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章 惊世骇俗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不知冰玄老祖急着找古清风到底为何事。”

    “还能因为什么,大家伙不是都说冰玄老祖把古清风当作赤字头的人所以才将冷颜秋许配给他的嘛,现在古清风的身份已经揭穿,并非赤字头的人,冰玄老祖自然要当面问清楚。”

    “惊涛公子都已经出面作证,那古清风自己也亲口承认,不知冰玄老祖还有什么好问的!”

    “这件事恐怕没有那么简单,咱们还是不要胡乱猜测,到时候就知道了。”

    “对!我也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快看,古清风就坐在凉亭里。”

    参加庆典的诸位大佬都想一探究竟,纷纷跟着冰玄老祖下山来,瞧着古清风坐在凉亭里悠闲的喝酒儿,着实令不少人都感到意外。

    在大家想来古清风先前离场,完全是因为身份被揭穿,碍于九华同盟三位贵公子以及冰玄派九子十八首席和惊涛公子的强大实力,根本不敢久留,吓得当众宣称不会与冷颜秋结成道侣后,慌忙逃离。

    几乎所有人都这么认为。

    只是让人没想到是,他竟然没有离开,反而还坐在凉亭里悠闲的喝着小酒儿。

    这人还真是不知死活啊!

    在众人的议论声中,密密麻麻数百人来到山下的凉亭前面。【愛↑去△小↓說△網w  qu 】

    冰玄老祖朱霞在一位少女的搀扶下从人群中走出来,原本凝重的神情在看到古清风那一刻时,突然变得复杂起来,似激动,似惊慌,更多的是担忧,无尽的担忧……

    此间。

    并没有人在意冰玄老祖的情绪变化,所有人都盯着凉亭里的白衣男子。

    指责这个家伙胆子实在太大了,也实在太放肆了。

    谁人不知冰玄老祖是乃三千年冰玄祖师的弟子,活了三千年,绝对是前辈中的前辈,连洛文正浩、惊涛公子这等大身份大背景之人也不敢有丝毫怠慢,莫说他们,纵然是四方大域百余地界的宗师高手见了冰玄老祖也得尊称一声前辈。

    而这个家伙呢。

    见了冰玄老祖非但没有行礼不说,反而还是那般懒洋洋的依靠凉亭石柱随意坐着,翘着二郎腿,微微歪着脑袋,端着一只赤铜色古朴的酒杯,眯缝着眼睛,饶有兴趣的瞧着冰玄老祖。

    放肆!

    实在太放肆!

    太不知天高地厚!

    “姓古的!见到我冰玄老祖还不快下跪行礼!”

    发现古清风无动于衷,以玉华真人为首的冰玄派众长老立即站出来出声怒斥。

    “不知死活!”

    羽鼎兴也站了出来,他本来对古清风有所忌惮,不过自从古清风澄清道侣一事中途离场之后,他再也没有任何忌惮,更不会放在眼里,见古清风见了老祖这般态度,羽鼎兴决定要出手教训教训这个不知死活的家伙!

    只是当他要动,一道凌厉的怒斥声突然传来。

    “放肆!”

    如此一道厉喝并没有什么震慑力,非但没有,反而还很苍白虚弱,就像一个年迈的老者用尽全身力气怒吼了一声一样。

    真的是这样。

    即便如此,这一道虚弱的厉害还是将羽鼎兴震晕了,不止震晕了羽鼎兴,同时也震的在场所有人都有些发懵。

    因为出言厉喝羽鼎兴的不是别人,正是冰玄老祖。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

    更没有人知道冰玄老祖为何会怒斥羽鼎兴。

    在场所有人都看的明明白白,放肆的不是羽鼎兴,而是坐在凉亭里的古清风啊!

    怎么会这样!

