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4章 欧阳夜的马屁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这天下,这世界,但凡是人皆有大大小小的毛病,也可以说是嗜好,人是如此,妖魔鬼怪也不例外。

    古清风是人,而且还是一个很俗很俗的人,至少他一直这么认为,所以,自然也不能免俗,有那么几个毛病嗜好。

    不多。

    只有区区三个。

    饮酒,晒太阳,撩妹子。

    古清风喜欢饮酒,而且打小就喜欢,后来打打杀杀闯天下的时候,三天一小伤,五天一打伤,修为被废再重修,九上就下,大起大落,无数次徘徊在生死边缘,能一路坚持下来,靠的不是坚强不屈的意志,而是烈酒!

    时至今日,饮酒早已成为一种习惯,一天不喝就浑身难受。

    至于晒太阳,纯粹是因为懒。

    倒是撩妹子这个毛病,古清风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染上的,可能纯粹是闲的无聊,撩撩妹子打发打发时间,顺便找个乐子乐呵乐呵,也或许可能是骨子里有那么一点风骚的血脉,天生就是这么****。

    究竟是无聊,还是风骚,古清风也懒得去细想,因为他就喜欢这样活着。

    晒着太阳,喝着小酒儿,撩着妹子,人生多么惬意,多么自在啊!

    生活在世俗,不俗点,那还叫世俗吗?

    他修炼心境的就是大自在,当然怎么自在怎么来,也从不理会其他,哪怕知道苏婳和自己之间存在所谓的前世因果,他也照撩不误,反之,如果苏婳不是前世的因果,古清风还懒得去撩。【愛↑去△小↓說△網w  qu 】

    自从决定放弃求索因果,顺其自然之后,古清风彻底不再去想所谓的因果了,先把今世过自在了再说。

    是夜。

    大西北边疆,星月大域,小折山庄,折青园。

    古清风仰躺在蚕丝吊床上翘着二郎腿,一边摇着白玉扇,一边喝着桃花酒儿。

    而在园子里,一位娇美的女子和一位冷艳的女子并肩站在旁边,不是别人,正是欧阳夜与寒冬。

    自从两人踏进园子那一刻,古清风就已然知晓,如若不然,他也不会匆忙从苏婳那里离开。

    “进来之前怎么也不说提前打个招呼,知道不知道打扰了大爷的好梦。”古清风眯缝着眼眸,懒洋洋的瞧着二人,提着酒壶就着壶嘴喝了一口,笑道:“爷正在和仙子打情骂俏呢,待会儿还准备入个洞府,双个修什么的,你们怎么就进来了……”

    “冒昧打扰,实在抱歉。”

    寒冬微微欠身,赔礼道歉:“还望公子见谅。”

    她看起来很不自然。

    的确。

    寒冬性子孤冷,长这么大,从未求过人,也很少道歉,不过这次为了求古清风帮忙,她也只能如此,哪怕再不自然,再不喜欢,也不得不去做。

    与她比起来,欧阳夜就显得自然许多,非但很自然,似乎一点也没有任何不适的感觉,也没有什么道歉的意思,反而还甩了古清风一个白眼,撇撇嘴说道:“还和仙子打情骂俏……入洞房……做美梦去吧你。”

    “本来就是做美梦嘛,既然是美梦,当然得找个仙子调戏调戏咯,不然这漫漫长夜,我一个大男人怎么过啊,你说呢,大妹子。”古清风换了一个姿势,瞧着欧阳夜,笑道:“要不……你来陪陪我?”

    以欧阳夜的性子,如果不是眼前这个家伙白白便宜送给自己一把彩云之剑,如果不是现在有求他,小丫头早就冲过去将这个调戏自己的家伙狠狠暴打一顿。

    看在那些储物袋的面子上,也看在那把彩云之剑的面子上,也为帮助寒冬姐姐渡过难关,欧阳夜决定忍了,不但忍,小丫头还笑脸相迎,道:“好啊,陪你就陪你呗。”

    “哦?”

    古清风眉头一挑,饶有兴趣的望着欧阳夜。

    “我和寒冬姐姐本来就是怕你一个无聊,所以今日特意来陪你喝酒来了。”

    “是不是真的啊?”

    古清风有些怀疑的看向寒冬。

    “虽然夜夜救过公子的性命,不过你已赠送数百储物袋,这足以报答夜夜的恩情,公子而后又送她一把彩云之剑此等重礼,我们实在受之有愧。”

    寒冬报以微笑,而是挥手间,寒光闪烁,紧接着一张圆桌出现在园子里,桌子上摆满了各种美味佳肴,道:“前些日子我一直在外忙碌,未能亲自答谢,今日趁此机会,我与夜夜想郑重答谢公子,还望公子莫要拒绝。”

    “是么?”

    古清风倒也没有客气,直接坐在椅子上,笑道:“行,那就来吧,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寒冬或许没有开口求过人,但并不代表她不会求人,尽管开口说这些客套话,让她觉得自己很虚伪,不过她更加清楚,求人办事,客套是避免不了的。

    “听闻公子好酒。”寒冬心念一动,从储物袋里掏出一坛美酒,淡淡笑道:“我特意带来了几坛美酒。”

    说着,寒冬打开一坛美酒,为古清风斟了一杯,道:“公子请。”

    古清风端着杯子,仰头一饮而尽,味道有些清淡,感觉还算可以,或许不如桃花酒美味,倒也还能凑合。

    “公子,我与夜夜敬你一杯……”

    寒冬与欧阳夜二人也为自己倒了几杯酒,轮番向古清风敬酒。

    寒冬敬酒是为替欧阳夜答谢,而欧阳夜呢仿若要将古清风灌醉一样,一杯接着一杯跟古清风对饮起来,碰杯的时候还不忘说各种好话拍各种马屁,什么公子长的相貌堂堂,器宇不凡,还说古清风天纵之资等等等,说的那叫天花乱坠,几乎把古清风捧上了天,拍马屁的功夫当真是一绝。

    先是公子长公子短,后来直接开口叫起了哥哥,非但如此,还要当场认下干哥哥。

    古清风是来者不拒,不管是寒冬敬酒,还是欧阳夜碰杯,他都照单全收。

    他修行五百年,上过天入过地,绝对称得上老油条一个,打从欧阳夜和寒冬进来那一刻,就知道这俩姑娘有事儿求自己,而且这个事儿还绝对不是小事儿,若非如此,性子火爆的小丫头的嘴巴不会这么甜,性子孤冷的寒冬也不会如此一杯又一杯敬酒。

    古清风既没有点明,也没有说破,他也不着急,就这么喝着酒儿,一边享受着寒冬的敬酒,一边欣赏着欧阳夜拍马屁的功夫。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