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1章 磕头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不远处。

    寒冬独自一人静静的站着,眉宇深深凝皱着,一张冷艳的容颜上也没有任何急躁与担忧,有的只是数不尽的疑惑。

    她一直在想一个问题,那就是当老九胡说一通的时候,师傅的反应为什么会有那么强烈,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就如老九并非在胡说,而是真的发生过一样。

    如若当年师傅真的为赤霄君王疗过伤,自己都不知道,老九这个假冒的赤炎公子怎么会知道?

    不清楚。

    寒冬想破脑袋也没想出个所以然,反而是越想脑子越混乱。

    她也不知道师傅单独留下老九到底是什么意思。

    “寒冬姐,我怕老九那个混蛋把真相说出来。”欧阳夜试探着问道:“要不,我祭出神识悄悄探查一下?”

    “没有用的,青匣园拥有阵法笼罩,神识根本探查不进去。”

    闻言,欧阳夜赶紧试了试,果不其然,神识被笼罩青匣园的阵法阻挡在外,根本无法探查到里面的情况。

    “该死的!那怎么办?”

    欧阳夜为人虽然大大咧咧,不过内心对飞燕道尊还是无比尊敬的,自然也不会强行推门而入,可就这么等着,也不是办法,小丫头走到青匣园的门前,将耳朵贴在门上试着能不能听出什么动静,只是听着听着,感觉有些不对劲儿,里面好像有哭声。

    怎么会这样?

    又听了一会儿,的确有哭声,好像一边哭一边说着什么我错了……而且像似一个女人在哭,哭的声音很大。

    女人?

    青匣园只有飞燕道尊和老九两个人,现在里面有一个女人在哭,难倒是飞燕道尊?

    这……

    欧阳夜有些不敢相信,又赶紧将寒冬叫了过来,寒冬附耳仔细聆听,刚一听见哭声,神情立时大变,再也不顾什么规矩不规矩,直接推门而入。

    只是当两人走进青匣园那一刻,却是看见了令她们更加难以置信的一慕。

    只见飞燕道尊失魂落魄的跪在地上,嚎啕大哭,一边哭着一边喊着我错了……

    在她的对面,古清风坐在椅子上,神情淡然,自顾自饮。

    看见这一幕,欧阳夜整个人都傻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甚至怀疑是不是看错了,还是错觉。

    刚才在外面的时候,她还担心飞燕道尊会不会揭穿老九的假身份,而老九会不会吓的瘫痪在地上。

    现在怎么反过来了。

    飞燕道尊怎么会在跪在老九这个家伙面前哭泣?

    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会这样?

    欧阳夜不知,寒冬更加不知道,此刻她也没有心思去想这些,看见师傅跪在地上哭泣,她第一时间跑过去将师傅搀扶起来,然,却是没有用,她不搀扶还好,这么一搀扶,飞燕道尊哭的更加厉害。

    “冬儿啊!是师傅对不住你啊!”

    “都怪师傅啊!”

    “师傅太自私了……太自私了啊!”

    旁边,寒冬也被这一幕吓的不轻,她还从未见过师傅哭的如此伤心,完全不知发生了什么。

    这时,古清风慢悠悠的说了一句:“寒冬妹子,先让你师傅哭会儿吧,有时候哭出来心里会好受一些。”

    “你……”

    寒冬盯着古清风,又看了看师傅,完全不知所措,只是下意识的问道:“你……你对我师傅做了什么!”

    “妹子,这话怎么说的。”古清风苦笑道:“我能对你师傅做什么。”

    “可……我……师傅为什么会……会……”

    “你们不是让我过来打开你师傅的心结吗,现在打开了,你师傅也已经想开了,她之所以哭,是觉得亏欠你太多,哭吧,哭出来好受一些。”

    古清风仰头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感叹道:“能哭是福气,也是好事儿,像我这样的,想哭泣发泄发泄,都挤不出一点眼泪。”

    此时此刻。

    寒冬的思绪彻底陷入混乱状态,完全听不懂这是怎么回事。

    “老九!你这个家伙到底干了什么勾当。”欧阳夜质问道:“怎么把飞燕婆婆气成这样!”

    古清风很是无语:“我说欧阳妹子,你哪只眼睛看出来飞燕前辈是被我气成这样的?”

    “不然还能因为什么!”欧阳夜冲过去一把揪住古清风的衣领,噎着喉咙低声问道:“说,你这个家伙是不是把真相说了出来,飞燕道尊知道我们欺骗她,一时伤心过度……所以才……”

    古清风瞟了她一眼,笑道:“妹子,你想象力也太丰富了吧?”

    “混蛋,说不说,不说姑奶奶一掌打死你!”

    欧阳夜举起手掌欲要给这个家伙点颜色看看,而就在这时,飞燕道尊哭喊的声音传来:“不得放肆!不得无礼!不得无礼啊!!!”

    飞燕道尊嘶喊的声音很大,几乎是扯着喉咙哭喊出来的,着实把欧阳夜吓了一跳,转过身,不敢相信的望着,尤其是此刻飞燕道尊涨红着脸,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就好像欧阳夜触犯了什么可怕的禁忌一样。

    “夜夜,你这是做什么!”

    飞燕道尊跑过来,一把将欧阳夜揪住古清风衣领的手拽了开来,痛斥道:“无知啊无知!还不快……向……向赤……向公子跪下赔罪!”

    痛斥的声音传来,欧阳夜如遭雷击一般,只觉天旋地转。

    赔罪?

    还得跪下?

    为什么?

    飞燕道尊不是揭穿了老九的身份么?为什么还让自己赔罪?

    退一万步来说,就算没揭穿,自己也没必要赔罪吧?

    甭说他个假的,就是真的赤炎公子,自己也没理由跟他赔什么罪啊!

    况且?自己也没怎么着啊,无非就是揪了揪衣领,怎么就该赔罪了?还得跪下?

    怎么着?

    难倒他是不可触犯的神吗?

    这到底为什么啊?

    “冬儿,快!快跪下给公子磕头!!”

    飞燕道尊又将寒冬拉了过来,让其跪下,而寒冬也比欧阳夜好不到哪去,完全被这莫名其妙的一幕弄的不知所措。

    她既不知道师傅为什么会失声痛哭,也想不通师傅为什么会让自己跪下,如果让欧阳夜跪下是赔罪的话,那自己跪下干什么?就只是磕头?

    这都什么跟什么?

    师傅留下这个家伙单独谈谈,到底谈了些什么?怎么这么短时间,师傅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瞧着欧阳夜和寒冬都愣在那里,急的飞燕道尊大声痛斥,而后起先跪在地上,喊道:“公……公子……冬儿和夜夜年幼无知……还望您不要跟她们一般见识啊!”

    “冬儿,夜夜!你们还愣着做什么,跪下磕头啊!磕头啊!”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