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8章 话中话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明知道踏上这条因果不归路将会惹来数之不尽的麻烦。

    明知因果的尽头可能是苦海。

    古清风却还是决定踏上这条路,并非心血来潮,更不是一时冲动。

    要说蓄谋已久,倒也谈不上。

    当然,也不是闲得蛋疼,没事儿找事。

    他曾经在九幽遇到过一位很老的老前辈,老的几乎没有人知道他到底活了多长时间。

    当年他与那位老前辈聊了很长一段时间,让他记忆最深刻的是老前辈曾经问过他三个问题,这三个问题至今他都答不上来。

    问题并不难,既非大道,也非法则,更非天地奥秘。

    而是三个乍听起来再也简单不过的问题。

    你是谁。

    你从哪里来。

    要到哪里去。

    正是这三个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问题,当年古清风回答不上来,时至今日依旧回答不上来。

    古清风知道自己是谁,又不知道自己是谁。

    他知道自己从哪里来,又不知道。

    他知道自己要到哪里去,同样又不知道。

    这是一个细思极恐的问题。

    而要想弄明白这三个问题,答案就在因果之中。【愛↑去△小↓說△網w  qu 】

    这日。

    云霞派,后山灵隐园。

    静室内。

    古清风随意躺在床上,一边喝着小酒儿,一边瞧着着冰玄之心。

    这玩意儿正如朱霞所说的那样,是以大自然之中水之源衍化而成,算得上大自然中了不起的宝贝,若能融入自身根基,对以后的修行之路有莫大的好处。

    对于普通人来说是如此,不过,古清风并不稀罕,也没有什么兴趣。

    真正让他感兴趣的是冰玄之心里面蕴含的东西。

    有一种血灵之息。

    也有一种相生之息。

    血灵之息应该是属于云霓裳,至于相生之息,应该是一种玄妙。

    而不管是血灵之息还是相生之息都已与冰玄之心融合着,三者不分彼此。

    换句话说,如果想打开冰玄之心的秘密,怕是唯有找到与其相配的炎阳之心方可。

    古清风琢磨着过些日子先去九华同盟把炎阳之心抢回来再说。

    将冰玄之心收起来后,他又掏出一幅画轴,打开之后,是一副看似普通的水墨画。

    正是先前朱霞交给他的那副。

    这幅画究竟有什么名堂,古清风也看不出来,只记得这幅画出自一座佛门遗迹,后来被红袖也就是云霓裳给抢走了。

    画上也有名字。

    只不过名字很奇怪,名为‘寂灭忘我图’

    什么叫寂灭忘我?

    寂灭,古清风知道。

    那是佛家一种至高无上的境界,寂灭之后,超脱生死,意识幻灭,思想永恒。

    只是忘我又是什么鬼?

    都寂灭了,还如何做到忘我?

    有什么可忘的。

    不懂。

    一时也想不明白。

    这幅画看起来简简单单,也普普通通,甚至可以说很粗糙。

    画上只有一座山。

    而且看样子还是一座很荒芜的山。

    山上,花草凋零,树木枯萎,连山上的石头像似都已经腐朽。

    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其他。

    可就是如此怪异的一幅画,却让古清风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在冰玄派的时候,更是让他一颗大自在心境都受到莫名其妙的影响。

    古清风思来想去,也看不懂这幅画究竟有什么奥妙。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只觉似曾相识。

    可到底哪熟悉,实在说不出来。

    这种感觉就像在无尽的黑暗当中发现一抹暗淡的光明一样,光明就在那里,可就是摸不到。

    “唉!”

    古清风唉声叹口气,仰头喝了一口小酒儿,旋即进入寂灭骨玉。

    飘渺的世界,飘渺的空间,飘渺的山上有一座飘渺的庙宇,飘渺的庙宇里面住着一位古清风从未见过的老和尚。

    “阿弥陀佛,古居士,别来无恙。”

    刚刚进入寂灭骨玉,老和尚那苍老沙哑宛如摧古拉朽般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古清风倒也没有废话,直接开门见山,询问关于那副寂灭忘我图的事情,只是让他没想到是,老和尚竟然一问三不知,不知画的来历,也不知画的玄妙。

    “这玩意儿当年可是从你们佛门遗迹里面扒出来的,你不知道?”

    “古居士,佛门遗迹里面的东西,并一定就是佛门之物。”

    “若非你们佛门之物,又怎会冠上寂灭忘我这个名字。”

    “老衲亦不知。”

    古清风笑了笑,又问道:“好吧,这幅画会莫名其妙影响我的心境,又是为何……”

    “老衲不知。”

    古清风面带笑意,试探问道:“那幅画名为寂灭忘我,而你又住在寂灭骨玉,都是寂灭,不会有什么联系吧?”

    “老衲不知。”

    “你是真不知,还是不想说。”

    “真不知。”

    尽管老和尚一问三不知,不过古清风倒是感觉这老和尚像似知道什么,只是不知为何回避这个问题。

    老和尚不想说,古清风也没有办法,只是不爽的说道:“你们佛家就会捣鼓这些玄之又玄妙之又妙的破玩意儿,要弄你就弄明白,尽是一些虚无缥缈玄乎的东西,轮回是你们的弄出来的,因果也是你们弄出来的,生死也是你们弄出来的,善恶也是你们,佛家破灭不是没有道理,怪不得天上地下谁也容不下你们,真是活该如此。”

    “阿弥陀佛……”

    对于古清风的不爽,老和尚并没有说什么。

    “行,您老先歇着。”

    问不出个所以然,古清风也懒得再问下去,当他正欲离开的时候,老和尚的声音传来。

    “古居士,老衲可否多问一句?”

    “问。”

    “你方才说那幅画是云霓裳留给你的?”

    “没错。”

    不知为何,老和尚突然唉声叹口气,过了许久之后,才说道:“如此说来,古居士已然决定踏上因果这条路。”

    “算是吧。”

    古清风话音落下,老和尚又是一阵叹息,道:“古居士,苦海无涯,回头是岸才是。”

    “然后呢。”

    古清风也不着急,饶有兴致的听着。

    “老衲还清楚记得,古居士最想做的便是悠闲自在,逍遥一生,况且,古居士也已修的大自在心境,随心所欲,不受心魔困扰,为何不逍遥天下,又何必去探寻所谓的因果。”

    闻言,古清风颇感哑然,道:“老和尚,我突然发现一个问题,每次我询问关于因果之事,你都会回避,以前是这样,浩劫之后,我苏醒过来,你非但回避,而且还多次劝说,我怎么觉得你似乎很不希望我探寻因果。”

    “因果是一条不归路,尽头只有苦海,别无其他,老衲不希望眼睁睁看着古居士陷入苦海之中……况且,很多因果,当你探寻以后会发现并非是你想要的因果,也或许是你从一开始就舍弃的因果……”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