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1章 顿悟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你师父一定没有想到君王在你们妖月宫隐姓埋名那段时间,不仅伤势痊愈,实力也是大增,以九九八十一颗金丹,凝结出一颗三头六臂的天煞元婴。”

    作为赤霄君王的倾慕崇拜者,欧阳夜对赤霄君王的生平事迹以及传奇故事了如指掌,她很清楚,当年赤霄君王的身份被曝光追后,遭到大西北边疆诸多高手的围剿,赤霄君王无畏无惧,孤身一人,力战群雄,大杀四方,将围剿他的那些大西北边疆诸多道尊打的死的死,伤的伤。

    所有人都知道,赤霄君王凭借九九八十一颗金丹便可以斩杀道尊,更何况在妖月宫隐姓埋名一年多,又凝结出一颗三头六臂的天煞元婴。

    烈焰真身,真火之威!

    九九金丹,浩瀚之力!

    天煞元婴,震慑四方!

    这是当年赤霄君王逆天之路的境界,从烈焰真身,到九九金丹,而后天煞元婴,已是盖世无双,天下任其行,无人是敌手。

    原本,赤霄君王可以光明正大的离开,也可以安然无事的离开。

    当年,他若想离开,没有人能拦得住。

    绝对没有!

    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当年,赤霄君王并没有就这么一走了之,而是当着边荒女王风逐月的面,自绝修为。

    有人说,赤霄君王自绝修为,是为偿还逐月娘娘的恩情。

    也有人说,赤霄君王自绝修为,只为了断逐月娘娘对他的一片情深。

    还有人说,当年仙朝已经插手,赤霄君王自绝修为,是为不连累逐月娘娘,也是为不连累妖月宫。

    至于当年赤霄君王为何自绝修为,至今都众说纷纭,没有人知道真正的原因。

    “师傅对此事一直耿耿于怀,无法原谅自己,陷入深深的自责当中,无法自拔,她老人家经常念叨,当年如果没有将君王的身份透露给三长老,君王也不会遭到围剿,更不会自绝修为,如果君王没有自绝修为,逐月娘娘也不会郁郁寡欢,更不会相思成疯,神智不清,疯魔消失……”

    寒冬望着夕阳下的晚霞,长叹道:“师傅一直都觉得是这一切都是她的错,她一直活在内疚中,也活在自责当中……特别是当逐月娘娘消失将妖月宫托付给她之后,妖月宫的地位一落千丈,更让师傅一蹶不振……”

    欧阳夜或许先前听不懂寒冬说这些话的意思,不过现在却是有些明白了,她点点头,恍然所悟道:“如此说来,当你师傅知道你与赤炎公子结成道侣之后,又知道赤炎公子是赤霄君王的传人,所以才会那般开心?”

    “师傅……当真了,她不止真的认为赤炎公子没有死,也真的认为赤霄君王与我结成道侣,同时又真的认为赤炎公子就是赤霄君王的传人。”

    闭上眼,寒冬那张冷艳的容颜上尽是忧伤,也尽是自责与内疚:“找人冒充赤炎公子,我已觉得对不起师傅,谎称与赤炎公子结成道侣,更是如此,偏偏师傅还把赤炎公子当作赤霄君王传人,真正的赤炎公子是与不是赤霄君王的传人还是一个未知之数,更莫说一个假的。”

    这次欧阳夜选择了沉默,没有接话,因为她完全可以理解寒冬。

    在她想来,找人冒充赤炎公子不是什么大事儿。

    谎称也不是什么大事儿。

    但找来一个假的赤炎公子,还谎称是赤霄君王的传人,那就是大事儿了。

    毕竟寒冬的师傅,也就是飞燕道尊因为当年的事情,对赤霄君王一直活在愧疚自责,这辈子无法得到君王的谅解也就罢了,若是能取得赤霄君王传人的原谅,也算一回,至少可以减轻少许愧疚也减轻少许自责。

    但是。

    如果事情一旦暴露。

    该当如何?

    试想一下,好不容易取得赤霄君王传人的谅解,偏偏这个传人是假的,到时飞燕道尊怎能承受得了这个打击?这还不是最纠结的是,如果飞燕道尊知道不止赤霄君王传人是假的,就连赤炎公子也是假的,这……实在太残忍了。

    欧阳夜摇摇头,实在不敢继续想下去,对于她来说,这就像把一个人捧上天,而后又狠狠的摔落在地上一样,又如给一个快要饿死之人一颗馒头,等吃下去之后,又告知这颗馒头含有剧毒……

    天下间最残忍的事情,莫过于给人天大的希望,又瞬间令人陷入绝望……

    没有人能够承受如此大的打击。

    “寒冬姐,那……你说该怎么办……”

    本来欧阳夜觉得自己找人冒充赤炎公子,不仅帮寒冬渡过难关,又让飞燕道尊伤势渐好,她还挺得意,也很兴奋,可是听完寒冬这些话,她的内心不再得意,也不再高兴,有的只是自责与内疚,还有一种罪恶感。

    “对不起,寒冬姐,起初……我只想帮你……根本没有想到那么多……我……”

    欧阳夜说着话,寒冬却是微微摇首,微微淡笑道:“傻丫头,你误会了,也没有明白我的意思,我并非在指责你,也不是再向你诉苦,而是想让你帮帮我。”

    “啊……寒冬姐,你不怪我么?还要帮?什么意思啊?”

    “我准备带着老九去见见我师傅。”

    话音落下,欧阳夜神情一怔,她根本没想到寒冬会这么说,一时间有些懵,问道:“寒冬姐,你不是一向都很……很排斥……找人冒充赤炎公子吗?”

    “以前是以前,现在我想通了。”寒冬淡笑道:“以前或许是我承受太多,做任何事情都畏首畏尾,担心这个,也担心那个,这样以来只会陷入无尽的被动之中。”

    “那你的意思……”

    “带老九去见我师傅吧,我不止想让他继续冒充赤炎公子,同时也想让他冒充赤霄君王的传人,我想……让他以君王传人的身份打开我师傅的心结。”

    “可是……可是……如果事情败露了怎么办,她老人家……知道你这样欺骗她……会不会……”

    寒冬笑着伸手挂了一下欧阳夜的鼻子,笑道:“得即高歌失即休,多愁多恨亦悠悠,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

    欧阳夜眨眨眼,觉得这句话很熟悉,仔细一想,惊讶道:“这……这句话……不是……老九这几天一直挂在嘴边的吗?”

    寒冬点点头,道:“我觉得他说的挺有道理……听着听着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想通了……而且……困扰我多年的修为瓶颈,也在瞬间突破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