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6章 受够了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欧阳夜就这样自然而然的破解着一道又一道的阵法,打开着一扇又一扇石门,走进一座又一座洞府,她就像一条自由自在的鱼儿一般,在大海中悠荡着,不管海浪多大,漩涡多深,都无法阻挡她灵巧的身影。【愛↑去△小↓說△網w  qu 】

    欧阳夜很兴奋,兴奋哼着小调儿。

    的确。

    一路走下来,她已经进入相连的第六个洞府,前后总共打开了五十多道石门,搜刮了大量修行资源,而且大多数都是储物袋。

    储物袋,这是欧阳夜的最爱。

    在她想来,这根本不是储物袋,而是惊喜袋,每一个里面都有无数惊喜等待着自己,可能是价值连城的元精,也可能是稀世珍宝的原石,很可能是什么上古的珍宝,甚至可能是……

    每每想到这里,欧阳夜都兴奋想高歌一曲。

    唯一让她不爽的是,先前那个自称散修的家伙一直都在跟着自己,尽管欧阳夜看不出来那个家伙会对自己产生什么威胁,一路上也没有从自己手里抢走什么资源,但她依旧很不爽。

    没有人愿意被跟踪,欧阳夜也不例外。

    这倒不是让欧阳夜不爽的原因,实则是,她一边破解阵法的同时,也一直在暗中观察着那个英俊潇洒的家伙,发现这个家伙的行为很是古怪,也很莫名其妙。

    进入古老的洞府,特别是像这种到处都是机关阵法的洞府,但凡是人,哪一个不是战战兢兢?

    纵然修为也高,也不敢有任何大意的地方。

    而这个家伙呢,修为不过金丹,身上也没有任何造化之息,只是一个纯粹的金丹,身上甚至连一件防身的灵宝都没有,就连人人必备的宝衣,他也没有,只是穿着一件很普通的衣袍。

    就是这样一个要什么没有什么的家伙,竟然光明正大的在洞府里面散步。

    没错!

    欧阳夜觉得这个家伙就是在散步。

    就那么摇着手里的折扇,悠哉的在洞府里面闲逛着,那份儿闲情逸致,给人的感觉根本不是在充满危险的洞府里面寻宝,而是在集市上逛大街一样,瞧瞧这个阵法,瞧瞧那个机关,偶尔还会掏出酒壶小饮一杯。

    欧阳夜很想问问这个家伙到底凭什么这么自信?

    尽管这个家伙走的都是自己走过的路,没有什么危险,可是这个家伙也不能这么悠闲吧?

    酒?

    嗯?

    暗自观察着,欧阳夜突然又产生一种错觉,觉得这个家伙很熟悉。

    不过她确定自己并不认识这个人。

    以前也从未见过。

    为什么会有熟悉的感觉呢?

    很快。

    欧阳夜便意识到,让她感觉到熟悉并不是这个家伙,而是这个家伙身上那种闲情逸致。

    这个家伙身上那种闲情逸致,和三年前那个人真的太像……太像了……

    还有饮酒时自然而然流露出的洒脱……

    望着望着,欧阳夜甚至怀疑这个家伙会不会就是三年前那个人?

    同样是金丹修为,同样的闲情逸致,同样的饮酒洒脱……

    难道说……

    不!

    不可能!

    三年前那个人死了,灰飞烟灭了,不止肉身是,连灵魂也是。

    虽然都是金丹,但是这个家伙的金丹平淡无奇,没有三年前那个家伙的浩瀚。

    虽然都是闲情逸致,但是这个家伙的闲情逸致有些太过自信,而三年前那个家伙的闲情更多的是慵懒。

    虽然都是洒脱的饮酒,但是这个家伙的提着酒壶饮,而欧阳夜还清晰记得,三年前那个家伙饮酒用的一直都是一只赤铜色古怪的酒杯,每每饮酒之前,都会先摇晃一下,摇晃之后,酒杯里面的酒会变的似冰似火一般奇特。

    死绝了……

    彻底的。

    三年前那个人不可能再重生,更不可能还活着。

    突然!

    正在破解一道阵法的欧阳夜意识到不好,刚才有些失神,导致凝衍了错误的法诀,而她很清楚在破解阵法的时候如果凝衍错误的法诀,后果是极其可怕的。

    刚想到这里,一道噼里啪啦的脆响,欧阳夜暗道不好,第一时间出手再次凝衍道道法诀。

    她知道,如果这个阵法溃散的话,那么洞府主人布置的机关阵法将会全部开启,到时候整个洞府将会寸步难行。

    约莫过了几个呼吸的功夫,直至欧阳夜凝衍出数千道法诀,原本混乱处于溃散边缘的阵法这才渐渐稳定下来,而欧阳夜心中悬着的一颗石头也终于落地。

    早在进入这座洞府的时候,她就用神识仔细探查过,这座洞府结构极其复杂,其内更布置有数百个机关阵法,有赤星灭杀阵,有九绝伏魔阵,还有四方断魂阵……这些阵法皆是威力极大的阵法。

    虽说欧阳夜现在阵法造诣高深,亦可破解诸多阵法,但也只是破解而已。

    若是这些机关阵法一旦开启,到时再破解的话就迟了,可能会瞬间被抹杀都不一定。

    以防万一,欧阳夜不敢乱动,再次祭出神识对洞府的结构以及所有机关阵法探查,再三确定没有什么问题之后,终于禁不住的深深呼出一口气,擦了擦额头的冷汗。

    紧接着便是不爽!

    大大的不爽!

    因为她刚才探查洞府的时候,她发现那个家伙竟然依旧在那里悠闲自在的摇着白玉扇,喝着小酒儿。

    一想到这里,欧阳夜就是一阵火大。

    直接闪身过去。

    此间。

    古清风正在洞府的一间空旷的大厅里面,正在欣赏着大厅墙壁上的一副画。

    画是很粗糙的画。

    画的是一只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

    画很普通,也没有什么玄妙,至少在欧阳夜看来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不过她知道这座大厅很特殊,因为整座洞府里面的机关阵法其中有百分之八十都聚集在这座大厅里面,若是洞府结构溃散,谁待在这里,绝对是必死无疑,天王老子都救不了!

    而这个家伙竟然不知死活的还一幅无所事事的样子在这里欣赏着壁画。

    一边欣赏着,一边饮着酒,时不时的还点头称赞,嘴角甚至还挂着那种若有若无的笑意。

    够了!

    真是够了!

    欧阳夜实在受不了了,冲过去喊道:“我说你这个家伙,知道不知道你刚才差点就死无葬身之地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