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3章 决定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冷静下来之后,苏婳就那么坐在地上,依着墙壁,闭上眼眸,静静思索着,将混乱的思绪重新整理了一下。

    只是想来想去,也想不明白那个混蛋究竟是用什么手段悄然无息跟着自己进来的。

    还有他的神识,为什么自己根本察觉不到。

    他最后为何又能无声无息的从自己布置的诸多禁制上渗透出去。

    太多太多的疑惑,让苏婳想不通。

    如此诡异的事情,她也从未遇见过,只觉不可思议。

    还有一件事,让苏婳感觉有些奇怪,她总觉得那个混蛋的神识有种熟悉的感觉,而且言谈举止,让她不禁想起一个人,尤其是那种说话的口吻,和那个人真的很像。

    那个人,是一个三年前已经死绝的人。

    至于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苏婳也不清楚。

    但有一点她很肯定,那个人在三年前死了,死绝了,当时她亲眼目睹,那个人肉身溃散消失,灵魂也灰飞烟灭,一切的一切都化为大自然中的尘埃。

    一个连灵魂都灰飞烟灭的人,是无论如何也活不了的。

    这是生命法则,亦是生死秩序。

    谁也无法违背。

    妖不行,鬼怪不行,仙魔也不行。

    三年前那个人的存在或许很神秘也或许很诡异,但再神秘再诡异,也绝对不可能违背生命的秩序与法则。

    苏婳想不通也不明白那一道轻薄自己的神识为什么会让她想起三年前那个人。

    想了许久,也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一时间有些心烦意乱,整了整仪容,又换了一件新衣服,这才从石室里面离开。

    石室外面是碧海青天,也是高山流水,鸟语花香。

    在碧绿的草地上,一位女子正盘膝而坐,她看起来人高马大,穿着一件白色衣袍,扎着一条很长的马尾,身高足有三米之巨,即便盘膝坐着,亦如一座小山般给人一种压迫感,尤其是满脸严肃的样子,令人望而生畏。

    不是别人,正是一直跟随在苏婳身旁的千山。

    看见苏婳从石室里面出来,千山睁开眼眸站起身,本想说什么,却是发现苏婳的脸色有些异样,问道:“小姐,你……怎么了?脸色为什么这么差?是不是遇见了什么事情?”

    “没……没有,只是刚才修炼的时候出了一点岔子,现在已经无碍,无需担忧。”

    被人两次偷窥身子,又数次捏屁股,摸遍全身,这等羞耻的事情,苏婳自然不会告诉其他人,哪怕这个人是她最信任的千山也不行。

    “修炼出了岔子?”

    显然,千山有些怀疑,她追随苏婳多年,自然对苏婳无比了解,在她想来,修炼出岔子这种事情普通人或许会经常遇见,但是发生在苏婳身上就有点不寻常了。

    苏婳不想在这个问题说太多,便问道:“瑾儿和小依呢?”

    “在青老那里听故事呢。”提起瑾儿和小依,千山的眉头就禁不住皱了起来,道:“瑾儿一直嚷嚷着要去大西北找古清风,小依也嚷嚷要去找他哥哥……两人整日茶饭不思,玩也没有心思玩,更别说修炼了……还好这段时间有青老陪她们讲故事,不然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不过……”

    话锋一转,千山摇摇头,叹息道:“听青老讲这么长时间的故事,两个丫头也开始有些不耐烦了,估计这两天就不会再去青老那里了,小姐,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会耽误她们修炼的……”

    “说的是啊……”

    苏婳走到海湖的旁边,微微闭上眼,伸手轻轻敲打着额头,关于小瑾儿和小依儿两个丫头的事情,她比千山更加头疼,沉吟片刻,道:“这样吧,千山,你带着她们去一趟大西北边疆吧,小依儿既然说她有一位哥哥就在那边,应该有这个可能,你带着她先去找找吧。”

    “小依儿的灵性无与伦比,她的感觉应该没有错,可是……”千山又问道:“小瑾儿呢,她一直不认为古清风没有死,而且很坚定的认为那个家伙现在就在大西北边疆,如果我带她回去的话……到时候怎么办?难不成给她变一个大哥哥出来不成?”

    不管是苏婳还是千山都以为随着时间过去,小瑾儿会慢慢忘记古清风,让她们没有想到是,三四年前过去了,小瑾儿不但没有忘记古清风,反而更加思念,思念的整天都嚷嚷要回大西北找她大哥哥。

    更让二人无奈又崩溃的是,小瑾儿一直认为古清风还活着,不管她们如何劝说,小瑾儿就是不相信,非常坚定的认为,她大哥哥不会死,也没有人能杀的了大哥哥。

    “你不用为小瑾儿变一个大哥哥,已经有人变过了。”

    “变过了?”千山不懂,问道:“什么意思?”

    “是夜夜。”

    “夜夜?欧阳夜?”

    苏婳点点头,道:“前段时间夜夜来信说,妖月宫的掌储寒冬有难,她找了个人在冒充古清风帮寒冬暂时渡过了难关……”

    苏婳将夜夜信中提到关于妖月宫的事情大致说了一边。

    而千山听的哭笑不得,叹息道:“这种法子,也只有夜夜能想的出来,别说,她想的这个法子还真是不错,古清风号称是赤霄君王的传人,尽管没有人知道真假,但也绝对能够令妖月宫那帮长老不敢轻举妄动,而且还是寒冬小姐的道侣……这样以来,假冒的古清风就有绝对理由插手妖月宫的事情……其他人谁也说不出来什么,夜夜那丫头真是聪明过人。”

    “妖月宫的宫主风逐月本就和赤霄君王有那么一段故事,现在冒充的古清风又号称赤霄君王的传人,又和寒冬是道侣……亏夜夜想的出来……”

    苏婳也比较认同微微淡笑,道:“我与寒冬有过一面之缘,她人不错,只不过她师傅让她承受的太多……以至于性子有些孤冷,她挺可怜的……你到了大西北若是能帮就帮她一把吧。”

    千山点点头,问道:“小姐,你……不去吗?”

    “你们先去,我随后就到。”苏婳深吸一口气,道:“我现在必须去一个人的下落,只要找到他的下落,我就过去。”

    听闻苏婳要去找一个人的下落,千山下意识的想起了赤霄君王,正欲开口的时候,苏婳摇摇头,道:“放心吧,我要找到的不是赤霄君王,而是另外一个人,一个卑鄙阴险无耻之极的混蛋流氓!”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