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5章 来自太玄碑的声音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风云分舵园子里,火德抽着大烟袋,内心对古清风睁眼说瞎话的本事很是佩服。

    脸不红,气不喘,说的不仅有模有样,而且还煞有其事儿,就跟真的一样,那演技实在是无与伦比。

    在火德想来,如果不是自己知道这个家伙的身份,还真就被这小子蒙过去了。

    精神意志?

    亏他想的出来。

    在看看紫阳等赤霄人显然都被古清风卓越的演技骗了过去,都信以为真。

    的确。

    他们没有理由怀疑,也找不到任何怀疑的理由。

    此刻一个个都像丢了魂儿一样,极其失落的跪在地上。

    一直以来他们都希望赤霄君王还活着,也一直希望这辈子还能再见到赤霄君王。

    哪怕他们知道不可能,哪怕他们曾经亲眼目睹赤霄君王被仙道审判的灰飞烟灭,也依旧希望赤霄君王还活着……直至此刻听古清风说赤霄君王仅存的一抹精神意志溃散消失,紫阳等赤霄人的希望也随之破灭,失魂落魄的跪在地上,眼眶当即湿润,哭的老泪纵横。

    如此一幕,让苏婳、蓝菲儿等人很是动容,在他们的印象中,赤霄人都是一身傲骨铁铮铮的英雄,也是一路从血海里趟出来的豪杰,原以为他们冷酷无情,杀人如麻,谁也不曾想到得知赤霄君王仅存的一抹精神意志消散之后,他们会哭的这般伤心。

    对面。

    古清风依旧随意坐着,自斟自饮,他没有开口劝,也不知如何劝。

    当年他之所以选择诈死,为的就是不想连累赤霄宗的这帮兄弟。

    他很清楚,自己当年犯下的罪恶实在太多也太大了,仙道不会饶恕自己,天道更不会,他不想连累任何人,尤其是这帮当年跟随自己一起闯天下的兄弟。

    当年是这样。

    后来飞升天界所干的那些勾当,若论罪恶程度,比之在这方世界干的勾当还罪恶十倍百倍都不止。

    虽说侥幸从上古浩劫中活了下来,但也只是侥幸而已,现在天地本源正在重生,诸般大道都在重衍,一旦天地本源重生完成,诸般大道稳定之后,到时候会降下何等恐怖的审判,古清风也不知道。

    更让他无奈的是,本就一身罪恶,现在又修出一个邪气冲天的神秘心脏,不得以之下,又弄出无尽的太极金丹……

    古清风心里很明白,自己在这条罪恶之路上可谓是越陷越深,甭说这辈子,十辈子恐怕都洗不净这一身罪恶。

    如此之下,他自然不想连累任何人。

    紫阳用袖子抹了一把泪水,红着眼问道:“公子,敢问……敢问君王临……临走之前可曾有什么交代?”

    “他让我送给你们四个字。”古清风沉吟片刻,沉声说道:“平淡是真……”

    “平淡是真……”

    紫阳等赤霄人呢喃着四个字,像似懂得了,又像似不懂……

    “我想赤霄君王的意思,是让你们忘记过去,回归平淡,修行修行,修的是心也非心,行的是道也不是道,求的是真也非真……”

    紫阳等赤霄人或许懂得平淡是真,至于所谓修心非信,行道非道,求真非真,他们不懂……

    莫说他们不懂,苏婳也不懂,只觉得这句话很矛盾也很深奥……

    “尘归尘,土归土,古天狼死了也就死了,你们也无需太过悲伤。”

    古清风站起身,狠狠的伸了一个懒腰,道:“死者已死,咱们这些生者还得继续活着不是……”

    话音落下,突然之间,天空之中不知从什么地方传来一道笑声。

    “呵呵呵呵……”

    笑声很古怪,如从九天传来,又如从九幽传来,仿若来自四面八方,又如来自远古一般虚无而飘渺。

    “尘归尘,土归土……呵呵呵……”

    “死者已死,生者继续活……呵呵呵……”

    “古天狼死了……呵呵呵……”

    虚无缥缈的笑声像似在嘲笑什么,又像似在讽刺什么,紫阳等人都不知道笑声从什么地方传来,他们张望着,祭出神识探查着,却是根本探查不到声音的源头。

    此间,古清风望着西方,其他人或许探查不出来,但他知道,这声音来自九华同盟,确切的说来自那座他一直想去却一直没有去面对的太玄碑。

    他望着,就这么望着,眉头皱的很深,幽眸也闪烁着复杂的色彩。

    那是一种纠结,也是一种无奈。

    笑声似乎是一个女人。

    至少,听起来是如此。

    她继续大笑着,声音再次从四面八方袭来:

    一代奇才古天狼

    赤炎岭下惊四方

    疯魔路上把仙葬

    笑傲赤霄震八荒

    一曲审判天下殇

    从此世上无君王

    当女子虚无缥缈的声音传来,紫阳等人心头一怔,他们都知道这是赤霄君王陵园墓碑上雕刻的诗词。

    “赤霄君王……呵呵呵呵……”

    女子的声音充满了嘲笑的意味,不知道是在嘲笑古清风,还是在嘲笑所谓的赤霄君王。

    “我且问你,赤霄君王古天狼当真已经死了?”

    古清风沉默不语,只是望着位于西方的那座太玄碑。

    “我再问你,赤霄君王古天狼有没有死……”

    女子的声音再传来,足足过了许久,古清风才回应道:“他死了……”

    刚回应,女子肆无忌惮的大笑声就如狂风暴雨般席卷而来,笑的更加讽刺,更加鄙视。

    “我再问你,赤霄君王有没有死……”

    这一次,古清风不假思索的回应道:“死了……”

    女子的笑声更加肆无忌惮,笑的也更加讽刺,更加鄙视。

    “我再问你……赤霄君王古天狼有没有死!”

    “死了……”

    一次,两次,十次……

    女子就这么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反反复复询问着,而古清风每次的回答都一样,仅仅两个字,死了,只是他每一次回应之后,女子都会放声大笑,笑的一次比一次讽刺。

    不知道女子究竟问了多少次,也不知道古清风究竟回应了多少次。

    “你说他死了他就死了……死了好啊!死了好……死了真好啊……像他这种狼心狗肺冷酷无情骗天骗地骗感情的死骗子负心汉,死了真是活该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