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4章 知错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那白衣男子古清风伫立场内,神情漠然,双眸冷酷。【愛↑去△小↓說△網w  qu 】

    暮色已然降临,静寂笼罩全场。

    无人敢动,无人敢言语。

    他望着火云、风云两大分舵的长老,一句话一个字也没有,只是微微一抬手,掌心赫然出现一团黑雾,黑雾像似凝聚的乌云一样,诡异又令人恐惧。

    紧接着,风云、火云两大分舵的长老浑身灵力被乌云吸了进去。

    他在做什么?

    他竟然……竟然在吸食这些人的灵力!

    不!

    不止是灵力,因为所有人都看的清清楚楚,风云、火云分舵的长老不仅灵力在流逝,毛发开始脱落,皮膜开始枯萎,整个人都开始苍老起来。

    天呐!

    他不但吸食这些人的灵力,连同精气神也在一并吸食了!

    “古……古清风,你不能……不能这么做!”

    蓝菲儿惊慌喊叫。

    “既然你们说我是邪修,那么我就是邪修,如果我不干点邪恶的手段,又怎会对得起邪修二字。”

    风云、火云两大分舵的长老们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紫府在极速溃散着,金丹在极速萎缩着,灵力也更是在极速流逝,同时他们也在极速衰老着,他们挣扎着,可惜根本没有用,只会加剧衰老。

    “不!不——不要……”

    “邪魔啊!好狠的邪魔啊……”

    “你会死,待我们分舵舵主到来,便是你的死期啊——”

    见此一幕。

    蓝菲儿也当场吓瘫了,连心性冷淡的水云若也吓的目露恐惧,二人指着古清风颤颤巍巍的说道。

    “古清风……你怎能……怎能这样做……”

    “他们固然……固然有错,可你也不至于……吸食……吸食他们……”

    古清风没有看二人,只是淡淡的回应道:“我说过,老子从来就没有挨打的习惯,以前没有,现在没有,以后也不会有,既然敢动手,那就要承受动手的代价。”

    “我求……我求求你,饶了他们吧……”

    蓝菲儿哭喊着恳求着。

    “饶了他们?刚才动手的时候,他们为何不饶我?”古清风的声音没有任何情绪色彩,喜怒哀乐皆没有,有的只是平淡,仿佛此间他不是在吸食这些人的精气神,而是在做一件很普通的事情一样。

    “饶恕他们是佛主的事情,与我无关,我不是佛,我也不信佛,更没有慈悲心。”

    古清风挥臂之时,风云火云两大分舵的十多位长老体内灵力、精气神彻底被他抽了个干干仅仅,十多位长老瘫痪在地上,身上的毛发已然脱落,皮膜枯萎如老树一般,双眼凹陷,眼中无神,张着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是剩出气,没有进气。【愛↑去△小↓說△網w  qu 】

    没有完,也不会完。

    场内,两百余人死的死,伤的伤,狼狈不堪,壬申、萧凡、金灿等掌储传人弟子吓的大小便失禁,而那些长老虽然没有如此狼狈,却也是浑身是血的瘫痪在血泊里,一个个浑身都在止不住的害怕颤抖着。

    尤其是古清风脚下的风回派十多位长老。

    风回派是乃琉璃大域第一门派,而今日来参加宴会的十多位长老也都是琉璃大域威名赫赫的前辈高手,尤其是为首的白虹、金宇二人,在琉璃大域都是响当当的人物,如今瘫痪在地,连头也不敢抬。

    突然,古清风的声音传来。

    “我可与你们有仇?”

    他的声音很平淡,也很幽静。

    然而,就是这种平淡,这种幽静,传入风回派十多位长老耳中,令他们如坠万丈深渊一般,心神瞬间溃散,灵魂都有一种被碾压的感觉。

    “说!”

    又一个字传来,更平淡,更幽静,而风回派的十多位长老颤抖的更加厉害,不!那已经不是在颤抖,整个人就像遭到雷击一样,浑身都在抽搐。

    “没……没有……”

    白虹身为大长老,强忍着心头的恐惧,恐惧的回应道。

    “既然我与你们无冤无仇,为何要动手?杀机还那么强盛,你就那么想杀了我?”

    “我……你……我……请赤炎公子……高抬贵手,在下知道……错了……”

    “错了?”原本平静的古清风,突然变得冷厉森然起来,怒喝道:“动杀机的时候你耀武扬威,等死的时候你才知错,早干嘛去了!”话音落下,砰的一声,手起掌落,白虹长老的头颅粉碎。

    “你!你!你!还有你!统统滚过来受死!”

    砰!砰!砰!砰!

    风回派十多位长老,被古清风当场击毙了九位。

    古清风一把将金宇长老揪起来,金宇长老吓的魂飞魄散,喊道:“赤炎、赤炎公子,我……我并没有想要杀你……”

    “不然,你以为你凭什么能活着!”古清风一把将金宇仍到地上,喝道:“既然火云风云分舵都把他们舵主喊了过来,也不差你一个,把风回派的人有一个算一个,统统喊过来!”

    “你……”

    金宇长老愣在那里,连大气不敢喘,又怎敢祭出信符。

    “怎么着?手里攥着信符,不是想喊人吗?为何不祭?”

    什么!

    金宇长老吓的满脸扭曲,身体抽搐的更加厉害,他手里的确攥着信符,也不是不想祭出信符喊人,只是亲眼目睹火云风云分舵祭出信符的下场,他又怎敢祭信符?

    “把你手里的信符给我祭出来,不然老子现在就宰了你!”

    “你……”

    金宇长老不敢,摇头道:“赤炎公子且放心,在下……在下绝对不会祭出信符,今日之事,在下向你保证,我们风回派也绝对不会找您的麻烦!”

    “记住你自己说的话,人的生命只有一次。”

    古清风连看也没有看金宇长老,眼眸一扫,望着场内琉璃大域十大门派,山洞五山的人,道:“还有你们,十大门派也好,三洞五山也罢,省的你们老祖事后再满世界找我,今儿个老子就在这里等着,把你们亲爹,老祖全家,能喊的全部喊过来。”

    和风回派的金宇长老一样,没有人祭出,确切说没有人敢祭出。

    “今儿个看在石通老爷子的面子上,老子不想在这里大开杀戒,下山给我滚,此事到此为止。”

    “机会我也给过你们,现在老子让你们祭出信符,你们不祭,若是事后再祭出信符喊你们老祖,到时候就算你们想死,老子也不会给你们机会!”

    说罢,古清风纵身消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