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8章 黑水老爷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现在大西北的情况很不妙,大部分门派势力都已投靠仙府,即便有的巨头没有,不过也被弄的四分五裂,比如妖月宫,自从风逐月闭关之后,妖月宫可谓乱成一锅粥,很多长老都已被仙府策反,三天两头闹分裂,不止妖月宫,赤字头也是如此。”

    火德继续说道:“大西北边疆八十多个域,赤字头亦有八十多个分舵,据我所知,其中一半分舵在暗中都与仙府有勾结,其中有几个和雷云分舵一样,甚至光明正大接受了仙府的册封呢。”

    是夜。

    晚风轻抚。

    古清风闭着眼,单手扣着额头,听火德说着大西北的局势,说到赤字头大半分舵都与仙府有勾结的时候,他的脸上并没有流露出任何生气的表情,哪怕得知有几个分舵和雷云一样,光明睁大接受了仙朝的册封,他的脸上也没有流露出任何情绪,仿若这一切都与他无关一样。

    只是轻声说道:“我早就说过,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加入仙朝也好,仙府也罢,毕竟人各有志,莫说是赤字头的人加入,纵然是当年的赤霄人加入仙朝也无可厚非。”

    “赤霄人倒没有,他们都恨仙朝恨的要死,怎会加入仙朝,只不过浩劫之后,他们大多数都选择了隐居闭关,并不知道此事,后来还是二狗那小子一道赤霄令下去,才让这些隐居的赤霄人出了关。”

    “二狗?”古清风眉头一挑,问道:“你说的可是黑子?”

    “没错就是他,二狗那小子现在可了不得,以前是你们赤霄宗的七十二地煞之一,人称黑煞爷,现在这小子称霸大西北,人称大西北王,谁见了都得喊一声黑水老爷,现在可是咱们大西北的大人物。”

    “二狗啊……”

    古清风念叨着这个名字,思绪仿若回到了当年。

    他还清晰记得二狗当年是神州大地那边臭名昭著的强盗土匪,带着一帮兄弟杀富济贫,今儿个抢个暴发户,明儿个抢个土财主,后天再抢个大家族,甚至当年还抢到古清风的头上,也是那一次,两人算是不打不相识。

    “当年二狗那小子从神州大地回来之后,听说赤字头有几个分舵接受了仙朝的册封,他二话不说,直接把那几个接受册封的赤字头分舵给端了,随后一道赤霄地煞令,把隐居在大西北边疆的赤霄人召集了起来,准备灭了仙府呢,如若不是梅老苦口婆心的劝说,他就和仙府的人干起来了呢。”

    “这种事儿二狗那小子绝对干的出来,那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愣头青,甭说小小的仙府,就是仙朝,他也敢灭。【愛↑去△小↓說△網w  qu 】”话锋一转,古清风又道:“不过,你说的这个梅老是什么人?”

    “你小子连梅老也忘了?他也是你们赤霄宗的人啊!”

    “梅老?”古清风仔细想了想,还真没有什么印象,问道:“叫什么名字?”

    “梅老啊!梅山那个神神叨叨的老头儿,当年还是你小子把人家忽悠进赤霄宗的,你忘记了?当年你让二狗担任黑水旗的旗主,又怕二狗带着黑水旗的兄弟胡闹,特意派梅老过去帮二狗,梅老,梅山的老祖,号称梅半仙,对占卜一道挺在行的。”

    听火德这么一说,古清风一拍脑袋,笑道:“你直接说梅半仙不就得了,还梅老梅老的……他也在大西北?印象中那老头儿过惯了闲云野鹤的日子,当年他加入赤霄宗的确被我忽悠进去的,这么久过去,我还以为他会隐居呢。”

    “当年你小子被仙道审判的灰飞烟灭之后,梅老的确要隐居,不过却被老夫子劝了回来。”

    “怎么着?”

    “当年妖魔乱世的时候,老夫子让二狗镇守大西北,你也知道二狗那小子的性子,一言不合就要取人家的脑袋,老夫子也是怕二狗在大西北瞎胡闹,所以就劝说让梅老继续留下来看着二狗。”

    “还是老夫子深谋远虑啊。”古清风叹息道:“二狗那小子是他娘的土匪出身,他爹是,他爷爷也是,一家好几代都是干土匪的,这小子打娘胎里生出来身上就流淌着土匪的血,性如烈火,一点就燃,如若让他自己来镇守大西北,大西北现在就不是大西北了,绝对他娘的会变成土匪窝。”

    “那是以前,现在二狗那小子的性子收敛多了,虽然性子还是那么鲁莽,不过比以前好太多了,尤其是娶了媳妇之后,那简直……”

    “什么?”

    闻言,古清风很是惊讶,道:“二狗那小子都他娘的娶媳妇啦?”

    “那可不咋地!”

    “他娘的!这么大的事儿,老子居然不知道。”

    “是浩劫之后的事儿了,那时候你小子还不知道在哪潇洒呢。”

    “老子不过离开区区不到三百年,回来之后就已是物是人非,连二狗都他娘的娶上媳妇了,他那五大三粗,黑不溜秋的样儿,谁家的姑娘,怎么会看上他?”

    “谁说不是呢,这个问题老夫也想不明白,你是不知道二狗那小子的媳妇,长的真叫一个水灵,真叫一个端庄,也真叫一个贤淑,而且听说还是一位大小姐呢,和二狗站在一起,真是应了那句老话,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又水灵,又端庄又贤淑,还是大小姐,这么好的姑娘怎么会看上二狗?难不成那姑娘是个瞎子?”

    “瞎子个屁,人家姑娘除了脾气火爆了点,你挑不出其他毛病。”

    “脾气火爆?怎么个火爆法?”

    “我只知让二狗往东,二狗不敢往西,让二狗站着,二狗不敢坐着。”

    “真有这么邪乎?二狗那小子的脾气也不小啊。”

    “有些东西你不信不行,这就叫一物降一物,平时你别看二狗五大三粗的在外面威风八面的,回到家里见了媳妇那也是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个。”

    “他俩是怎么认识的?”

    “听说是梅老做的媒。”

    “如果是梅老做的媒,那这事儿就不奇怪了,梅老精通占卜之道,他一定把二狗的姻缘算的透透的,故意找了个能压得住二狗的媳妇。”

    “八成是这样。”

    “得,不知道也就罢了,既然知道了,二狗的喜酒,老子说什么也得喝上几碗才行。”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