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4章 绛珠老祖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望着六壬山上满地的尸首,十大门派、三洞五山、两大分舵的其他人,有一个算一个,没有敢说话,甚至没有人敢呼吸。

    天空之中,乌云在凝聚,大日早已消失,暮色降临,黑暗越来越近。

    静,无边的静。

    寂,无尽的寂。

    此间的静寂,笼罩在每个人的心头,让所有人都陷入一种无尽的恐惧之中。

    那古清风,伫立在当空之中。

    一袭似雪的白衣朴素又干净,没有侵染一丝血迹。

    黑发在那张冷峻的脸庞上随风乱舞着,一双森然的眼眸横扫当场,睥睨的眼神,霸绝冷酷,震人心神,又慑人灵魂,没有人敢与对视,但凡触及到他的眼神,无不惊恐的低下头。

    “谁还来?”

    他的声音传来,声不浩大,音不威武,却是令全场所有人都为之一震。

    谁还来?

    风回掌门被其三掌暴毙,十余元婴境界的太上长老被其一招绞杀,万余风回弟子,死伤无数。

    如此之下,谁又敢来?

    答案是肯定的。

    没有人敢。

    这时。

    一道人影划破虚空,呼啸而来。

    是一个穿着紫衣华府,身材有些发胖的老者。

    老者御风而来,身上灵息浩瀚如海,周身光华千变万化,气势尤为惊人。

    场内很多人并不认识这老者,但是认识之人,看见老者的时候皆是一惊。

    老者不是别人,正是绛珠山老祖,道号南青真人,是一位修炼了三千多年的元婴老怪,一身灵力真正的深不可测。

    并非每一位修炼数千年的元婴高手都有资格被冠上老怪的名头。

    唯有紫府元婴,开始‘变化’之后,才有资格被称为老怪。

    这是一道坎。

    是很多元婴高手都触不可及的坎儿,也是一道壁垒。

    跨不过这一道壁垒,修为止步于此,一旦跨过,元婴就可以变化无穷,其后每一变,自身灵力都会疯狂暴涨,毫不夸张的说,每一位元婴老怪的灵力都如大海一般的浩瀚强大。

    而众所周知,这绛珠老祖在浩劫之前就已是四方大域赫赫有名的一代高手。

    但凡上点年纪的人几乎都听过他的大名。

    凭借变化元婴,浩瀚的灵力,通玄仙艺,挥手间抹杀千人不在话下,屠人满门,灭人门派,这绛珠老祖在当年也是四方大域响当当的大人物,最为辉煌的一战,曾经一招大海无量的通玄武功,当场抹杀千军万马,甚是恐怖。

    奈何。

    当年招惹了赤霄君王,被吊打了三天三夜,从此归隐,足足五百年,很少露面。【愛↑去△小↓說△網w  qu 】

    若非绛珠山的传人弟子萧凡祭出信符,怕是这位归隐多年的元婴老怪也不会如此火急火燎的赶过来。

    “怎么回事!这里他娘的……发生了什么事情!”

    绛珠老祖赶过来,望着地上风回派万余之人死伤无双,纵然他修炼三千年,当年也是杀人如麻的主儿,也不禁被这一幕惊的脸色大变。

    “老祖!老祖!”

    夏盼儿看见绛珠老祖的时候,激动又担忧,不顾一切的冲过去。

    “小莲,你……没事吧。”

    绛珠老祖见到夏盼儿,内心一颗悬着的石头这才落地,旋即又想起了什么,问道:“萧凡呢。”

    “萧凡师兄他……”

    夏盼儿扑在绛珠老祖的怀里,不知如何开口。

    “老祖,老祖……”

    有人呼喊老祖,绛珠老祖张望过去,发现呼喊他的那人,双臂四肢皆已血肉模糊,只剩下头颅和身体竖在血泊里,定睛一看,正是萧凡。

    “凡儿!”

    看见弟子萧凡,绛珠老祖瞬间而至,双目顿时赤红,查看之下,萧凡不仅四肢模糊,修为也废了,人只剩下一口气。

    “谁干的!是哪个王八羔动的手,老子要灭他满门啊!”

    哗!

    绛珠老祖大怒之下,周身光华疯狂闪烁,滚滚灵力爆发开来,似若海啸一般,冲天而起,震的当空之中的灵气瞬间溃散,也震得整座六壬山都在剧烈晃动,狂暴的怒吼声,更是震的人头晕目眩。

    “南青老前辈,是他!是那邪魔动的手!”

    “绛珠老祖,此邪魔杀害了我们很多弟子,你定然要为我等主持公道啊!”

    “老祖,风回派万余人都是这邪魔杀的,您老人家一定要杀了他!”

    “老前辈,石通老爷子也邪魔所杀,求您老人家快快出手,将邪魔斩杀啊!”

    十大门派、三洞五山的人立即围过来,就像抓到救命稻草一样,纷纷怒斥着古清风的罪行。

    一听风回派万余人都被古清风所杀,连石通老爷子也被杀害。

    绛珠老祖不禁倒吸一口冷气,双目怒瞪,强忍着心头的骇然,看向当空之中的古清风,越看眉头皱的越深,越看眼中的惊骇就越盛,越看脸色就越不自然。

    “你!是!什!么!人!”

    嗖的一声,绛珠老祖飞身到空中,死死盯着古清风,一字一顿,凝声厉道。

    “你是南青?”

    古清风负手伫立,望着他,淡淡的问了一句:“绛珠山的南青?”

    “老子就是绛珠山的南青!”

    绛珠老祖虽然愤怒,但并未及时动手,毕竟修炼了三千年,自然不是冲动之人,一个紫府修为的年轻人,抹杀了风回派万余人,纵然他是元婴老怪也不得不忌惮。

    当然。

    忌惮归忌惮。

    也只是忌惮而已。

    还远远谈不上害怕,三千年来,绛珠老祖走南闯北,被他杀过的人,少说也有十万之多,什么妖魔鬼怪,天才奇才也被他坑杀了不少,指着古清风,喝道:“王八羔子,为何要杀害我绛珠山弟子!”

    “杀了便杀了,你又待如何。”

    “王八羔子!”绛珠老祖阴测测的盯着,咬牙切齿的说道:“我看你是找死!”

    “呵!”

    古清风嘴角忽然划过一抹笑意,道:“南青,你有这个胆子吗?”

    不知为何,望着古清风嘴角那一抹邪然的笑意,南青的心头莫名其妙的闪过一抹害怕,尤其是触及到古清风那双幽暗的眼眸时,更是令他的灵魂都有些畏惧。

    “王八羔子!你到底是什么人!”

    南青心生惧怕,有些忌惮。

    “你看我是什么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