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 苦海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轰隆隆!咔嚓!

    苍穹之下,乌云滚滚,雷声隆隆,闪电霹雳。【愛↑去△小↓說△網w  qu 】

    此间。

    古清风伫立在云端之上,双手负在身后,周身燃烧的是那仿若焚烧天际的九幽之火,火中夹杂着是那无穷无尽衍变衍化的诸彩莲花。

    九幽之火焚烧着,焚的是孤傲,燃的是霸绝,烧的是无边。

    诸彩莲花凝衍着,凝的是自然,衍的是玄妙,变的是法理。

    他站着,冷峻的脸庞,神情尽是厉然,白衣在诸彩中作响,黑发在幽火中乱舞,一双幽暗的眼眸盯着苍穹。

    他的真身凝聚成功了。

    依旧是九幽之火真身。

    和筑基时一样,幽火真身同样蕴含着大自然诸彩。

    不同的是。

    筑基时,诸彩炼化是大自然硬塞给他的,此刻他凝聚真身,并非大自然硬塞的,而是自主成长的。

    这一刻,古清风也终于明白筑基之时,大自然硬塞给自己的诸彩炼化究竟是个什么玩意儿。

    那他娘是一颗大自然彩灵种子!

    大自然是什么意思?

    想玩什么把戏?

    好端端的为什么要仍给自己一颗大自然彩灵种子?

    这可是大自然的彩灵种子啊!

    这玩意儿一旦成长起来,也就意味着古清风基本上已经属于大自然的人了,而且还是尊位比较高的那种大自然彩灵之主。

    这是几个意思?

    不知。

    也想不明白。

    古清风现在不敢确定,自己得到这么一颗大自然彩灵种子的事儿,大自然之母究竟知道不知道。

    毕竟浩劫之后,天地重生,诸般法则都在重衍,大自然法则也不例外。

    根据远古、太古,恒古的历史来看,通常法则在重衍的时候,都会衍生出新的天命,远古的王座,太古的道统,恒古的法则,今古的天命是什么,古清风还不知晓。

    不过这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在法则重衍的时候,法则一般都会择选机缘之人。

    古清风不确定自己得到这么一个大自然彩灵种子,如此大的机缘,大自然之母到底知不知。

    根据他的了解,法则重衍,法则之主也会进入沉睡,不过沉睡之前,他们都会择选诏书之人,一来为了维持法则秩序,二来也为巩固稳定,三来也为布局。

    至于法则重衍,衍出的机缘之人。

    据了解,法则之主或许知道,但并无决定权。

    待古清风的真身完美凝聚之后,周身的九幽之火渐渐熄灭,大自然诸彩也随之消失,天空中的乌云也渐渐消散。

    古清风想了一会儿,而后又进入寂灭骨玉。

    寂灭骨玉里面还是和以往一样,缥缈至极。

    飘渺的空间,飘渺的世界,飘渺的山上有一座飘渺的庙宇,飘渺的庙宇里面住着一位古清风从未见过的老和尚。

    “古居士,别来无恙。”

    当古清风进来之时,庙宇里面就传来老和尚那种令人毛骨悚然的感觉,每一个字每一个音节都像一个轮回,听他说完几个字,宛如历经几个轮回一样,令人的意识都变得有些愚钝。

    以前古清风遇到不解之事都会来问问老和尚的意思,这次也不例外,他直接开门见山将大自然彩灵种子的事情说了出来。

    “古居士,你说什么?你……你筑基之时……筑出一个大自然彩灵种子?”

    显然。

    老和尚听见这个消息之后也无比惊愕:“这……这……”

    “你说这事儿大自然之母那娘们知晓不知晓?”

    “这……老衲不知。”

    老和尚缓缓说道:“法则重衍,择选机缘,有些机缘,法则之主是可以钦定的,有些机缘,纵然他们是法则之主也无权干涉……至于大自然彩灵种子这等机缘,老衲也不知娘娘究竟能否钦定。”

    “若是大自然彩灵种子是大自然之母钦定给我的,她是几个意思?拉拢我?这太下血本了吧?”古清风想想就觉得有些好笑,道:“这可是大自然彩灵种子,将来成长起来,不亚于王座尊位,况且我是个天罪之人,大自然之母若是拉拢我,等于与天道为敌,她应该没这么傻吧。”

    见老和尚沉默不语,古清风又道:“如果彩灵种子不是她钦定给我的,你说当她醒来知道我这个天罪之人得到了这么一个大机缘,那娘们儿会怎么想……”

    “唉!”

    老和尚唉声叹口气,不知是在为大自然之母感到悲哀,还是在叹息其他。

    “浩劫之后,天地重生,法则重衍,乱象众开,出现的变数也是最大,恒古是如此,太古是,远古亦是,如若不然,诸位法则之主亦不会降下诸般诏书……为维持法则秩序,更为防止变数。”

    “你的意思这事儿算是一个变数?”

    “不知,老衲不知……”

    老和尚回答不知,古清风没有再追问。

    和老和尚打了这么多年的交道,他自然也清楚老和尚的秉性。

    老和尚说不知,那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他真不知,另外一种是他知道,但并不想说。

    沉默片刻。

    老和尚又问道:“古居士探查因果的事情进展如何?”

    “就那回事。”

    古清风倒也没有隐瞒,将自己探查因果的事情详细说了一遍。

    这种事儿古清风对其他人没法说,说了别人也听不懂,也只能向老和尚倾述倾述。

    本来还指望着老和尚指点两句,毕竟因果这种玄乎的玩意儿是佛家的东西,尽管老和尚很少提起因果,然,古清风知道,这老和尚比任何人都懂因果,也不知为何,因果像似老和尚的禁忌,很少提及,当他询问之时,老和尚也多是回应不知。

    老和尚听完之后,又过了许久,竟然又叹息一声。

    这一叹,叹的甚是无奈,也叹的颇为复杂。

    “大师为何叹气,叹的又是什么。”

    “还望古居士回头是岸才是。”

    “怎么说。”

    “若真如你所说的那般,那云霓裳怕是已然陷入了无尽因果之中。”

    “无尽因果?”

    “为探因果,先补后斩,补不完,斩不断,越补越乱,越斩越多,因果没有初始,亦没有终结,无穷无尽,起点亦终点,一段因果,无尽轮回……”

    唉声叹口气,老和尚又道:“远古之时,太古之时,恒古之时皆有大能求索因果,结果无一例外,皆陷入无尽因果之中,出不来,离不开,放不下,跳不出,执念越来越重……”

    “古居士,你可知在我们佛家,这无尽因果又叫什么?”

    “什么?”

    “苦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