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9章 太玄古佛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君璇玑真正的自己是什么?

    她迷失的又是什么?

    所谓的忘记又是什么?

    不懂。

    古清风也不想去思考这个问题,如果可以的话,他甚至不想见到君璇玑。

    “我忘记了……我什么都忘记了,我也迷失了,彻底的迷失了,但我还记得你……也记得那个属于我们二人的红尘世界,那是我现在仅有的记忆……我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迷失,又为什么会忘记……”

    三千白发在那张惊鸿之容,绝世之颜上飞舞着,一袭血衣在那虚虚实实的血色孤影中飞扬着……

    幽眸,彷徨而又茫然。

    “君璇玑,如果炎阳之心真的在你那里,你就给我吧,我不想再与你动手。”

    “不!你不懂,你也没有明白……”君璇玑微微摇首道:“我真的不知道你的炎阳之心究竟在不在我这里,我真的忘记了……”

    头疼。

    这是古清风现在的感觉。

    如果是别人,古清风一眼就能看穿其心。

    但是面对君璇玑,他是真的看不透,哪怕一点一丝一抹都看不透,以前是,现在依旧。

    莫说看不透君璇玑的内心,他现在连君璇玑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也都不知道。

    似虚似实?

    既非精神,也非元神,更不是灵魂。

    唯一知道的是君璇玑看起来很虚弱,他禁不住叹息一声,道:“你的真身呢……”

    “真身?不知道,忘记了……”

    “那你为什么会在太玄碑里面?”

    “太玄碑?不知道……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封印在太玄碑里面……我真的不知道……”

    听闻君璇玑被封印在太玄碑,古清风很是惊讶。

    “我为什么会被封印在太玄碑……为什么!究竟为什么……为什么……”君璇玑彷徨着,迷茫着,也呢喃着。

    君璇玑用力回忆着,神情异常痛苦,越回忆越痛苦,那一道血色孤影也变得飘忽不定起来……

    古清风就这么望着,无动于衷,他以前被君璇玑欺骗过一次,而且还是有生以来最痛苦的一次,上过一次当,他绝对不会上第二次。

    对于君璇玑这个神神叨叨的女人,他早已决定敬而远之。

    “不知道,忘记了……我真的忘记了……”

    君璇玑的表情愈发痛苦,她双手抱着头,血色孤影微微颤抖着,也越来越飘忽,如同快要熄灭的火焰一般,连同漫天的血色也在渐渐消失,悬挂在空中的那一轮孤月亦在若隐若现。

    “因果……”

    君璇玑的身影开始消散,她抬起头,望着古清风,道:“我什么都忘记了……我只记得你……记得属于我们二人的红尘世界,还有……还有因果,你的因果,你不要求索……求索你的因果……千万不要……”

    当漫天的血色消失,当一轮孤月消失,君璇玑的血色孤影也相继消失,唯有她那担忧而又彷徨的声音还在古清风的耳畔残留……

    “放弃……因果,好么……放弃……”

    残留的声音消失,如同曲终人散一般,君璇玑也彻底消失了……

    只留下古清风一人孤独的站在那里,他蹙着眉头,凝视着君璇玑消失的方向,就这么望着,越望内心越无法平静,越望内心越纠结,越纠结越无奈,越无奈越彷徨…

    闭上眼,深吸一口气。

    不知过了多久,当他再次睁开眼时,抬头望着夜空,也望着苍穹,呢喃道:“看来我这辈子是躲不开她了,躲来躲去,最后回到从前,还是被她堵在了路上……这就是所谓的命运吗?”

    “呵呵呵……”

    提起命运,古清风哑然失笑,摇摇头,又望着夜空苍穹,道;“如果这就是所谓的命中注定,那就命中注你大爷去吧!”

    说罢,他像似做了什么决定一样,大骂道:“不知道是不是上辈子欠她的,老子怎么就偏偏躲不开她呢,如果老子有一天死了,一定是死在君璇玑这个娘们儿手上!”

    话音落下,人已消失,转瞬之间已然出现在太玄碑下。

    这是一座高耸的石碑,看起来年代已久,很古老,古老的连古清风也看不出其年月,既不神圣,也不光明,更不纯净,有的只是一种古朴而又苍老的气息,很庄严,很肃穆……

    他闭上眼睛,仔细感受着,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渐渐浮上心间,那种感觉就像习惯了黑暗,突然之间被阳光笼罩一样,很不适应。

    这是佛息!

    而且还是一种令古清风都感到异常惊愕的佛息。

    在他的印象中,仙息是圣洁光明的,因为仙道本源就是如此。

    而佛息则是庄严肃穆的。

    仙息克制邪恶,是那种水火不相容的克制。

    而佛息虽然也克制邪恶,但并不像似仙息那般针尖对麦芒,更像是一种威严与包容,甚至接纳与度化。

    古清风这辈子接触过很多佛息,但从未遇见过像太玄碑这般古朴苍老又厚重的佛息。

    那真的很古朴,古朴的仿若与尘世格格不入。

    那也真的很古老,古老的如同一位从远古时代坐化至今的老僧一般。

    那也真的很厚重,厚重的让古清风有种压抑感,而且还有一种让他敬畏的感觉。

    这让他感到很是愕然。

    因为他修炼的是佛家大自在,讲究的是随心所欲,洒脱不羁,不敬天地,不畏神魔,纵然连生命,命运也不境。

    现在却对太玄碑生出一种敬畏的感觉。

    这玩意儿究竟是什么?

    不知。

    刚才君璇玑说她被封印在这里面。

    为何?

    因她入过魔?

    这太玄碑可不像镇压邪魔的封印。

    确切的说这压根就不是封印,至于是什么,古清风一时间也说不上来。

    他试着祭出神识仔细探查,结果却令她大为震惊。

    因为完全感应不到太玄碑的存在。

    不是探查不到,而是感应不到!

    怎么会这样!

    古清风的神识曾经以特殊之灵淬炼过,上可洞悉天机,下可探索地卦,只要他愿意,可观世界万物之本源,哪怕是主宰天地的三千大道,他也能够窥探。

    然而,现在却感应不到这座太玄碑的存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