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冥冥之中的定数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前去与云霞派那人结成双修道侣?

    听朱霞这么说,不管是魏青还是柳飘飘都倍感疑惑,柳飘飘问道:“你说的云霞派那人是谁?”

    朱霞沉默不语。

    魏青像似意识到什么,也跟着问了一句:“你说的可是古清风?”

    朱霞站起身,看了看魏青,又看了看柳飘飘,点点头,算是回应。

    魏青和柳飘飘二人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的眼中看出了惊讶,连忙追问道:“为什么要和古清风结成双修道侣?”

    “娘娘说过,冰玄派的传人必须与云霞派的传人结成双修道侣,这是娘娘的懿旨。”

    “据我所知,古清风现在并非云霞派的传人吧?”

    “那古……”

    也不知道为什么,提起古清风这个名字,朱霞像似非常忌惮一样,回应道:“他现在已经是云霞派的掌储弟子,自然就是云霞派的传人。”

    “可是他并没有融合炎阳之心。”

    面对魏青和柳飘飘的质问,朱霞没有及时回应,而是过了许久,才缓缓而道:“他会的……他一定会的……一定会的……”

    望着此间呢喃自语的朱霞,魏青越看越觉得不对劲儿,他向前一步,再次追问道:“朱霞,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为什么不肯告诉我们!”

    朱霞沉默不语。

    魏青又道:“从一开始你就在隐瞒,为什么到现在还在隐瞒?五百年前,我们所有人的识海都发生混乱,唯独你的没有,又是为什么。”

    “你刚才说让冷颜秋和古清风结成双修道侣是唯一让娘娘解脱的办法,到底是什么意思?”

    “娘娘现在到底觉醒了没有,你究竟知道多少,为什么不可以告诉我们?”

    魏青一连将心中的疑惑全部问出,朱霞只是摇头叹气,始终不说话。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

    石室里面的气氛变得愈发沉闷。

    朱霞站在那里,闭着眼,叹口气,道:“娘娘说过,这件事必须顺其自然,遵从因果定律,一切之中冥冥自有定数。”

    魏青还想问什么,只是话未开口,却被朱霞打断:“我说过,一切之中冥冥自有定数,不要再问了,该你们知道的一定会知道,不该你们知道的,若是告诉你们,只会破坏因果定律,回去吧,不要再问了……”

    朱霞的这般回应,既让魏青等人感到万般疑惑,也让他们无可奈何,思前想后,三人只能暂且离开。

    当魏青离开,过去许久之后,朱霞又是唉声叹口气,在石室里面还站着另外三个人,他们同样也是云霓裳留下的七色使者之一,其中一位老者问道:“若是将事情告诉魏青他们,真的会破坏因果定律?”

    “或许吧,我也不知。”

    朱霞又坐回椅子上,仿佛很忧愁的样子,道:“只是他们的识海发生混乱,这其中必有因果关联,我也不敢冒然告知。”

    “现在颜秋已经将冰玄之心融合,何时带她前往云霞派?”

    “越早越好。”

    “不需要等云霞派那人融合炎阳之心吗?”

    “不需要……若是等他融合炎阳之心一切都迟了……”

    “可是……那人会答应吗?若他只是普通人还好说,关键他是……”

    “娘娘说过,一切顺其自然便可,冥冥之中自有定数。【愛↑去△小↓說△網w  qu 】”

    ……

    云霞派,灵隐园。

    古清风仰躺在那张摇椅上,闭着眼,翘着二郎腿,正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小酒儿。

    一张俊秀的脸庞上,神情之中蕴含着说不出的郁闷与彷徨。

    他早就知道自己的因果没有那么简单。

    在这五百年来,他前前后后遇到过几件诡异的事和几个神秘的人都与因果有关。

    若非如此,这次苏醒之后,他也不会闲的蛋疼想去探寻自己的因果。

    他知道。

    一直都有这种感觉。

    只是当他真正探寻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的因果可能比想象中还要复杂的多的多。

    一个女人,为了逃避与自己的因果。

    布局三千年,又是补因果,又是斩因果,又是嫁接因果,哪怕血脉转世之后,也不想觉醒,更是将魂魄彻底封印。

    那是真的彻底封印。

    现在欧阳夜就躺在里面,古清风仔细检查过,小丫头的魂魄被封印的死死的,确切的说那压根已经不能算是封印了,而是彻底的融入小丫头的血脉里面了。

    这是什么手段。

    这他娘的等于说云霓裳把自己的魂魄给葬了,葬到欧阳夜的血脉里面了。

    古清风想来想去,也想不明白,到底什么可怕的因果,值得云霓裳这么做?

    她把自己的魂魄葬掉做什么?

    永远也不准备苏醒了?

    值得吗?

    有必要吗?

    古清风想着想着,欲哭无泪,询问老和尚,他只劝自己回头是岸,老和尚的言下之意很明白,云霓裳这等大人物面对你们的因果,宁愿葬掉自己的魂魄,也要逃避,你还去探寻做什么。

    古清风仔细想想也是这么个理儿,可关键是,他压根就不知道自己的因果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

    叹息一声,倒了一杯水酒,仰头一饮而尽。

    这时。

    院子里的屋门突然打开,从中走出来一个女子。

    女子穿着青衣罗裙,殷红色的长发肆意披散着,一张精致的容颜上挂着数不尽的彷徨与茫然,美眸之中也闪着惊慌,当她看见仰躺在院子里的古清风时,先是一怔,骇然道:“你……你……你是古清风?我……我怎么会在这里?”

    女子不是别人,正是欧阳夜。

    古清风站起身,眯缝着眼睛,肆无忌惮的在小丫头身上扫来扫去,笑道:“你怎么会在这里呢……这个问题问的好啊!”

    “我的头发怎么会……”

    欧阳夜抚着自己的红色发丝,脑海中尽是慌乱,她仔细回忆着,记得清清楚楚,自己前段时间由于血脉不稳定,所以一直在姑姑的山庄修养,然后……有一次血脉发作,再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她的记忆只停留在这里。

    “发生了什么事情?”欧阳夜瞪着美眸,一副慌乱惶恐的样子,她回忆着,只是越回忆,记忆就越混乱,头也疼的厉害,望着古清风,不知为什么,一种极其特殊的似曾相识的感觉不禁涌上心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