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9章 狼啸月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待寒冬与欧阳夜离开之后,原本闭着双眸的飞燕道尊骤然睁开双眼,眼中绽放精光,死死盯着古清风,欲要将其看透,只是看来看去,她从古清风身上什么也看不出来。

    “公子究竟是何人!”

    飞燕道尊的声音不再颤抖,变得凝聚,也变得充满了诸般惊疑与数不尽的好奇。

    “我?”古清风将杯中的玉露喝完之后,或许是觉得这玩意儿太过清淡,从储物袋里掏出一壶桃花酒,斟了一杯,轻品一口,望着对面的飞燕道尊,淡淡说道:“我就是赤炎公子古清风。”

    “不!”

    飞燕道尊不假思索的摇头否认,凝声道:“老身虽然不知你是何人,但可以肯定,你根本不是所谓的赤炎公子!”

    听她这么说,古清风并没有感到任何意外,只是无奈的摇摇头笑了笑。

    “冬儿与夜夜找人冒充所谓的赤炎公子或许可以瞒得过其他人,但绝对瞒不过老身。”飞燕道尊言语肃然的说道:“老身一手将冬儿带大,对她再也熟悉不过,她性子孤冷,从小到大都不会撒谎,更不会骗人,从她和夜夜第一次找玲儿冒充赤炎公子,老身就知道,而且……”

    飞燕道尊的话没有说完,古清风提着酒壶又给自己斟了一杯桃花酒,接着她的话说道。

    “而且,寒冬脖子还戴着一条你亲手炼制的项链,那条项链你付出了所有心血,不仅承载着你的元神,也承载着你的意识,更与你的心神相通相连,毫不夸张的说,你把自己的一切都用来炼制那条项链,希望能在危急关头守护寒冬的生命。”

    古清风饮酒,继续说道:“也因为那条项链承载着你的元神心神与意识,你虽然无法知道寒冬的一切事情,不过也相差无几,从一开始你就知道她们找人冒充赤炎公子,你却假装不知道。”

    再斟酒,再饮酒,再说道。

    “你很清楚,寒冬找人冒充赤炎公子,只为让你放心,而你假装不知道,又何尝不是如此,她为了让你放心,同样,你将计就计,也是为了她放心。”

    古清风抬眼望着飞燕道尊,淡淡的问道:“不知我推测的对否?”

    “你……”

    飞燕道尊此刻的表情比之刚才更加震惊,更加骇然,也更加感到难以置信。

    的确。

    正如古清风所说的那样,飞燕道尊通过寒冬脖子上的那条项链,或许无法得知寒冬的内心所想,不过可以清楚的感知到寒冬的情况,不为别的,只为不想让寒冬受到一点伤害。

    她从一开始就知道寒冬与欧阳夜的计划,之所以装作不知道,也如古清风所说的那般,将计就计不为其他,只为让寒冬宽心,飞燕道尊知道,只有让寒冬不再牵挂自己,她才能放下羁绊。

    飞燕道尊本来决定就这么将计就计下去,至于这个冒充赤炎公子的人是谁,她不在乎,也不想知道,更没有兴趣知道。

    可是让她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的是,眼前这个冒充赤炎公子的人,竟然……对赤霄君王的事情如此熟悉,熟悉的连自己为赤霄君王医治疗伤的过程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飞燕道尊敢发誓,这件事普天之下只有自己和赤霄君王以及逐月娘娘三人知道,她也从未对任何人说过,逐月娘娘更不可能,赤霄君王也没有提起过,至少,天下没有关于赤霄君王此事的任何记载与传言。

    而这个人又是如何知道的?

    “公子究竟是谁!”

    “我是谁?这个问题,我自己都没有搞清楚,又如何回答你。”古清风不紧不慢的说着,道:“你就当我是一位故人吧,一位替古天狼来还债的故人!”

    故人?

    一位替赤霄君王古天狼还债的故人?

    飞燕道尊不敢相信,更无法理解。

    “很早以前,我就听人说过,这人世间啊,有两种事最难分得清楚,第一种是爱与恨,第二种便是恩与怨,起初的时候,我不认同,认为爱就是爱,恨就是恨,恩是恩,怨是怨,没有什么分不清的,后来随着活的的时间越来越久,经历的事情也越来越多,才渐渐悟出一个道理,这老话到底是老话啊,你不服都不行。”

    “咱们今天不谈爱恨,只谈恩怨,什么是恩,什么又是怨,如果是以前,我一定会说,恩是恩,怨是怨,但是现在,我想说的是,恩的确是恩,但也是怨,怨也的确是怨,但也是恩,恩恩怨怨……谁也说不清楚。”

    “就拿古天狼与你们来说吧,古天狼一直觉得他挺对不住你们的,内心也非常愧疚,对你是,对风逐月更是。”

    古清风自斟自饮,自顾自说,声音很平淡,听不出什么喜怒哀乐,继续说道:“风逐月,咱们先不谈,谈谈你吧,若非这次偶然碰见寒冬,我还不知道你这一生都活在愧疚之中。”

    “我就纳闷了,你有什么好愧疚的,又有什么地方对不住古天狼的?就因为当年那点破事儿?如果是话,咱们今儿个就好好掰扯掰扯当年的事儿。”

    “公子到底是谁!”

    飞燕道尊看起来极其激动,瞪着古清风,浑身都在激动的颤抖着。

    “我是谁就这么重要?重要的话,我就告诉你。”古清风揉了揉脖子,说道:“可关键是就算我说出来,你也未必相信。”

    “还请公子明言!!”

    古清风提着酒壶低头斟酒,轻声淡语的说道:“月圆之夜风逐月,月缺之夜狼啸月……”

    闻言,对面的飞燕道尊仿若听见了什么惊世骇俗的事情一般,骇然的整张脸都煞白起来,或许是太过震惊,以至于她当场瘫痪在地上,指着古清风,张着嘴,极其艰难的说道:“你……怎么……知道这句诗词……你……不可能……你……难倒……你是……不!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不可能——”

    古清风起身走过去,将她搀扶起来,笑道:“看吧,我不说,你偏要我说,我说了,你又不相信,所以,你就把我当作一个故人就行了,没必要纠结我是谁,你只要知道,我现在能代表古天狼就行。”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