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4章 质问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古清风并没有继续深想下去。

    自从决定不再求索因果之后,很多事情他早就想开了,风逐月不是为因果布的局最好,若是话,也无所谓,顺其自然,爱咋咋地,至于欠下的情谊,能还就还,还不了拉倒。

    古清风很少会为以后的事情去自寻烦恼。

    更何况这件以后的事情还充满了未知。

    甭说是未知,哪怕知道这事儿以后很可怕,他现在也懒得去折腾。

    得即高歌失即休,多愁多恨亦悠悠。

    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

    这首诗词是他的人生格言,亦可以完全诠释她对生活的态度,以前是,现在是,以后也是。

    在小月峰的山峰之巅有一颗大树。

    名为阴月树。

    山巅是以前他和风逐月经常来的地方,而这颗阴月树也见证了他与风逐月的一切。

    在他的印象中,这颗阴月树每年圆月之时才会开花结果,而现在距离一年一日的月圆还有很长一段时间,不知为何树上也结满了果子。

    果子是淡蓝色的果子,名为阴月果。

    这种果子蕴含极其强烈的阴月灵气,一般修行之人根本承受不了,当年古清风就因为误服一颗,结果被折腾的不轻。

    不过。

    当年是当年。【愛↑去△小↓說△網w  qu 】

    当年古清风承受不了强烈的阴月灵气,并不代表现在承受不了。

    莫说是小小的阴月灵气,纵然是悬挂在夜空那一轮明月,他若想吃,也就吃了。

    走过去,从树上摘下一颗果子吃了起来,点点头,称赞道:“当年虽然吃过一颗,不过只啃了一口就有些扛不住,也不知道味道如何,现在仔细品尝,别说,这玩意儿的味道还真是不错,苦的够劲儿,外加又蕴含浓郁的阴月灵气,用来酿酒的话,再也合适不过。”

    当下。

    古清风一挥手,将阴月树上的阴月果全部收入囊中,原本一颗茂盛的大树眨眼之间如秋风落叶般变的光秃秃一片。

    正要离去的时候,古清风忽然又转过身,凝视着光秃秃的阴月树。

    树上雕刻几行字。

    月圆之夜风逐月,月缺之夜狼啸月……

    他记得很清楚,这是当年风逐月亲手雕上去的。

    这不重要。

    重要的是在这两行字上还插着一支蓝色的钗。

    这钗如月牙一般。

    古清风一眼便认出了这是当年自己亲手炼制的月钗,也是送给风逐月唯一的一件东西。

    不知为什么现在会插在这颗阴月树上,而且还是风逐月亲手雕的字上。【愛↑去△小↓說△網w  qu 】

    或许是自己当年做的事情太过令风逐月太过伤心了吧。

    古清风没有想太多,将月钗从阴月树上拔了下来,放在储物袋里。

    往事不堪回首。

    古清风现在也不想再回首与风逐月的往事。

    又在小月峰上待会了片刻,而后便离开了。

    刚刚回到后山,耳旁便传来一道急迫的叫喊声。

    “老九!你这个家伙给我站住!”

    嗯?

    古清风转身张望过去,只见一位冷艳的女子和一位娇美的女子正急匆匆的向这边飞来。

    正是寒冬与欧阳夜。

    “该死的家伙!你跑哪去了!”

    欧阳夜一副气冲冲的样子,跑到古清风面前就吼叫起来:“知道不知道我和寒冬姐找你找的都快急死了!!”

    “走之前我不是告诉过你们嘛,去外面逛逛,再则说了,你们找我做什么,我这么大的人难倒还能丢了不成。”

    “你不要忘了,你现在冒充的可是寒冬姐的道侣赤炎公子,而这里又是妖月宫,你一个人就这么大摇大摆的在这里乱逛,万一遇见妖月宫的人,露出马脚怎么办!”

    “妹子,你们想多了,像咱演技如此精湛的人,怎么会露出马脚呢,把心放在肚子里吧。”

    欧阳夜本来还想说什么,旁边的寒冬将其制止,望着古清风,问道:“公子,我能……问你一件事情吗?”

    “什么事儿。”

    “你先前到底和我师傅说了些什么话?”

    这个问题一直纠结着寒冬,她始终都想不明白,这个家伙到底和师傅说了些什么话,以至于师傅会失声痛哭,又是跪拜又是磕头,而且还让自己以后要对他心存敬意,不得有任何怠慢。

    “没说什么,只是随便聊了聊,怎么着?”

    “只是随便聊聊?”

    显然,寒冬并不相信。

    “不然呢。”

    或许是有些累了,古清风找了一颗大树随地坐了下来,掏出桃花酒,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

    欧阳夜抢话问道:“还有!老九!你是怎么知道飞燕婆婆当年为君王他老人家疗过伤,而且还知道的那么详细。”

    “你说这事儿啊,我是听说的。”

    “听说的?”

    “怎么了?”

    “放屁!”欧阳夜怒喝道:“姑奶奶是君王的崇拜者,对他老人家的生平所有事迹都了如指掌,这件事不管是正史还是野史都从未记载过,也没有任何传言,说书人把君王的事迹说的那么夸张离谱,都从来没提起过,你听谁说的?”

    “江北那老头儿。”

    “江北?是谁?姑奶奶怎么没听过!”

    “妹子啊,你才活多少年啊,不知道的事儿,不知道的人多了去了。”古清风百无聊赖的说道:“江老头儿是妖月宫的一位前辈,寒冬妹子,我记得先前跟你提过这个人吧。”

    “妖月宫的前辈?寒冬姐,你知道吗?”

    寒冬的确听古清风提起过,但她并不知道妖月宫有江北这么一个人,也从未听说过,更没有任何印象,问道:“上古时代逐月娘娘还担任宫主的时候,我们妖月宫的弟子遍布大西北,浩劫发生的时候,也有很多人失踪,至于江北是谁,我也不知。”

    “哼!连寒冬姐都没有听说过,想来那江北也只是籍籍无名之人,就算他当年是妖月宫的人,又怎么会知道飞燕婆婆为君王疗过伤?还知道的那么详细?难倒他在现场不成?”

    “诶,这事儿我怎么知道。”古清风耸耸肩,饮酒道:“你也别问我,要问去问江北那老头儿,不然,问飞燕前辈也行,她应该知道。”

    “去就去,怕你不成?”

    欧阳夜想现在就去询问飞燕道尊有没有江北这个人,不过却被寒冬拦下,道:“师傅现在很虚弱,让她先休息吧,我们改日再问也不迟。”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