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 五百年前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五百年前发生过一次意外?什么意外?”

    当古清风的声音传来,对面的魏青摇摇头,又一次回了不知两个字。

    魏青并没有撒谎,事实的确如此。

    五百年前他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切都很突然,也很莫名其妙,那一天几人皆感身体不适,识海异常混乱,身体也开始变得虚弱起来……然后就陷入了沉睡之中,浩劫之后才开始苏醒,身体也逐渐好转……只是以往的记忆变得异常混乱,很多记忆也因此都丢失了。

    古清风自然也看的出来魏青说的是实话,

    只是这让他感到有些疑惑,问道:“你们的识海都被云霓裳用她的血灵封印了起来。”

    “是的。”

    “什么时候封印的。”

    “三千年前,娘娘离开的时候。”

    古清风没有再问下去,他在山庄的时候曾经亲自探查过柳飘飘的识海,里面的确有云霓裳留下的血灵封印。

    这玩意儿和封印魂魄的手段一样,除了云霓裳本人,谁也打不开。

    在古清风想来,那云霓裳之所以封印他们的识海,恐怕也是为了防止其他人窥探,或是方便她苏醒以后查看因果。

    现在魏青又说五百年前莫名其妙的身体虚弱,识海变得混乱无比。

    发生这种情况应该是封印他们识海的血灵印发生了变化。

    而血灵不可能无缘无故发生变化。

    除非是云霓裳本人动的手脚。

    难道说五百年前云霓裳曾经苏醒过?

    “五百年前……”

    古清风有一口没一口的饮着酒,念叨着五百年这个特殊的岁月,心头不禁浮出一种不好的预感。

    因为他就是五百年前出生的。

    魏青等人识海发生混乱,若真是因血灵引起。

    那么必然和云霓裳有关,若真是如此的话,也就意味着她在五百年前苏醒过,不然魏青等人的识海不可能无缘无故发生异变。

    为什么偏偏是五百年前。

    这会不会是一种巧合?

    如果不是巧合的话,那又是什么?

    魏青说他的识海混乱了四百年,直至浩劫之后才开始好转。

    难道说云霓裳苏醒之后也存在了四百年,浩劫之后可能又沉睡了?

    不知,古清风也想不明白,问道:“你还记得不记得具体是哪一年,哪一天识海发生混乱的。”

    “具体时日已然模糊,应该是上古之时末期,仙朝大千上九年,十月份左右。”

    “仙朝大千上九年,十月份……”

    古清风翘着二郎腿,揉着下巴,眯缝着眼睛回忆着,那个时候自己应该是二十岁出头的样子,这一年,他记得很清楚,自己被云霞派逐出去了,除此之外,身边也没有什么特殊的事情发生过。

    看来要想弄明白这件事儿还得等云霓裳苏醒之后才能问个清楚,想了想又问道:“现在你们主子的七颗魄珠都现世了,她离苏醒不远了吧。”

    “娘娘说七颗魄珠重聚之时,便是她血脉觉醒之日。”魏青斟酌再三,说道:“应该就在几日之后冰玄派举行庆典的时候。”

    “说起冰玄派,我听说现在那个门派出了一位很厉害的主儿?叫什么来着?冷颜秋?”古清风望着石桌上摆放的残棋,捏起一颗黑色棋子落在残棋上,问道:“她和这件事儿有无关联?有没有你们主子的血脉?”

    “冷颜秋体内并没有娘娘的血脉,至于她与此事有无关联,我不知,究竟她是想取代娘娘,还是朱霞想取代娘娘,我也不知。”

    “朱霞?又是什么人?”

    “和我等一样。”

    魏青犹豫片刻,最终还是决定说了出来,道:“五百年前我们的识海出现异变,朱霞可能猜测娘娘发生了意外,浩劫之后,她苏醒过来,便想借助冰玄之心加上娘娘的血灵利用冷颜秋试图取代娘娘。”

    “还有第二种可能,冷颜秋是为娘娘之事而来,早有预谋,控制了朱霞,谋夺冰玄之心,试图取代娘娘。”

    “也有第三种可能,冷颜秋和朱霞可能都是棋子,背后另有其人。”

    古清风点点头,觉得魏青猜测的不错,还真有这么多可能,现在云霓裳的这件事儿把天诏、仙诏、魔诏,乃至原罪之诏全部都引来了,鬼知道这一切到底是谁布的局。

    况且,利用云霓裳的血灵以及冰玄之心,再加上云霓裳的七颗魄珠,到时候将其融合炼化,取代云霓裳也不是不可能,只是这种手段极其复杂也极其危险,一般人根本不可能知道,即便知道,也不知道该怎么去融合又怎么去炼化,背后定然有高人。

    正如魏青所猜测的那般,要么冷颜秋就是高人,要么真正的高人在背后指点。

    古清风站起身,将杯中酒一饮而尽,说道:“行,先就这样吧,该问的都问了,这事儿就这么着吧。”

    说着,他又捏起一颗白色棋子落入棋局中,道:“我问这些话,也没有其他意思,与你们主子也没有什么恩怨,更没有什么情仇,我甚至连你们主子是谁都不知道,连认识都不认识,所以,尽管放心。”

    听见这话,一直沉默不语的柳飘飘,抬起头,神情有些惊讶,像似没想到古清风会这么说,而旁边魏青一直低着头,听见古清风说这话也没有什么感到意外。

    的确。

    当得知古清风出手灭了仙诏之人。

    当古清风凭空出现。

    当古清风询问娘娘的身份时。

    魏青的心里已然知道,古清风并不是娘娘的敌人,尽管他不知道古清风到底要做什么,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至少古清风不会阻止娘娘觉醒,仅此,就够了,若非如此,面对古清风的询问,他也不会知无不答。

    果然。

    古清风伸着懒腰,说道:“我非但不是你们主子的敌人,甚至到时候说不定还会帮她一把。”

    闻言,魏青终于抬起头,他只能肯定古清风不是娘娘的敌人,却不知古清风还会说要帮娘娘。

    这是什么阴谋?

    不!

    不可能!

    以古清风的本事,他敢当着天诏的面子杀仙诏之人,他压根就不屑与你玩什么阴谋诡计。

    不为什么。

    完全不需要!

    “您……您……您又是为何?”魏青终于忍不住心中的好奇与疑惑,怔怔的问了一句。

    “有点复杂,一两句说不清,我虽不认识你们主子,但我的事情与你们主子可能有点关系,所以,想等她觉醒以后问清楚。”

    不认识娘娘。

    却与娘娘有关。

    魏青仿若意识到什么,心头一怔,却是不敢说出来。

    古清风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笑了笑,没有说话,纵身跃起,闪身消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