    就在众人疑惑之时,令所有人目瞪口呆的一幕发生了。

    只见脸色有些苍白,身体明显有些虚弱的冰玄老祖突然甩开搀扶她的少女,而后上前一步,低头,躬身,拱手,无比恭敬的喊道:“老身朱霞,拜见……拜见古……古公子……”

    场内足足聚集着数百将近上千,来之时所有人都在猜测冰玄老祖着急寻找古清风的原因。

    有人说古清风假冒赤字头的身份,冰玄老祖要找他当面问清楚。

    也有人说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可是再怎么不简单,事情再怎么复杂。

    也没有人会想到冰玄老祖竟然会向古清风行尊者之礼。

    为什么!

    究竟为什么?

    见此一幕,冰玄派的众位长老,九子十八首席,九华同盟的三位贵公子,数百堂口的统领,赤帮火云分舵的惊涛公子全部都愣在那里,神情无比震惊,瞪着双眼,张着嘴,脸上充满了难以置信。

    就连心性冷淡,超凡脱俗的水云若在见到这一幕时,那张清美的容颜上也如同惊见鬼神一般,美眸大睁,小嘴张着,仿若惊世骇俗。

    傻了。

    全部都傻了。

    或许是这一幕太突兀,也太不可思议,令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思维也为之凝固。

    他们如此,一直站在凉亭里为古清风斟酒的费奎也不例外。

    费奎跟着古清风的时间虽然不长,但也绝对不短,前前后后更是经历过很多不可思议又惊世骇俗的事情,从云霞派争夺掌储,到神秘洞府,再到赤虚山庄……

    他知道古清风的存在很特殊。

    是的。

    他知道。

    可到底如何特殊,他却不知,也想象不出来,心里更是没有具体概念。

    此时此刻,亲眼目睹活了三千年的冰玄老祖行尊者礼仪拜见公子爷,费奎还是被吓得不轻。

    整个场内唯有依着凉亭石柱悠闲而坐的古清风还算正常,何止正常,简直是正常的不能再正常,面对冰玄老祖的拜见,他既没有感到受宠若惊,也没有感到任何意外,只是眉头微微蹙了蹙,像似有些疑惑。

    端起酒壶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眯眼望着冰玄老祖,轻描淡写的问了一句:“你就是朱霞?”

    “老身正是!”

    朱霞的态度很恭敬,依旧躬着身,拱着手,低着头,不敢直视。

    反了。

    在所有人想来,此时此刻应该是古清风向冰玄老祖行尊者之礼,怎么现在反过来了,朱霞老祖向古清风行尊者之礼,而那古清风竟然不慢不慢的只是问了一句你就是朱霞?

    什么意思?

    他以前连见都没有见过朱霞老祖?

    “老祖,那古清风并不是赤字头的人,我义兄惊涛可以作证。”

    羽鼎兴反应过来之后立即将这件事告诉老祖,他说过之后,惊涛也跟着说道:“没错,那姓古的不过是与森老颇有私交而已,与我赤帮毫无关系,刚才我也质问过他,他也亲口承认过,在场所有人都可以作证。”

    白云飞想站出来却被水云若拦了下来。

    她是场内这么多人中,受到刺激之下,理智还能保持清晰,为数不多的几个人之一。

    她知道古清风是不是赤字头的人根本已经不重要。

    就算是,又能如何?

    哪怕是火云分舵的舵主与那些长老来了,见了朱霞老祖怕也得尊称一声前辈。

    这种情况下,古清风是与不是赤字头的人还重要吗?

    答案是肯定的,已经不重要了。

    在将白云飞拦下之后,水云若话也不说,直接施展法咒将白云飞封了起来。

    她不知道古清风究竟是什么人,但冰玄老祖这一拜,拜的让她知道古清风的存在比自己想想中可能还要可怕的多,尤其是面对冰玄老祖的拜见,古清风身上自然流露出来的那种风轻云淡,那种安之若泰,那种随意,那种悠闲,那种懒散,尤其是那种仿若黄昏般的暮色,突然让她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