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云霓裳的红袖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大自然之母?”

    听见这个名字,火德险些一口气没提上来,只觉头皮发麻,一阵天旋地转。

    大自然之母。

    那可是执掌自然法则的霸主啊!

    那可是传说中的传说啊!

    或许是太过震惊,太过骇然,也或许是大自然之母这个名字对于火德来说实在太高太高,高的令他连想都不敢想,以至于火德愣在那里足足很长时间都无法回过神来。

    的确。

    他不过只是小小一个金丹真人,连天界都没去过,连法则是什么都不知道,更别说执掌法则的霸主,而且还是大自然法则,这玩意儿对他来说几乎和神灵差不多。

    光是吓都能把人吓死。

    反观古清风,倒显得有些无所谓,依旧仰躺在摇椅上,悠闲自在的喝着小酒儿。

    是。

    火德知道古清风想来横行无忌,无法无天,也无所畏惧,天不怕地不怕。

    他一直都知道。

    可这也太狂了点吧!

    被大自然之母盯上了,竟然跟没事儿人一样还有闲心喝酒儿?这得多大的心啊!

    其实。

    这也只能怪火德无知。

    他只知古清风被天道审判,却不知被天道审判意味着什么,更不知古清风干了什么勾当才会被天道审判。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如果他知道古清风飞升天界,问鼎过九幽大帝之后,几乎一直被老天爷盯着过日子,换句话说,一直扛着老天爷的审判生活。

    与老天爷比起来,大自然之母也就那么回事。

    用古清风的话来说,他习惯了。

    被老天爷盯着是盯着,被大自然之母盯着也是盯着。

    谁爱盯谁盯。

    古清风问鼎九幽大帝这等罪恶帝座那一刻,他就知道自己算是彻底踏上了一条不归路,一生罪,世世罪,他从来就没想过逃避,所以,他也不在乎。【愛↑去△小↓說△網w  qu 】

    更何况,被大自然之母盯着,要比被老天爷盯着舒坦多了。

    被老天爷盯着,那老匹夫只会降下审判。

    至于大自然之母。

    让古清风颇感意外的是,大自然之母非但没有降下审判,反而还赐了一大堆数之不尽的彩灵。

    这玩意儿是好东西。

    只是古清风并不稀罕。

    他虽然不知大自然之母究竟想干什么,但有一点还是可以看得出来,那娘们儿想拉拢自己,如若不然也不会千方百计的仍给自己数之不尽的彩灵,当然,也不排除大自然之母另有企图,只是古清风已经懒得去折腾。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

    随便他们。

    爷先逆仙道,又逆魔道,再逆天道,大不了再逆你个自然之道。

    哪怕三千大道全部逆一遍。

    古清风也不在乎。

    反正已是一身罪,再多几条也无妨,既然摆脱不了,那就索性一罪到底。

    旁边,火德在闷着头喝着酒,不像喝,更像往肚子里灌,咕咚咕咚,一坛接着一坛,几次张嘴,却都把话咽了回去,又喝掉一坛酒,火德摆摆手,有气无力,深深叹息一声。

    “算了算了……老子不问了……以后再也不问了。”

    火德曾经发誓,以后见了古清风再也不询问他的事儿。

    因为每次询问之后,他都会大受打击。

    听不懂不说,关键是受刺激,心脏受不了。

    你说大家都是人,都是两个肩膀扛一个脑袋,人家玩过仙道玩魔道,玩过魔道玩天道,跟老天爷都干过几回架了,咱还在金丹晃悠呢。

    一想到这里,火德胸口就堵得慌。

    如果只是如此的话,还不至于让火德这般模样。

    每次询问过之后,不止心脏受刺激,灵魂也瘆的慌。

    在这个世界修行的时候,这小子不是杀人家这个,就是灭人家那个,杀了仙人,灭仙朝,灭了仙朝,就扛审判,扛了审判就入魔,入了魔就血染八荒……

    在这个世界跟仙道玩,跟魔道玩。

    现在呢,人家已经不跟仙道魔道玩了。

    开始跟老天爷玩了,还跟大自然之母玩起来了。

    那他娘的都是神啊!

    都他娘的跟神灵玩起来了,那他娘能不瘆的慌吗?

    不问了。

    以后绝对不问了。

    再问撕嘴。

    这种毒誓,火德自己都记不清发过多少次了,每一次都不长记性,这让他很想抽自己几个大嘴巴子。

    这不。

    刚刚发过毒誓,很快又忍不住了。

    因为有些事情,他觉得自己如果不问清楚的话,心里就跟猫抓似的。

    “古小子啊,要说像你这种变态的家伙玩因果这种传说中的存在也不是什么无法理解的事儿,毕竟你小子都已经跟老天爷干过几次架了,你的境界恐怕已经不是老子能想象出来的,不过啊……”

    话锋一转,火德又探着脑袋,瞪着眼睛,噎着喉咙问道:“老子就纳闷了,你玩因果就玩呗,为什么觉得自己和冰玄派的祖师爷有因果?你们俩八竿子都打不着啊!”

    “因为炎阳之心。”

    “炎阳之心是俺们云霞派的东西,和你小子有个毛关系啊!”

    “因果这事儿跟你说不明白。”

    蓦然。

    古清风一拍脑袋,噌的一下坐直身体,原本悠闲的神情也顿时变得严肃起来,大骂道:“他娘的!光顾着跟你小子扯淡了,老子把正事儿给忘了!”

    “什么正事儿?”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当年被你们云霞派逐出的时候,恰好二十二岁,也就是上古时代仙朝大千上九年,对吧?”

    “你被逐出那一年……”

    火德伸手掐了掐,算了算日子,点点头,道:“没错,就是那一年,怎么了?”

    “我是上八年融合的炎阳之心,上九年被你们云霞派逐出,我记得你说过我被逐出之后,红袖也融合过一次炎阳之心,她是什么时候融合的?”

    “你被逐出后不久吧,也就是上九年。”

    听闻此话。

    古清风心头咯噔一下,先前听魏青说他们的识海是在仙朝大千上九年发生异变的,古清风猜测那一年可能是云霓裳苏醒过,此刻确认红袖便是在仙朝大千上九年融合炎阳之心,难道红袖就是云霓裳?

    古清风强忍着心头的震惊与激动,又问道:“你还记得是几月份吗?”

    “几月份?”

    火德挠挠头,仔细回忆着,呢喃道:“当年好像秋收季节吧?应该没错吧,对!没错,应该是秋收十月份左右,老子记得很清楚,那一年十月份还下雪类,下的很大很大!”

    仙朝大千上九年,十月份……

    魏青说他的识海就是十月份发生异变的。

    红袖又是仙朝大千上九年,十月份融合炎阳之心的。

    还下雪……

    十月降雪……

    闭上眼,古清风基本可以肯定红袖便是云霓裳。

    一直以来,他不敢肯定自己究竟和云霓裳到底有没有所谓的因果,

    直至现在。

    他可以肯定。

    绝对有。

    一定有!

    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因果。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