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7章 真真假假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寒冬和欧阳夜此次带着古清风前来的目的有二,第一个就是是为飞燕道尊放心,不让她担心妖月宫的事情。

    在她们的计划当中,只需要古清风表达出自己的诚意,让飞燕道尊明白就行,当然,适当的吹点牛皮也无可厚非,只要能让飞燕道尊放心就行。

    可是让二人万万没想到是,这个家伙吹起牛皮来,不但没完没了不说,而且还吹的那么离谱。

    什么灭仙府,灭了仙府灭仙朝。

    苍天啊!大地啊!

    别说你这个家伙只是一个冒充的,就算真正的古清风也不敢吹这么大的牛皮吧?

    也不谈真正的古清风是不是赤霄君王真正的传人,就算是,他也不敢这么吹啊!

    更离谱的是还说什么杀上九天,还要灭了仙帝老儿?

    不说真正的赤炎公子,也不说真正的君王传人,即便是真正的赤霄君王也不敢说这么大的话吧?

    他娘的。

    这老九吹牛皮是上瘾还是怎么地。

    由于当着飞燕道尊的面,欧阳夜也不敢训斥什么,本来她们还担心这个家伙吹这么大的牛皮,会不会引起飞燕道尊的怀疑,不过,让她们庆幸的是,从飞燕道尊只言片语上,似乎并没有怀疑,尤其是最后一句话,说这家伙还有几分君王的风采,看样子非但没有怀疑,好像也更加坚定。

    这让寒冬和欧阳夜内心深处本来悬着的一颗石头也渐渐落地,欧阳夜轻轻拍了拍受惊的胸脯,寒冬也是暗中呼出一口气。

    既然飞燕道尊没有怀疑,而且看样子真的很放心,欧阳夜琢磨着是时候进行下一个计划,试着能不能打开飞燕道尊多年以来的心结。

    欧阳夜站起身,为古清风倒了一杯玉露,假装问道:“这个……赤炎公子,你既然是君王他老人家唯一的传人弟子,那么一定知道君王很多事情吧?”

    “当然。”古清风耸耸肩,端着一杯玉露仰头一饮而尽,道:“师傅他老人家对我说过很多事情呢。”

    “很多?”欧阳夜装作很兴奋的样子,又问道:“那有没有提起妖月宫呢?”

    “有啊,师傅说他当年在妖月宫隐姓埋名那段时间很快乐,而且还说当年如果不是逐月娘娘和飞燕前辈出手相助,师傅说他早就死了呢。”

    “啊!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古清风半真半假的说道:“而且师傅每每提起妖月宫都会唉声叹气,觉得对不起逐月娘娘,也对不起飞燕道尊……”

    闻言,飞燕道尊连忙插话道:“公子切莫这样说,君王并没有半分对不起老身的地方,反而是老身对不住君王……当年若非老身……”

    飞燕道尊正说着,却被古清风打断,道:“我听寒冬说,您老人家一直因为当年的事情而无法释怀……”

    古清风的话说到一半,耳中就传来欧阳夜着急又愤怒的声音:“老九!你干什么!为什么不按照计划行事,你对飞燕道尊说这些做什么,会引起她老人家怀疑的!我不是告诉过你嘛,我来问,你来回答,这样才不会那么刻意,你怎么能……”

    古清风并没有听欧阳夜的劝说,继续说道:“她们两人的意思,想让我今天过来劝劝你,而且……”

    “老九!你疯了啊!你这么说会更加让飞燕道尊怀疑啊!”

    这一次不仅欧阳夜坐不住了,连寒冬内心也慌乱起来。

    正如欧阳夜所说的那样,在她们的计划当中,要想打开飞燕道尊的心结,最好的办法就是自然而然的聊天,然后再慢慢将话题转移到当年的事情上,这样才不会显得那么刻意,本来是这么计划的,可是她们没想到古清风会说的这么直白,还把二人今日的目的都说了出来,就差告诉飞燕道尊他是冒充的,是寒冬故意找人冒充赤炎公子打开心结的。

    该死的!

    岂有此理!

    这个家伙怎么这样!

    欧阳夜心里又气又急,奈何,因飞燕道尊在场,她也不好发作,只能秘密传音。

    然。

    古清风根本不理会,继续说道:“飞燕前辈,其实是你想多了,我师傅也就是赤霄君王,根本没有将当年的事情放在心上,哪怕一丁点也没有,当年之事,他非但从未怪罪于你,反而还对你充满了感激之情。”

    “当年,赤霄君王在大西北边疆地带是臭名昭著的邪修,犹如过街老鼠般人人喊打,更是被大西北的诸多巨头视为眼中钉肉中刺,莫说收留,纵然有人敢与他说句话,也会被连累。”

    “而您老人家明知道逐月娘娘收留他会是什么下场,却依然默许了,这对于当年的赤霄君王来说已是最大的恩情,等于救了他一命,若是没有你的默许,逐月娘娘也不敢收留他,若是没有你的默许,赤霄君王也无法安然在妖月宫修养。”

    古清风在这边自顾自说,完全打乱了先前的计划,不仅让欧阳夜着急万分,也让寒冬不知所措,尤其是此时此刻的飞燕道尊脸上原本慈祥的笑意渐渐消失,换之出现的是严肃,是认真,一双充满愧疚悲伤的眼神之中也变得渐渐充满惊疑起来。

    “完了完了!这个家伙私做主张,这下怎么办!”

    欧阳夜心急如焚,内心暗道:“他这么胡说一通,万一飞燕婆婆怀疑怎么办……好像……好像飞燕婆婆已经开始怀疑了啊……”

    “该死的!老九!你瞎说什么啊!谁让你这么说来着!你再敢胡说,信不信姑奶奶废了你!”

    欧阳夜秘密传音,愤怒吼叫。

    可惜。

    古清风仿若没有听见一般,依旧自顾自说,道:“救命之恩大于天,这么大的恩情,赤霄君王感激都来不及,又怎会怪罪于你,更何况他在妖月宫隐姓埋名那段时间,伤势严重,甚至有生命之危,是您老人家不辞辛苦日夜为他医治疗伤。”

    “以小罗天阵为其医治身上数之不尽的伤口。”

    “以黑水流沙为其接上体内诸多断裂碎骨。”

    “以青云回元阵温养他险些溃散的紫府。”

    “以阴月之灵为其温养他那九九八十一颗早已枯竭的金丹……”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