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计划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朱霞把该说的话都说了,就连不该说的话也都说了一些,奈何,冷颜秋依旧不愿意,不管她如何劝说,冷颜秋始终认为古清风只是一个垃圾废物,根本配不上自己。

    最后无奈之下,朱霞只能先让她回去。

    回到石室内。

    朱霞又是摇头又是叹气,似若非常伤神,另外两位七色使者枯叶和金灵看起来也是身心疲惫。

    枯叶是一位慈悲善目的老者,他捻着下巴的白须,无奈道:“颜秋看样子不肯答应,我等如何是好。”

    枯叶和金灵虽然也都是七色使者,但二人和魏青、柳飘飘一样,在五百年前识海都发生了混乱,所以很多事情知道的并不是很清楚,不过,这些年来他们一直跟随在朱霞身边,对一些事情也知道一些。

    他们都清楚,朱霞之所以想让冷颜秋与古清风结成双修道侣,其一是为了让娘娘更好的逃避因果,同时也想借助这段因果,给冷颜秋一个大造化。

    “颜秋这边无需担心,我有办法说服她,真正让我担心的是云霞派那边……”朱霞沉吟片刻,道:“这样,明日你们随我去一趟青阳地界,找到火德、土德他们。”

    枯叶和金灵都有些不明白,问道“为何找火德他们?”

    “此事不易操之过急,我想先缓和一下冰玄派与云霞派之间的关系,同时也想让古……让他明白我们的诚意,趁此机会,试探一下他的态度……”

    “试探他的态度?”枯叶问道:“若他能与颜秋结成道侣,不仅娘娘能够解脱,他也能解脱,想来他应该不会拒绝吧。”

    “连娘娘都不知能否解脱,他恐怕也……”朱霞闭上眼,深吸一口气,无奈道:“他的存在毕竟非同一般,我等还是谨慎一些为好,千万不可强迫,更不能要挟,那人凶起来,尤为可怕,我等在他面前亦如蝼蚁……所以,一切还是小心为好。”

    “既然要他明白我们的诚意,为何不直接去找他……”

    “他的态度不明,我等还是暂时不要与他正面接触为好,火德是一个很重要的人,至少对他来说是如此,我们先让火德明白我等的态度与诚意,将其中利弊告之,然后让火德去劝说,要比我们去说好的多。”

    ……

    最近的怪事儿真是一桩接着一桩。

    云霞派在消失数日之后重新出现,周边地界的人原以为云霞派必会灭亡,毕竟那古清风先前在赤字头山庄不仅杀了冰玄派的人,也杀了九华同盟的人,可是让大家感到疑惑的是,不管是九华同盟还是冰玄派都没有出手。

    怪事只是如此吗?

    远远不止。

    就在第二天有人说,冰玄派非但不准备对云霞派动手,反而冰玄派的老祖还要让冷颜秋与古清风结成双修道侣。

    此消息一经传开立即在周边地界引爆开来。

    所有人都表示无法理解。

    冷颜秋天资聪颖,四道幻彩,金丹九转,本就是天之骄女,融合冰玄之心,心念一动,便可令大自然为之动容。

    那古清风算什么?

    就算肉身强大,就算灵力诡异,又能如何?

    莫说与冷颜秋相比,纵然是冰玄派的九位亲传弟子与十八首席都比不上吧,要知道如今冰玄派的九子十八首席根基之中各个都蕴含冰玄之妙,甚为了得。

    有人说,冰玄派的老祖是为完成祖师的遗训。

    也有人是说,古清风并不像表面那么简单,其身份背景应该与赤字头有关,如若不然当初他在赤字头动手,森老怎会向其下跪,恐怕也是顾及赤字头的身份,九华同盟才不敢冒然对云霞派动手。

    究竟真相如何,无人得知。

    听说此事的人都在议论着。

    ……

    夕阳西下。

    云霞派,灵隐园。

    古清风仰躺在摇椅上晒着太阳,喝着小酒儿。

    数日来,他一直都是如此。

    至于欧阳夜在醒来的第二天,古清风就告知欧阳绯月,让她领走了。

    因果什么的,折腾了这么久,古清风也有点累了。

    懒得再折腾了。

    说实话,云霓裳这事儿还真让他对未知的因果有点发怵,尤其是云霓裳布局三千年,又是斩,又是补,最后还将魂魄葬在欧阳夜的血脉之中,不惜惹下一身罪恶,只为逃避所谓的因果。

    古清风虽不明白,只是越想越觉得浑身不舒服,想着想着,有时候也会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他琢磨着还是顺其自然吧,走一步看一步。

    就在他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小酒儿时,一个人笑嘻嘻的走进灵隐园。

    是一个老头儿。

    一个看起来有些邋遢的老头儿。

    正是火德。

    “哟!祖宗,喝着呢。”

    古清风起身换了一个姿势,端起一杯酒,瞧了瞧火德,笑道:“你个老小子怎么来了。”

    “什么叫我怎么来了,这叫什么话!”火德笑嘻嘻的走过来,当下也不客气,直接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端起一杯酒儿便喝起来,道:“这可是俺们云霞派,我怎么不能来。”

    古清风耸耸肩,不置可否。

    “古小子,外面的事儿传的沸沸扬扬,你听说了没有。”

    “什么事儿?”

    “关于冰玄派冷颜秋要与你小子结成道侣的事儿呗。”

    “听说了。”

    虽说古清风数日来没有出过门,并不代表他不知道外面发生什么事儿,关于冰玄派的事儿,费奎在昨日就已经告诉他了,而且他多多少少也能猜测出冰玄派想干什么。

    “你小子怎么看……”

    火德探着脑袋,见古清风不说话,他犹豫了片刻,这才说道:“不瞒你说,冰玄派那位老祖,叫朱霞什么来着,找过我,而且……将你和他们祖师爷之间的事儿原原本本告诉我了。”

    “哦?”

    闻言,古清风颇感惊讶,眉头一挑,瞧着火德,疑惑问道:“她将所有事儿告诉你?”

    “没错,关于你和冰玄派祖师云霓裳之间的因果什么的,全部都说了,听她说完,老子才知道原来我们云霞派和他们冰玄派之间是那么一回事,真是让老子大开眼界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