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8章 秘密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凉亭里。

    欧阳夜目瞪口呆的望着自顾自说的古清风,一张娇美的脸上,青一阵白一阵,一双美眸之中充满了愤怒,也充满了着急,充满了崩溃,更充满了懊悔。

    她愤怒是因为古清风没有按照计划行事。

    只是如此吗!

    不!

    不但没有按照计划行事,反而还乱说一通。

    如果乱说的只是其他话,小丫头也不至于这般愤怒,可偏偏这个家伙说什么飞燕道尊当年不辞辛苦的为赤霄君王疗伤。

    有这件事吗?

    没有!

    至少,作为赤霄君王的崇拜者,欧阳夜从未听说过飞燕道尊为赤霄君王疗过伤,不止她不知道,连飞燕道尊一手养大的寒冬也不知道。

    欧阳夜和寒冬都知道飞燕道尊的心结一时半刻是打不开的,二人也不着急,准备慢慢来,循序渐进就行,所以她们今日只是想让古清风点到为止,只想让这个家伙借助赤霄君王传人的身份,告知飞燕道尊,赤霄君王并没有将当年的事情放在心上便可。

    毕竟就算真正的赤炎公子也只是在梦中与赤霄君王的一抹残识交流过而已。

    就这是真是假还不知道呢。

    这种情况下,说的越少越好,越模糊越好。

    而这个家伙呢,傻不拉几的乱说一通。

    乱说也就罢了,偏偏还望飞燕道尊身上扯。

    更加令欧阳夜崩溃的是,连飞燕道尊当年为赤霄君王疗伤的事情有没有还是一个未知数,而这个家伙竟然还很认真的把当年飞燕道尊为赤霄君王疗伤的过程说了出来,且还说的那么详细,连什么阵法,什么丹药,医治什么都说的一清二楚。

    若是换做其他人,或许还能忽悠一下,毕竟没有人知道有没有。

    可现在这个人是飞燕道尊啊!

    你说她自己的事情,作为当事人,究竟有没有这么一回事儿,她老人家怎么可能不清楚!

    此时此刻,欧阳夜连杀了古清风的心都有了。

    她知道一切都迟了。

    再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就算是傻子也会看出来老九这个家伙是在撒谎,而飞燕道尊虽然身受重伤,可并不是傻子啊!

    该死的!

    怎么办!

    欧阳夜不知道,纵然她聪明伶俐,此刻脑海中也是一片空白。

    她是如此,寒冬也好不到哪去,站在那里,冷艳的脸上尽是惊愕,也尽是无奈与担忧。

    她惊愕是没想到古清风会乱说一通,她无奈是因为已然无法制止,她担忧师傅知道自己这般欺骗她,会不会伤心欲绝。

    特别是,当她看见自己的师傅,猛地站起身,神情复杂的指着古清风时,寒冬内心更是充满了担忧,担忧的同时更多的却是疑惑。

    因为飞燕道尊此刻的表情,让她有些无法理解。

    她是飞燕道尊一手养大的,对师傅非常了解,知道师傅阅历深厚,见多识广,而且喜怒都会藏于心间,绝对不会流露出,在她想来,即便师傅看出老九这个家伙是在撒谎,也根本不会说出来,哪怕脸上也不会流露出太多的表情,至少可以肯定,绝对不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更何况老九这么胡说一通,师傅最多也只能确定这个家伙是在撒谎,并不能肯定老九是冒充的。

    如若无法肯定老九是冒充的,那么也就无法推断出老九这位赤炎公子是与不是赤霄君王的传人。

    况且,赤炎公子的身份得到过紫阳等二十多位老赤霄人的亲自认证,师傅不可能怀疑这一点。

    可如果不是怀疑的话,师傅的反应为何这么激烈?

    而且更加让寒冬想不明白的是,她怎么看都觉得师傅现在很震惊,神情之中,眼神之中都充满了难以置信。

    在寒冬的印象中,她很少看见过师傅有这种反应,不!不是很少,而是从来没有过。

    特别是现在飞燕道尊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指着老九,仿若秘密被揭穿一样,感到不可思议。

    这让寒冬忍不住产生一种错觉,就好像老九这个家伙刚才说的事情不是胡话的,而是真的。

    这怎么可能!

    难倒说师傅当年真的出手医治过赤霄君王?

    没有吧!

    寒冬仔细思索,从未听师傅提起过这件事。

    况且,就算真有这件事,连自己都不知道,老九这个家伙是如何得知的?

    而且还把医治的过程说的那么详细。

    他只是冒充的赤炎公子,又不是真正的赤炎公子。

    就算真的赤炎公子也未必知道吧?

    如果真有这种事情,世上也可能有三个知道,一个是自己的师傅,另外一个是逐月娘娘,与赤霄君王。

    可师傅如果看出来老九是在撒谎的话,为什么又是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呢?

    这到底是为什么?

    寒冬实在不明白。

    就在他感到茫然未知的时候,飞燕道尊有些颤抖的声音突然传来:“冬儿,夜夜,你们……先出去!我要与赤炎公子单独谈谈!”

    本就对此事充满疑惑的寒冬,此刻又听闻飞燕道尊这么说,一时间更加茫然,完全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师傅是什么意思?

    让自己和夜夜出去?

    她要和老九单独谈谈?

    谈什么?

    寒冬实在无法理解,思绪也有些混乱,愕然问道:“师傅,您……”

    “先出去!”

    飞燕道尊就那么拄着拐杖站在凉亭里,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古清风,声音依旧有些颤抖,道:“老身的话没有听见吗?出去!”

    对面,古清风依旧随意坐在椅子上,依靠着凉亭的石柱,翘着二郎腿,端着一杯玉露,瞧了瞧寒冬,又瞧了瞧欧阳夜,说道:“得了,你们俩先说出吧,我和飞燕前辈,谈点私事儿。”

    这……

    不仅欧阳夜傻眼了,连寒冬也傻眼了,看看古清风,又看看飞燕道尊,张张嘴,欲言又止。

    “飞燕婆婆,你……你要和赤炎公子……谈……谈什么事情啊?”

    或许是有些心虚,欧阳夜说起话来也没了先前的底气。

    “夜夜,乖,先出去吧。”飞燕道尊闭上眼,深吸一口气,像似在平复着内心的情绪,道:“冬儿,是不是师傅老了,不中用了,你就可以不听师傅的话了!”

    “徒儿……”

    寒冬虽然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不过飞燕道尊已然说出这样的话,她又怎能无动于衷,再也不敢迟疑,带着欧阳夜迅速从园子里离开。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