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5章 凤凰后裔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此间。

    辰月站在塔顶一个角落里,将小莲紧紧的护在身后,她的周身四道九重流彩交错闪烁,大自然威势亦是一重比一重高,滚滚灵力爆发而出,不再是金丹五十四转,而是九九八十一转。

    辰月是恐怖。

    四境大圆满九重流彩。

    金丹大圆满八十一转。

    放眼整个四方大域,此等实力,绝对是寥寥无几。

    然。

    即便如此,辰月依旧被压制在角落里,不敢动,因为她的四境九重流彩大自然威势刚祭出就被碾压溃散,金丹八十一转灵力也是如此。

    哪怕她将四境九重流转完美融合在一起,形成真正意义的大自然流彩守护,依旧扛不住。

    强大的大自然威势在漫天的浑浊光华之中,宛如寒风中的蜡烛一般,亦如阳光下的泡沫,仿若随时都可能溃散消失。

    她神情惊骇,双眸之中尽是恐惧,不敢想,也想象不出来,一个只有紫府修为的人,为何灵力会如此恐怖。

    是的。

    紫府。

    她能清晰感应到这种灵力蕴含着紫府之息,连金丹都没有凝结,很纯粹的紫府灵力。

    通常来说,这种灵力是没有什么威力可言的,因为金丹修行之人的根本,乃至精华所在。

    连金丹都不是。

    灵力怎会如此浩瀚?

    这是真的浩瀚。

    浩瀚的无穷无尽。

    更加令辰月想不明白的是,一个人的灵力越浑浊,越没有凝聚力,也没有爆发力,软如海绵。

    而这个人呢。

    灵力要多浑浊有多浑浊,浑浊的犹如泥潭一样,就是这般浑浊的灵力,却堪比火山岩浆一样狂暴,那真的如岩浆一般,灵力在滚滚沸腾着。

    这是什么灵力?

    辰月从未见过,也从未听说过。

    更为恐怖的是。

    沸腾的浑浊灵力之中竟然还蕴含着数之不尽的闪电霹雳,很渺小的闪电,渺小的就像数不尽的火花一样,密密麻麻,到处都是。

    辰月不知道一个人的灵力之中为何会蕴含火花闪电。

    她也从未见过,从未听说过。

    这是什么火花闪电,她不知道,只觉得很恐怖很恐怖,恐怖的那种霹雳啪啦的脆响声,不仅将她的大自然威势震的扭曲模糊,也震的她的灵魂都在害怕颤抖着。

    浑浊的灵力充斥着塔顶大殿。

    漫天的火花闪电疯狂霹雳着。

    那白衣男子一手负在身后,紧紧握着金色石头,一手挡着一道玄妙的佛家大手印。

    他站着,衣袂凛凛作响,黑发发丝肆意乱舞。

    一张俊秀的脸庞上,神情之中并没有多大的变化,只是悠然不再,换之出现的是一种漠然,他望着佛家大手印,微微摇首,略显无奈,轻笑道:“枉你还是佛门中人,执念竟然这么重……”

    话音落下。

    古清风挡着佛家大手印的那只手轻轻一翻,霎时,整个大殿的灵力都随之旋转起来,疯狂向手掌凝聚。

    “给我滚回去!”

    只见他的手掌猛然一震,浑浊的灵力骤然爆发,佛家大手印顷刻间被震的烟消云散,大殿四周墙壁上的经文也被震尽数消失。

    当古清风收回灵力,塔顶也恢复如初,白鹤、卓峰、叶柔等人皆是趴在地上,浑身是血,一个个都没了意识,不知是死是活。

    角落里。

    辰月娇脸煞白,重重喘息着,万分紧张的盯着古清风,而在她的身后,小莲早已吓得说不出话来,躲在辰月的身后,吓得浑身瑟瑟发抖。

    古清风转过身,扫了一眼白鹤等人,而后看向辰月。

    此间的辰月与先前大不一样,先前的她容貌平平,而现在的她拥有精致的容颜,美的端庄大气,只不过脸色有些难看,一双美眸也充斥着恐慌,刚才为了抵挡古清风的灵力,她的金丹已经有些枯竭,真身也有些虚脱。

    发现古清风盯着自己,原本就紧张的她,骤然变得更加害怕,尽管她极力掩饰着心中的恐惧,却依旧没有什么作用,尤其是被古清风那双幽眸盯着,她觉得自己的灵魂都仿若被看穿看透了一样,浑身上下没有任何秘密可言。

    辰月深吸一口气,凝声问道::“你……你要做什么。”

    “你猜呢?”

    古清风掏出妖果儿吃了一颗,嘴角噙着不怀好意的邪笑。

    “告诉你,我并不怕你!”

    辰月的真身不知什么时候燃起一种火焰,并不是光华,而是真的火焰,火红色,甚为鲜亮,更为奇特的是火焰在她身后凝聚,仿若形成一双火色翅膀一样。

    “哟,妹子,没看出来啊,还是火鸡后裔呢,传承的还是火鸟血脉。”

    古清风肆无忌惮的在辰月身上扫来扫去,玩味的笑道:“虽然血脉不是太纯正,血统也不是太高,不过也还算凑合。”

    “你!”

    辰月既惊又怕又骇然,同时内心也是无比愤怒,自己一直引以为傲的凤凰血脉,是何等的高贵,怎么在他嘴里竟然成了火鸡?

    若是换做其他人这般羞辱自己的血脉,她早就出手,但是面对眼前这个神秘至极,又诡异万分的古清风,辰月是打心底里发怵。

    “凤凰的嫡系后裔,不知道躲在哪个角落安享晚年呢,血脉旁支倒是四处开枝散叶,没个一千,也有八百种吧,妹子,祭出你的血脉,让爷端详端详,瞧瞧你是什么品种。”

    “你!可恶!”

    辰月恼羞成怒,气的咬牙切齿。

    什么叫端详端详?什么又叫瞧瞧什么品种?

    该死的!

    他当我是什么?

    是马戏团的猴子吗?

    混蛋!

    该死的混蛋!

    辰月心里那个恨啊!

    她本想祭出自己的血脉,狠狠的教训教训这个狂妄的家伙,可又实在放心不下身后的小莲。

    “得了,开个玩笑而已,别介意。”

    瞧着敢怒又不敢言的辰月,古清风乐的呵呵直笑,摆摆手,道:“回去吧,这地方还真不是你能来的,你那点小金丹,小自然,小血脉,在外面还凑合,在这里待会儿可能连站都站不稳,回去吧,别到时候真成了一只火鸡那就玩大发了。”

    “啊!——姓古的混蛋!你去死吧!”

    辰月实在忍受不了,血脉之力瞬间爆发,整个人化作一道火鸟,熊熊火焰顿时焚烧起来。

    而这个时候,古清风早已跳进莲花蒲团里面,消失的无影无踪,传来的只有他那玩味的大笑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