样!”

    “不知公子刚才所言,又是什么意思?”雪姨很端庄,亦很优雅,轻声询问道:“怪不得什么?”

    “没什么,随便说说而已。”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