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3章 薄情君王痴情妃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六壬山上,一座凉亭。

    一位白衣男子坐在石凳上,双手在古琴上乱舞,十根手指在琴弦之间一划而过,美妙的琴声徐徐传出,曲中玄妙,意境连连,如诗亦如画,更如花前月下,又如海枯石烂……

    对面。

    一位女子正在翩翩起舞,女子容貌平平,身形却是无比曼妙,长发飘飘,轻舞之时着实迷人,只是那双似水的眼眸之中却是蕴含着数之不尽的震撼。

    是的。

    震撼。

    数之不尽。

    辰月在翩翩起舞,舞的是贵妃醉酒诱君王,内心早已被古清风所奏的这一曲凰求凤震撼的无法言语,她没想到古清风会弹奏这首曲子,更没有想到还能弹出曲中玄妙,更加令她难以置信的是,她觉得这已经不简简单单是曲中玄妙那么简单,古清风甚至弹出了曲中意境。

    至于是不是,辰月不知道。

    因为她从未听过别人弹出这首曲子的意境。

    只是这种感觉很像。

    沉侵在琴声之中,身姿随着琴声而舞动,心神也仿若陷入其中。

    她很清楚,这首曲子是当年世尊娘娘君璇玑为像赤霄君王古天狼表达爱意所谱写的曲子,而这一刻她甚至能从曲子中亲身感受到世尊娘娘的心情,那是一种很复杂的心情。

    似爱意。

    似恨意。

    更似幽怨。

    三分爱意,三分恨意,四分幽怨。

    爱的很无奈,恨的很纠结,幽怨的很彷徨。

    关于赤霄君王和世尊娘娘的事迹,辰月从小听到大,再也熟悉不过,传闻之中,当年君璇玑,被仙道钦赐为九天玄女,而后更是上受天命,守护这方世界,世尊之名也因此而来。

    听说当年,赤霄君王在这方世界笑傲天下,上逆天道,下斩仙魔,身为九天玄女,又是上受天命守护这方世界,世尊娘娘前去诛杀君王……听说二人足足打了很长时间,打的天昏地暗,谁也奈何不了谁。

    后来赤霄君王,更是做出一件惊天动地的事情,他在仙道降下审判的时候,硬扛着仙道审判,伫立在九霄云端,为世尊娘娘谱写了一曲凤求凰。

    当时很多人都以为赤霄君王爱上了世尊娘娘,就连世尊娘娘自己也是这么认为。

    直至后来,大家才知道,那从一开始就没有什么爱意,完全是赤霄君王故意调戏世尊娘娘,更为挑衅仙道,扛着仙道审判,向仙道钦赐的九天玄女表达爱意,这不是挑衅是什么?

    当世尊娘娘知道真相之后,已然迟了……因为她已然彻头彻尾的爱上了赤霄君王。

    可惜的是。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君王一曲凤求凰只为调戏世尊娘娘,只为挑衅仙道,根本没有任何爱意。

    后来……

    世尊娘娘依旧在满世界的找着赤霄君王,和当年一样,只不过不是追杀,而是追逐。

    那一日得知君王归来。

    世尊娘娘狂饮九幽魔魂酒,麻痹灵魂,醉乱心神,踏入赤霄宗,见到赤霄君王,一句话也没有说,只谱写了这一曲凰求凤!

    这便是人尽皆知的古君劫,又称薄情君王痴情妃,一段很纠结的故事。

    纠结的让翩翩起舞的辰月越来越愤怒,越来不甘,是为世尊娘娘愤怒,也是为世尊娘娘不甘,听着听着,她实在跳不下去了,生气的说道:“不跳了!”

    琴声噶然而至,古清风眉头一挑,问道:“正跳的起劲儿,怎么不跳了?”

    “我原以为关于赤霄君王和世尊娘娘的事情并不像传言当中那么曲折,直至今天我才知道,的确没有传言中那么曲折,而是比传言中更曲折。”

    一想到刚才沉侵在曲中玄妙的时候,辰月就气的咬牙切齿,怒然道:“世尊娘娘真是太可怜了!赤霄君王实在太可恶了,戏弄娘娘的感情,,可恶!可恶!可恶至极!”

    “妹子,怎么说话呢,什么叫戏弄感情?”

    古清风慢悠悠的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笑道:“这其中是非曲折,除了古天狼和君璇玑本人之外,其他人又怎能清楚!”

    “男人没一个好东西,怪不得你们这些男人一个个多把赤霄君王奉为神!哼!赤霄君王真是太可恶,为了挑衅仙道,调戏娘娘……后来娘娘当真,他却不认账……简直就是史上天字号渣男……”

    古清风摇头无语,道:“君璇玑没你们想的那么单纯……那娘们儿手段阴着呢……你真以为古天狼当年调戏她,她会当真啊?她那是故意的,为的就是让古天狼以为是真的……然后杀人诛心……”

    “你个暴发户竟敢……竟敢说师尊娘娘是娘们儿……你!你个可恶的暴发户!我不准你这么说世尊娘娘!”

    “她本来就是个娘们儿,难道不是吗?”古清风站起身,伸了一个懒腰,笑吟吟的说道:“君璇玑当年一直想杀了古天狼,可惜啊,她杀不了,只好想出这么一个馊主意,为了让古天狼信以为真,她故意谱写了这首凰求凤……那真是费尽心思……不折手段啊……”

    古清风提起那支装有海蓝之月美酒的酒壶,又给自己倒了一杯,拨动着古琴的琴弦,感叹道:“别说,君璇玑那娘们儿还真有两把刷子,当年一曲凰求凤,还真就差点把我……把古天狼骗过去了呢……就差那么一点啊……就那么一点……”

    直至现在想起当年的事情,古清风还心有余悸,正如他所说的那样,君璇玑一曲凰求凤,还真就差那么一点让他沦陷,还好,及时醒悟,若非如此,怕是早就被那娘们儿玩死了……

    “女人啊……如果玩起心机来,那真是可怕的很……七情六欲完全是随心而动,既卖得了真心,也舍得下灵魂,真真假假,假假真真,骗自己,骗真心,骗灵魂,什么都能干得出来……”

    辰月正想破口大骂眼前这个极其不要脸的家伙,蓦然,她发现自己先前盛的那杯海蓝之月不知何时被古清风喝掉了,强压着心头的惊喜,像似不敢相信,试着问道:“你……你把那杯海蓝之月喝了?”

    “没错,喝了……”

    话音落下,辰月忍不住得意的哈哈哈大笑起来,指着古清风,道:“暴发户啊暴发户,你也有今天?你知道姑奶奶是谁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