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章 静寂的沉默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冰玄派山脚下,一片狼藉。

    有一道十多米长的裂缝,这是龙飞一剑斩裂的。

    除此之外,更多的一道道不规则宛如蛛纹般的狭长的缝隙,这是古清风从半空中落下时震裂的,有很多,到处都是。

    先前看热闹的各大门派家族帮会的大佬们早已躲到千米开外,一个个瞪着双目,咧着嘴,神情震惊,双目骇然,望着眼前这令人不可思议而又毛骨悚然的一幕。

    此刻是正午。

    烈日正骄阳。

    冰玄派山脚下却是狂风呼啸。

    那白衣男子伫立此间,黑发在狂风中的肆意乱舞着,白衣衣袂在凛冽作响,俊秀的脸庞上,冷酷的神情,静寂的幽眸。

    他负手站着。

    不言不语,身上自然流露的暮色气息,令骄阳的烈日披上一层黄昏的色彩,仿若太阳随时都会夕阳西下,仿若黑暗随时都会降临。

    真是这种感觉。

    所有人都不例外。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

    对面。

    冰玄派老祖朱霞依旧失魂落魄的跪在地上,有一只手扣在她的头顶,手上带着血,手是一个女人的,一个蓬头垢面,狼狈不堪,浑身是血的女人,女人早已面目全非,容颜全毁,满脸血肉模糊,隐约能从她的双眼中看出恐慌。

    恐慌之中夹杂着害怕,也夹杂着恐惧,更多的是愤怒,无尽的愤怒。

    是她。

    冰玄派新任掌门,冷颜秋。

    她一手扣着朱霞的脑袋,凶狠的指着对面的古清风,怒吼道:“姓古的废物!你敢过来,我就杀了朱霞这个老东西!”

    “颜秋,为什么到现在你还执迷不悟。”朱霞跪在地上,面无表情的呢喃道:“收手吧,跪下求死……跪下求死吧。”

    如果是先前,哪怕是古清风没有出现之前,朱霞若说这句话,冷颜秋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的是,她会会嘲笑,会不屑,但是现在她不会这么想了,更不敢嘲笑不屑。

    她怕了,是真的怕了!

    她不想死,指着古清风,对着朱霞怒吼道:“他是谁!究竟是谁!”

    “古公子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忘记了自己是谁,收手吧,跪下求死……”

    “你!”

    冷颜秋急促呼吸着,语气也变得慌张起来,尤其是望着对面沉默不语,静寂如渊的古清风,更让她止不住颤抖,旋即,她看向远处的司千化,请求道:“千化大人,帮我杀了他。”

    远处的司千化心头一怔,看了一眼冷颜秋,又看了一眼那白衣男子,旋即低下头,没有回应。

    “千化大人,只要你帮我杀了他,从今以后我冷颜秋就是你的人!”

    没有用!

    司千化仿若没有听见一般,低着头沉默不语。

    这让冷颜秋根本无法相信,更无法接受,嘶喊道:“你不是说会助我一臂之力吗?为什么不出手?只要你杀了他,我就是你的人,你不是一直都想得到我吗?快动手!”

    众人的目光全部落在司千化的身上,而他依旧低着头,沉默不语,就在冷颜秋的声音不停的传来时,他终于向前一步,众人原以为他会出手,但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他只是向前走了一步,没有抬头,而是躬身拱手,竟然向古清风行了一个尊者之礼。

    “古公子,在下从未对冰玄之心有过任何企图,今日前来只为参加冰玄派庆典,除此之外,没有任何非分之想,还望公子明鉴海涵!”

    见此一幕。

    所有人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听错了。

    九华同盟神秘无比的千征堂堂主,传言之中是乃夺舍重生之人的司千化非但对古清风行尊者之礼,言语之中更是对古清风毕恭毕敬。

    连躲在千米开外的其他人都是如此,更莫说将司千化当作救星的冷颜秋。

    当司千化行尊者之礼的时候,她全身都在止不住颤抖着,连呼吸都忘记了呼吸,强忍着心头的震惊,嘶声大喊道:“千化大人,你可是夺舍重生之人,你杀他根本不费吹灰之力,为什么!”

    为什么?

    没有人知道。

    这个问题,所有人也都想不通,尽管古清风实力诡异至强,可也不至于让司千化这等夺舍重生之人忌惮到行尊者之礼吧?

    只是忌惮吗?

    不!

    所有人都看的出来,司千化的态度绝对不止是忌惮那么简单,在古清风面前,他连头都不敢抬,连看都不敢看一眼。

    而这期间,那白衣男子那古清风连一句话也未曾说过,连瞧也未曾瞧过他一眼,哪怕是司千化行尊者之礼,他也未曾理会。

    冷颜秋不敢相信的继续疯狂呐喊着,只是司千化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依旧拱手躬身行着尊者之礼,古清风不说话,他的手不敢放下。

    这一幕让原本就对古清风开始恐慌开始害怕的冷颜秋变得更加恐慌更加害怕,尤其是对面的古清风一言不发,让她内心的恐惧愈发强烈,触及到古清风那双静寂的眼眸时,再也无法忍受,颤颤巍巍的开口说道。

    “我想……我想通了,我……我愿意与你结成道侣,我愿意!”

    古清风只是望着她,依旧没有回应,像似在沉思着什么。

    “老祖!老祖!你快告诉他,我愿意双修,愿意与他结成道侣!”

    朱霞失落魂魄的跪着,神情麻木的摇着头,呢喃道:“迟了一切都迟了……颜秋啊颜秋,从一开始老身就告诉你,双修之事,不是你愿意不愿意的问题,即便你愿意,那也得古公子点头才行啊!”

    朱霞似若已然绝望,呢喃道:“颜秋啊颜秋,老身说过,你配不上古公子,配不上啊!莫说双修道侣,纵然你在他身边做一个侍女,那都是你天大的造化啊!”

    “古公子本来已经答应帮助你打开冰玄奥妙,可你……可你为什么……为什么如此……唉!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迟了,一切都迟了。”

    说着,原本跪在地上的朱霞又抬头看向古清风,道:“古……公子,事到如今,我自知有罪,对不起娘娘,更对不起公子您,还请公子出手收回颜秋体内的冰玄之心,我知道颜秋冒犯了您,她死有余辜,我也知道自己没有资格求公子宽恕,可是……可是我……还是想求公子饶她一命。”

    “我……我给您磕头了!磕头了啊!求您饶恕颜秋一命!”

    朱霞跪地不停的磕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