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8章 暴发户来了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六壬山下,一辆辆豪华气派的灵兽大辇,很是热闹。【愛↑去△小↓說△網w  qu 】

    这玩意儿自古以来就不是简简单单的大辇那么简单,很多时候都代表着一种身份地位的象征,同时也起到一种威慑的作用。

    那些大门派大家族进进出出的时候不是虎狼大辇,就是白鹤大辇,灵兽越是强大,从某种意义上说里面坐的人身份越是不普通。

    像火云分舵的人前来之时乘坐的乃是火云吉象,这种灵兽一般的地方没有,所以,见到火云吉象的大辇必然是火云分舵的人。

    当古清风做乘坐的驷马大辇驶入六壬山下时,与周边各大门派的豪华大辇显得格格不入。

    “公子爷,六壬山到了。”

    费奎拉开帘子说了一句。

    古清风走出来,瞧了瞧悬挂在天空的一轮太阳,伸了一个懒腰,望着眼前的六壬山,满满的都是回忆,思绪也不由回到几百年前的少年时代。

    当年听说石通老爷子号称琉璃大域的阵法第一人,古清风为磨练自己的阵法造诣,故意挑衅,挖坑下绊布陷阱,前前后后折腾了半年之久,最后还是被老爷子逮到了。

    老爷子非但没有责怪,反而还将其留在山上悉心教导。

    他年少之时,被云霞派逐出之后,一直孤独一人,不管是武功还是法术还是阵法,都是一个人参悟,为此走了很多弯路,由于缺乏基础,很多东西都不明白也参悟不透。

    当年虽然只是跟着老爷子修习了半年时间,不过却打下了良好的基础,若非如此,他的阵法造诣也不会在往后的几年突飞猛进,更不会在一次次被围剿的时候化险为夷。

    对此,古清风内心非常感激,这份恩情也一直牢记在心。

    不然的话,以他的性子,又怎会加入什么四方会,更不会参加这所谓的四方宴会。

    “走,进去瞧瞧。”

    古清风从驷马大辇上跳下来,正欲向六壬山走过去,突然感觉到不对劲儿,就在刚才紫府丹田发生异变,尽管只是一瞬即逝,还是被他察觉到,立即意沉丹田,进行查看。

    紫府之内,亦如一个紫幽色的火焰世界疯狂燃烧着。

    浩瀚狂暴的浑浊灵力宛如滚滚流浆一般沸腾着。

    大自然彩灵种子依旧在生生不息的衍变衍化着。

    先前随着大道流浆莫名其妙出现在紫府内的一颗孤星也依旧安安静静的印在那里,一动不动,毫无生机。

    古清风知道也非常确定刚才的异变是这颗孤星引起的,那一瞬间这颗灰暗的孤星出现了生机,但是很快生机又消失。

    古清风详细探查了一遍,并没有发现什么。

    这玩意儿究竟是什么,他不清楚。

    刚才又为何出现生机,他也有些迷惑。

    “公子爷?您没事吧?”

    费奎发现古清风脸色有些不对劲儿,担忧的问道。

    古清风摇摇头,示意自己无碍。

    六壬山下。

    石通老爷子陪同火云、风云两大分舵上山,还未下来,大弟子飞鹤正在招待着宾客,壬申、壬午、壬戌等人也在先聊着。

    突然。

    壬戌看见了正向这边走来的古清风,或许是有些不敢相信,他又仔细看了一遍,当确认就是在六壬府前打伤自己的那个暴发户时,壬戌顿时神情大变,冷厉道:“姓古的暴发户竟然真的来了!”

    嗯?

    姓古?暴发户?

    壬申、壬午等人以前都没有见过古清风,听壬戌这么一说,不由心下好奇,张望过去,望着那个闲庭信步悠闲走来的白衣男子,壬申疑惑的问道:“他就是古清风?”

    “我以为有什么了不起,看来也不过如此。”壬午很是不屑,道:“要气质没气质,要气势没气势,要先天没先天,要彩灵也没彩灵,区区不过紫府修为,这等人竟然也能在炎阳大域呼风唤雨,当真是让我难以相信,看来还真是一个走了****运的暴发户。”

    在这方世界,如若不是轮回转世,又非夺舍重生,既没有先天,又无彩灵,修为又不高,实力却诡异至强的话,那么只有一个可能,正如壬午所说的那般,走了****运,得到了什么奇遇。

    “姓古的!”

    壬戌冲过去,冷笑道:“你可记得本公子?”

    “当然。”古清风笑道:“你是石通老爷子的徒孙吗,上次见过面,怎会不记得。”

    “你记得就好,本公子以为你不敢来了呢!”

    “这有什么不敢的。”

    瞧着对面极其不善的壬戌,古清风感到好笑又无奈,同时也表示理解,更不会与其比较,他也年轻过,年轻的时候比任何人都狂妄都嚣张。

    “真是好大的口气。”

    壬申走来,凝视着古清风,微微淡笑道:“先前在六壬府门前打了我们六壬山的弟子,今日又这般大摇大摆的来参加宴会,你的胆子倒是挺大。”

    “没办法,我这人向来就是傻大胆,况且上次只是一个误会,不是都解释清楚了嘛。”

    “你说误会就是误会?你算老几?”壬戌瞪着眼睛,甚为嚣张,喝道:“你也不打听打听在这四方大域,谁敢动本公子一根毫毛?”

    古清风笑吟吟的问道:“那你们想怎么着?”

    “给我跪下!”壬戌指着脚下,狂傲道:“如若不然,今日让你有来无回。”

    古清风哑然失笑,微微摇首,问道:“石通老爷子呢?”

    “老爷子也是你想见就能见的?”壬戌又喝道:“我说给我跪下,你没听见是吧?”

    “壬戌,不得放肆!”

    石通老爷子的大弟子飞鹤与杨管家走了过来,怒斥了壬戌一声,而后又立即向古清风表达歉意,担心壬戌等人又找古清风的麻烦,赶紧杨管家将古清风送上山去。

    “大师伯,上次这姓古的暴发户在六壬府门前将我打伤的事情,你又不是不知道,为什么还要阻止我!”

    “你们真是胡闹,幸好老爷子不在,不然有你们好受。”飞鹤训斥道:“现在临近年关,百年之期马上就要到来,九华同盟那么强大,我们四方会正在用人之际,岂能因小失大?”

    “那姓古的无非就是一个暴发户,这种人一抓一大把,要他做什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