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8章 忧伤的欧阳夜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那怎么办!难道我们就拿这个所谓的赤炎公子一点办法都没有吗?”

    妖月宫有很多弟子都在窥觑掌储这个位子,碧蓝也不例外,她咬牙切齿的说道:“有他在的话,那我们岂不是也拿寒冬那个臭****没有任何办法?”

    “不急。”

    紫玉道尊皱着眉头,说道:“前些天我听二长老说过,这个所谓的赤炎公子的身上诸多疑点,不止赤霄君王传人这个身份有点可疑,就连他是不是真正的赤炎公子恐怕都是一个未知之数。”

    闻言,碧蓝有些惊讶,问道:“二长老怀疑这个赤炎公子是假的?”

    紫玉道尊点头应道:“没错,三年前赤炎公子随着太玄碑溃散而灰飞烟灭,尽管死因至今依旧是一个谜,不过当时很多人都亲眼所见赤炎公子真的灰飞烟灭,一个灰飞烟灭的人,肉身破散,灵魂破灭,算是死绝了,纵然有通天的本事怕也不可能再死而复活吧?就算他真是赤霄君王的传人,也不可能有这等本事,怕是就连赤霄君王本人也未必有如此神通。”

    “如果是假的话,应该瞒不住二长老的眼睛吧?”碧蓝为人或许有些骄纵,但并非那种盲目自负的女人,她思忖片刻,又道:“况且,三个月前在妖月宫的时候,我也亲眼目睹赤炎公子的实力当真如传言中那般拥有无坚不摧的绝对之力,一拳便将我们妖月宫三位长老震的七窍出血,如果赤炎公子是假的的话,应该不可能有这等本事。【愛↑去△小↓說△網w  qu 】”

    “你能想到这点非常不错。”紫玉道尊投过去一个赞赏的眼神,继续说道:“这也是二长老一直想不通的地方。”

    “那二长老准备怎么办?”

    “呵呵……想要验证这个赤炎公子是不是赤霄君王的传人,或许很难,不过……”紫玉道尊笑道:“想要验证他是不是真正的赤炎公子,那就容易的多了……等着吧,事情很快就会水落石出的。”

    “如果这个赤炎公子真的是假的,呵呵……”

    碧蓝眼眸之中划过一抹阴鸷,冷笑道:“我一定要让整个大西北边疆的人都知道寒冬这个臭****是如何蒙骗大家……竟然找来一个假冒的赤炎公子,还自称是双修道侣……呵呵呵……我真的很期待这一天早日到来啊……”

    时至傍晚,夕阳又西下。【愛↑去△小↓說△網w  qu 】

    星月大域,一座庄园内。

    寒冬望着日落的黄昏,微微凝着眉头,一张冷艳的容颜上,神情有些凄冷,一双犹如寒冰般的眼眸之中尽是茫然与彷徨。

    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既不知道以后如何应对妖月宫的诸多长老,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师傅的期望。

    而园子里,欧阳夜仰躺在椅子上,闭着眼眸,扣着额头,一直都在思索着去哪再找一个人继续冒充赤炎公子呢,她把自己的朋友全部都考虑了一遍,要么就是修为对不上,要么就是气质不符合,要么就是信不过,想来想去,也想不出一个合适的人选。

    “该死的!想要找个人冒充古清风这个家伙还真是一件难事儿啊!”欧阳夜很无奈也很忧伤的说道:“我一直以为古清风这个家伙普普通通,除了身份神秘点,实力诡异点,其他的和普通人没有什么区别,现在仔细想想,我才意识到这个家伙还真是与众不同。”

    “你说这个家伙看起来像一个不学无术的纨绔二世祖吧,可他偏偏音律造诣天下无双,而且好像什么都懂的样子。”

    “你说他是大家族出身的贵公子吧,他整日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坐没坐相,站也没站相,不是喝酒就是晒太阳,和贵公子根本八竿子打不着。”

    “你说他是个高手吧,可身上既然没有轮回之息,也没有夺舍之息,只有很纯粹的金丹之息,关键是,他看起来真的一点也不像那种深不可测的高手啊,一丁点也不像。”

    “你说他张狂吧,他也从来没有张狂过,我和他认识一年多的时间里,从未见过他趾高气扬的过,也没有见过他嚣张跋扈过。”

    “你要说他不狂吧,可是那个家伙动起怒来真的很可怕,和平常比起来有着天地之差,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简直……简直……令人难以置信。”

    时至今日,虽然已经过去三年之久,欧阳夜依旧还清晰记得古清风在风云分舵时情形。

    面对数之不尽的仙艺,他连眼睛都不曾眨一下,就那么静静的伫立在当空,任由无尽仙艺袭来,却撼动不了他分毫。

    他动手之时,风云变色,仿若苍穹在哭泣,大地在颤抖一般,如傲视天下的真神,亦如所向睥睨的战神,更如孤傲霸绝的魔神,也如血饮苍穹的邪神……

    那种独特的魅力,让欧阳夜为之着迷,也为之心动,更无法忘怀。

    至今想起来,内心依旧有些澎湃。

    她闭上眼,深吸一口气,平复着澎湃的内心,呢喃道:“他笑的时候,身上流露着一种随意无谓的感觉,仿若对什么事情都不在乎,也不在意,真是如此,那种随意无谓的感觉,就好像天塌下来,他都懒得瞧一眼。”

    “他怒的时候,身上又会流露出一种孤傲霸绝的感觉,仿若不把天地之间的任何人放在眼里,那睥睨的姿态,傲视天地一切,真的……真的是这种孤傲霸绝的感觉,就好像天王老子乃至老天爷下来,他也照杀不误。”

    “这样一个喜时随意无谓,怒时孤傲霸绝,神秘诡异,未知可怕,而又令人捉摸不透的人,去哪找呢?找谁来又能冒充得了他呢。”

    “夜夜,你也无需为我的事情再烦心,你为我做的够多了……真的……”望着苦恼中的欧阳夜,寒冬轻声劝说道:“不要再去找谁冒充赤炎公子了……我知道你也是为我好,可我……真的不想连累你,也不想连累其他人。”

    寒冬性子有些孤冷,性格使然,她不会去求人,更不想连累其他人,自己的事情,哪怕再艰难,她也会自己扛下来。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