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2章 欧阳夜的心思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古清风本想借此机会询问一下枯木的情况,只是瞧着五色山的几位前辈都在全神贯注的恢复着传送阵,又不忍打扰,想了想,还是决定以后亲自去一趟五色山。

    “没想到你这个散修还挺执着的,惊雷前辈送你一颗蓝蕴晶石你不要,偏要留在这充满危险的洞府里面寻宝。”

    应声出现的是一位身着碧衣罗裙,容貌精致的女子,女子一头殷红色的长发,不是欧阳夜又是谁。

    她显然是听见了刚才古清风与五色山几位前辈的对话,出现之时便忍不住训斥道:“殊不知寻宝不成,更多的时候,会为此丢掉小命。”

    此间的古清风早在进来的那一刻就改变了容貌,摇身一变,变成了一个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俊美男子,瞧着走来的欧阳夜,古清风笑吟吟的回应道:“自古以来便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为寻宝而死,虽会丢命,却也不丢人。”

    或许是古清风变化后的容貌实在太过俊美。

    也或许是古清风风度翩翩,笑吟吟的样子。

    更或许是古清风那闲情逸致的调侃。

    这些都让欧阳夜忍不住多看了他两眼,撇撇嘴,道:“你都混到散修这个地步了,还讲究什么丢人不丢人,能活着就不错啦!”

    “什么叫都混到散修这个地步,散修怎么了?”

    “散修……”

    欧阳夜上下打量着古清风,越看越有些疑惑,道:“我怎么看你不像个散修。”

    “散修还有像不像的?”古清风手持折扇微微扇动,左右瞧了瞧了自己,笑道:“哪不像?”

    “哪都不像。”

    欧阳夜盯着古清风,越看越觉得这个家伙不像散修,在她的印象中,散修大多是一些日子过的不怎么样的流浪汉,至少,她接触的几个散修都是如此,他们都是触犯了门派的规矩,被逐出了门派。

    虽说也有那些受不了门派规矩束缚,崇尚自由的家伙,不过,这些人也基本上都不太讲究,属于不修边幅的那种,出门在外,孤身一人,就算想讲究也讲究不起来。

    在当今时代,如若不是天纵奇才的话,又没有家族的支持,没有门派的扶植,一个人想要在这方世界混出点名堂,实在太难太难,别说混出点名堂,就是活着都是一件难事儿。

    反观眼前这个自称散修的家伙,穿着虽说有点朴素简单,不过倒也胜在干净,尤其是那张俊美的脸庞,哪有半分在外流浪的沧桑。

    说他是散修,欧阳夜一百个不相信,若说他是哪个大家族的公子哥倒也还像那么回事。【愛↑去△小↓說△網w  qu 】

    仔细一想,又似乎不对,有哪家的公子哥儿,仅凭金丹修为就敢孤身一人闯入古老洞府里面呢?难道不想活啦?

    欧阳夜本想询问什么,这时,五色山的几位前辈已然将传送阵恢复过来,惊雷前辈伸手掐动,打了一道法诀,阵法瞬间启动,绽放出淡淡的光华。

    没有迟疑,他们闪身进入其内,欧阳夜上前一步,亦准备进入传送阵,临走之时,瞧了瞧古清风,道:“喂,我不管你是真的散修还是假的散修,我劝你还是离开吧,这里真的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

    说着话,她也掏出一颗晶莹剔透的晶石,其内泛着微微彩光,这是一颗彩色晶石,其价值要比刚才惊雷前辈那颗蓝蕴晶石值钱的多的多。

    “瞧你这张小脸儿长的还算俊美,是本小姐喜欢的类型,我不忍你丧命于此,喏!拿着这颗彩色晶石离开吧。”

    “长的俊俏就是好啊!”

    古清风接过彩色灵石,笑道:“行,大妹子,我知道了。”

    “大妹子?”

    大妹子在当今时代是一个很俗的称谓,俗到几乎没有人会这么喊一个女子,然而,就是这么一个俗之又俗的称谓,却是让欧阳夜的神情猛然一怔,整个人犹如触电般愣在那里。

    因为这个称谓让她想到了一个人。

    一个三年前已然灰飞烟灭的人。

    恍惚间,欧阳夜突然发现眼前这个自称散修的家伙和三年前那个人有点像。

    那个人穿着一袭朴素的白衣。

    这个人也是。

    那个人长的白白净净,这个人同样也是。

    那个人是金丹修为,这个人也是。

    那个人脸上经常挂着玩世不恭的笑意,这个人的笑意之中似乎也有那么一点玩世不恭。

    那个人像个不学无术的公子哥儿,这个人给人的感觉也是如此。

    唯一的区别就是,那个人没有这个家伙长的俊美。

    那个人喜欢喝酒,而这个人则喜欢玩扇子。

    那个人没有年轻人的朝气,也没有什么精神,这个人看起来虽然也没有什么朝气,没有什么精神的样子,却也没有属于那个人独一无二的暮气。

    还有最大的区别就是,那个人已经死了,而这个家伙却还活的好好的。

    “我说大妹子,就算我长的再俊俏,你也用不着这么看着我吧。”

    古清风笑吟吟的说了一句。

    欧阳夜微微摇首,将有些悲伤的思绪拉了回来,她没有再说什么,闪身进入传送阵中,光华闪过,人已消失。

    只是追忆的思绪不是想拉回来就能随随便便拉回来的,方才恍惚的那么一瞬间,让欧阳夜的思绪变得混乱起来,脑海之中不停的闪烁着那个人的身影。

    她还清晰记得第一次与那个人在赤霄君王的陵园相遇。

    也还清晰记得那个人空弹一曲醉吟碧海带来的震撼。

    清晰记得那个人在云霞派掌储之日时以一己之力力压全场时的英姿。

    更清晰记得那个人在赤虚山庄时一声之威震慑数千人时的风采。

    还清晰记得那个人在冰玄派脚下抹杀把彩灵公子时的张狂。

    更记得那个人在六壬山时力战群雄时的霸威。

    也记得那个人在太玄台时施展音律造诣的风轻云淡。

    记得那个人在云霞派抹杀四方大域诸般天才时的狂怒。

    更记得那个人在风云分舵大开杀戒时的惊世骇俗。

    是的。

    欧阳夜什么都记得,而且记得比任何人都清楚。

    同样,她也记得那个人死了,就那么在太玄碑下莫名其妙的灰飞烟灭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