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章 谁的因果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他走了?”

    许是方才太紧张的缘故,直至古清风离去好长时间,柳飘飘才怔怔的问了一句。【愛↑去△小↓說△網w  qu 】

    “走了。”

    魏青望着桌子上的棋局,仿若有些失神。

    确定之后,柳飘飘心中悬着的一颗石头这才落下,身体也像似被抽空了一样,有气无力的坐在凉亭里,旋即,又想起了什么,问道:“你为什么把全部事情都说出来。”

    “他要问。”

    “他要问你就说啊!”

    “不然呢。”

    魏青一句话下去,柳飘飘没有再说什么。

    是啊。

    他要问,你不说又能怎样。

    那人神秘诡异,实力又恐怖之极,一双眼眸更如洞悉世间万物一般,被他盯着,仿若自身再也没有任何秘密可言,不说又能怎样。

    “他临走时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不认识娘娘,却又和娘娘有关?还说什么可能会帮娘娘一把,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魏青望着石桌上的残棋,眼睛中闪烁着异样的色彩,回应道:“他应该是为因果。”

    “因果?你的意思他与娘娘有因果?”

    “或许吧,我也不知。”

    柳飘飘又站起身,柳眉深深凝皱着,回忆着刚才古清风与魏青之间的对话,呢喃道:“五百年前,我们的识海皆发生异变,你真的怀疑是娘娘苏醒过吗?”

    这个问题,魏青并没有及时回应,而是闭上眼,过了片刻之后,才摇摇头,示意自己不知。

    “你不知道?”

    柳飘飘盯着他,质问道:“魏青,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魏青只是望着残局,摇摇头,再次示意自己不知。

    “哼!”

    柳飘飘冷哼一声,道:“你一定知道些什么,不然,浩劫之后,当我们苏醒过来之后,你为什么一直对云霞派情有独钟,云霞派是不是和娘娘有关?你到底知道些什么,告诉我!”

    “我之所以一直关注云霞派,只因娘娘开创的冰玄派和云霞派有关联,我只想知道娘娘和云霞派的祖师爷到底是什么关系,仅此而已。”

    “可你调查了这么久,并没有查到什么,不是吗?”

    尽管魏青和柳飘飘都是云霓裳创造出来的。

    尽管他们不知道云霓裳的真正身份。

    尽管五百年前因为识海发生异变,导致很多记忆缺失。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娘娘和云霞派之间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确切的说和云霞派的祖师爷,那位号称炎阳祖师的人有关系,也和云霞派的炎阳之心有关系。

    这一点,魏青知道,柳飘飘也知道。

    浩劫之后,他们也想尽一切办法调查着,只是查来查去,什么也没有查到,那位炎阳祖师就像凭空冒出来一样,什么也没有,除了知道他开创了云霞派,其他的什么也不知道,什么身份,什么背景,一概不知,甚至就连他的事件也丝毫没有。

    很低调!

    低调的可怕。

    低调的没有任何存在感。

    如果不是云霞派还存在,恐怕根本没有人知道云霞派的祖师爷是谁。

    至于炎阳之心。

    浩劫之时,便已落入九华同盟的手中,说是在九华同盟的一位长老手中,魏青心里清楚,背后另有其人,至于是谁,他不知,也一直在调查,奈何查了百年,也没有任何线索,这也是他为何加入九华同盟的根本原因。

    “我记得你说过一句话,娘娘之所以冒着灰飞烟灭的危险也要血脉觉醒,一定与云霞派祖师爷有关。”

    依着石柱,柳飘飘亦是闭着眼,回忆着先前魏青说的话,道:“你也说过,五百年前我们的识海发生异变,一定是因娘娘苏醒过一次。”

    顿了顿,她又说道:“你当时还说过,根据我们识海发生异变的时间来推测,冰玄派那一年并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但云霞派却发生了两件事。”

    “其中一件与赤霄君王有关,那一年,赤霄君王被云霞派逐出。”

    柳飘飘越说越起兴,道:“我当时还问过你,赤霄君王会不会和娘娘有关,你说不知,后来我调查之后才知道,那一年,赤霄君王的修为之所以能够突飞猛进,是因为他接触过炎阳之心。”

    “换句话说赤霄君王极有可能与娘娘有什么因果。”柳飘飘仿若意识到什么,又道:“刚才古清风说的很明白,他也在探因果,古清风……赤霄君王也姓古,古天狼,古清风……难道……”

    念及此,柳飘飘神情大惊,连呼吸都为之停止,然而,就在这时,魏青的声音传来。

    “没有难道……我也怀疑过,可惜,他并不是赤霄君王,他也不可能是。”

    柳飘飘想问一句为什么,只是话到嘴边,又停止。

    她知道赤霄君王早在三百年前就已经陨落,被仙道审判的灰飞烟灭,即便传言中君王没有死,而是利用大手段飞升天界,可就算飞升天界,浩劫之后,也应当轮回转世。

    而那古清风身上并没有浊息,哪怕一丁点也没有,这说明他与轮回转世,与夺舍重生,甚至与血脉传承都没有任何关系。

    “如果古清风不是赤霄君王的话,那他与娘娘会有什么因果。”

    柳飘飘询问,魏青没有回应。

    如果可以的话,他也想知道。

    蓦然。

    柳飘飘又像似想起了什么,问道:“你说五百年前当我们识海发生异变的时候,云霞派发生过两件事,其中一件是赤霄君王接触了炎阳之心,另外一件事是什么!”

    魏青摇首,示意自己不知。

    “你到底是真不知还是不想说。”

    “真……不知。”

    魏青伸手捏了一颗白色棋子,欲要放入残局之中,只是很快又收了回来,说道:“娘娘的事情……我们还是不要妄自猜测,有些事情并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而有些事情,不知道便是不知道,知道的多了,反而不好……对你是,我也不例外。”

    ……

    这日正午。

    云霞派,后山灵隐园。

    一个看起来颇为邋遢的老者正在院子里走来走去,老者不修边幅,穿着一件灰袍,来回踱步,时不时打开酒壶仰头灌一口酒,嘴里一边骂骂咧咧。

    “古小子啊古小子!你可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啊!”

    “小时候你小子就是走到哪打到哪,怎么这么多年过去,你小子还是这幅德行!”

    “你说你小子……这才走几天,周边地界两大门派差不多快被你小子灭了。”

    火德刚刚从外面回来,他是天亮的时候才得到消息,说是古清风在赤虚山庄惹了事儿,只是赶到鎏金地界的时候已经迟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