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章 冷颜秋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怎么会这样!”

    发现石室里面没有冷颜秋的身影,朱霞神情一愣,骇然道:“我明明将她关在这里,怎么现在……”

    “跑了吧?”

    古清风随口说了一句。

    “这不可能啊,我布下大罗天乾坤阵封住这间石室,颜秋虽然融合了冰玄之心,但现在根本无法动用冰玄之力,以她的本事还无法破开阵法,更何况,这大罗天乾坤阵还是以我的冰玄之源为本布置。”

    古清风走进石室,扫了一眼笼罩石室的大罗天乾坤阵,只一眼他便看出来阵法被人动过手脚,确切的说被人重新布置过,而且就在昨天夜里。

    “你将自己的冰玄之源抽离之后放在了哪里?”

    “就在这镯子……”朱霞立即将手腕上的镯子摘下来,定睛一瞧,顿时大惊,因为手镯里面已然空空如一,她的冰玄之源早已不见踪影。

    “冰玄之源怎么会……难道……”

    猛然,朱霞像似意识到什么,苍白的脸色变得难看之极,虚弱的身体瞬间瘫痪在地上,呢喃道:“我想起来了……是颜秋,一定是颜秋,她骗我……她竟然骗我……”

    昨日之时,朱霞发现冷颜秋情绪不对,扬言如果再逼她与古清风双修,便要自尽,而且她真的这么做了,做出自残的行为。

    朱霞苦口婆心的劝说,甚至不惜借助自己的冰玄之源为其疗伤。

    本来朱霞内心还很愧疚。

    觉得对不住冷颜秋。

    不过她知道这是一个天大的大造化,冷颜秋以后一定会理解。

    为了冷颜秋的将来,她只能忍着。

    直至这一刻,朱霞才明白,冷颜秋自残只是在演戏,演戏给自己看,她上演一翻苦肉计,不仅欺骗了自己,更是偷走了自己的冰玄之源。

    意识到事实之后,原本虚弱的朱霞根本无法承受如此大的打击,一下子瘫痪在地上。

    古清风正欲上前安慰几句,忽然感觉不对。

    这种感觉来自手中的画轴。

    他打开画轴,原本看似普通的水墨画不知何时变得扭曲起来,尤为梦幻,亦非常飘渺,可谓玄之又玄,妙之又妙。

    古清风曾经在天界的时候参与抢夺过这幅画,依稀记得,这幅画出自一座佛门遗迹,至于有什么名堂,他不知,因为当年这幅画被红袖抢走了。

    他望着这副飘渺的水墨画,也不知为什么,内心深处竟然生出一抹似曾相识的感觉。

    这种感觉很特殊,也很奇妙,更为古怪。

    他一共见过这幅画两次,一次是在天界参与抢夺的时候,第二次便是在冰玄派山脚下。

    不过似曾相识的感觉,既非天界那一眼,更非冰玄派脚下。

    嗯?

    古清风就这么望着,仿若沉侵其中,越看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愈发强烈,甚至让他那一刻大自在的心境都为之发生变化。

    豁然间,脑海中传来一道佛语。

    “阿弥陀佛。”

    是居住在寂灭骨玉中那位老和尚的声音。

    “古居士,快快醒来,你的心境正在剧烈变化。”

    老和尚的佛语顿时令古清风清醒了几分,然而,就在这时,嗖的一声,一道光影瞬闪过,那是一道浑浊的人影,人影出现之时,出手抢夺画轴。

    古清风苏醒之后,顾不得心中的疑惑,神色一变,一把扣住袭来的人影。

    轰!

    一股极其强大的力量贯穿而来,古清风不禁闷哼一声,神情转而沉怒,眼眸顿时大睁,幽暗的双目之中暴射出滔天的杀机。

    对面的人影像似感受到古清风的杀机,不敢怠慢,嗖的一声又瞬间消失,就在人影消失的同时,古清风也跟着消失不见,一个呼吸的功夫,便追到了虚空之上。

    那人影或许是知道甩不开,站在云端之上,如一团摇曳的浑浊之光,隐约能从光华之中看出一道模糊的影子,像似一个女人。

    云端之上,罡风呼啸,撕扯着一切。

    此间。

    古清风伫立在虚空,白色衣袍在罡风中猎猎作响,黑色长发在肆意乱舞,一张俊秀的脸庞上,神情之中尽是沉怒,幽暗的眼眸之中也闪烁着无尽的杀机。

    “原罪诏书。”

    古清风看的出来对方是诏书之人,而且还是一个他不想招惹,只想远离的诏书。

    何为原罪。

    古清风不知。

    也不想知。

    他只知原罪这玩意儿很古老,也很可怕,古老的比天地都要老,可怕的连那些九幽老魔都谈之色变,传闻之中就连老天爷这种天道之主都对原罪忌惮三分。

    “把画交给我,好吗?”

    原罪诏书之人开口而道,声音很轻。

    “你的?”

    古清风问了一句。

    原罪诏书之人回应道:“不是。”

    “那我为何要交给你。”

    “这幅画会给你带来麻烦。”

    “连你这种原罪之书都找上门来了。”古清风冷笑道:“我的麻烦还少吗?”

    “不同。”

    “有什么不同。”

    原罪诏书没有回应,只是望着古清风。

    ……

    冰玄派山脚下。

    原本随着古清风和冰玄老祖的离开,意味着这场热闹已然结束。

    不过大家并没有走,谁也没有。

    各大门派、家族、帮会的大佬没有,冰玄派以玉华真人为首的长老们没有,天翔岳、文言胜没有,惊涛公子没有,乃至吓的尿了一裤子的洛文正浩也没有,就连水云若也没有。

    他们本来是要离开的。

    毕竟被古清风打的伤的伤,残的残,尿裤子的尿裤子,可谓是颜面丢尽。

    准备回去叫上,找会这个场子。

    不过随着几个人的出现,不但让他们改变了注意,也让冰玄派山脚下变得热闹非凡。

    来的人不多。

    只有二三十个。

    站在最前面的是一位女子。

    一位穿着羽白色华贵衣袍的女子。

    女子长的颇为靓丽,今日打扮的也尤为高贵端庄,秀发高高盘起,碧绿色的发钗,脖子上挂着青色玄月项链,双耳戴着冰霜紫吟环,双手十根手指上的戒指更是多的让人眼花缭乱,这些身上穿戴的首饰,皆是泛着淡淡的光华,光华之中蕴含着诸般玄妙,显然,都是价值连城的灵宝。

    她出现之时,靓丽的脸庞上,神情尤为傲然,被场内众人盯着,眼神中不由划过一抹轻蔑,像似不屑,仿若周边地界各大门派各大家族各大帮会的大佬在她眼里连猪狗都不如。

    这是一个冷傲的女人。

    也是一个骄纵的女人。

    更是一个不可一世的女人。

    而在场的众人几乎都认识她。

    不是别人,正是冰玄派新任掌门,冷颜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