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 诸召之说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是夜。

    虚空之中。

    当古清风离开之后,三道人影相继出现。

    一道圣洁的人影。

    一道幽暗的人影。

    还有一道光明的人影。

    三道人影一道比一道飘渺,一道比一道玄妙,他们望着古清风离去的方向,就这么望着,足足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其中那道幽暗的人影才开口说道。

    “他竟然仙诏之人的分身给杀了。”

    声音亦如人影般飘渺,尽管如此,依旧无法掩饰声音中那抹惊愕:“为什么?看起来仙诏并非为他而来。”

    光明人影回应:“为他而来与否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仙诏之人不知死活的在他身上种了一道诛心控魂符。”

    “就因为这个?”

    “这个理由还不够吗?”光明人影的声音同样飘渺,望着古清风消失的方向,道:“不然你以为他为何会故意用杀戮之道这等手段,他从一开始就在试探,或许应该说是在钓鱼,他是垂钓者,我们是鱼,可惜,仙诏那只鱼不自量力上钩了……然后被他杀了。”

    “杀了仙诏之人的分身,所引来的麻烦会很大,那仙诏之人失去分身,心神受挫,本尊受到牵连,或许只能闭关,可是这个世界又不是只有他一个人得到仙诏。”

    “他看起来并不在乎,不是吗?”光明人影歪着脑袋,沉吟片刻,又说道:“而且……他似乎从一开始就很不爽仙诏之人,我猜那仙诏之人即便不在他身上种诛心控魂符,恐怕也会被他给宰了。”

    “与那不知死活的仙诏之人比起来。”那道幽暗的人影望着光明人影,笑道:“我觉得他看你这个天诏之人更加不爽,而且……呵呵,他钓鱼,真正想钓的是你,试探恐怕也真正想试探的是你。”

    光明人影耸耸肩,道:“我的天诏可不是为他。”

    “是与不是只有你自己清楚。”幽暗人影的笑意似乎更加浓郁,道:“况且,如你所说,是否为他而来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看你这天诏不爽,还好,你有自知之明,没有动手,不然……呵呵。”

    “若说他看谁最不爽。”光明人影瞧了瞧不远处那道圣洁的人影,笑道:“有这位姐姐在,哪能轮得着我呢。”

    “这句话我赞成。”

    幽暗人影回了一句,而后也看向那道圣洁的人影。

    圣洁的人影伫立虚空,就像一道白色的火苗般在烈风中摇曳着,看似很微弱,只是不管烈风多么强烈,似乎都无法影响到她。

    “你们误会了,我不是为他而来。”

    光明人影嬉笑道:“误会?我可没有误会,我知道姐姐不是为他而来,我也不是啊。”

    “我也不是。”幽暗人影也附和回应,旋即又加了一句:“我们都不是……只是这个问题重要吗?仙诏也不是为他而来,还不是被他给杀了……”

    “你们知道他是什么人吗?”

    圣洁人影幽幽问了一句。

    光明人影连想也没想到,直接摇头回应道:“不知道,你知道?”

    “我也不知道,你知道?”幽暗人影也跟着问道。

    圣洁人影微微摇首,也回答了三个字,不知道。

    三人你一句,我一句,真真假假,假假真真,谁也不知谁真,谁也不知谁是假。

    “你们……好自为之吧。”

    圣洁人影说了一句就要离开,光明人影立即追问道:“姐姐这是话里有话啊,为何不说明白呢。”

    “想明白自然会明白,不想明白永远也不会明白。”

    留下一句话后,圣洁人影瞬间凭空消失。

    “你干嘛不追上去问个明白呢。”

    当幽暗人影询问时,光明人影笑道:“我可不想与这位姐姐扯上关系,一丁点也不想,一丝一抹也不想。”

    “哈!”

    幽暗人影笑道:“我还以为你们天诏之人会无所畏惧呢,想不到也有害怕的存在。”

    “天诏毕竟只是天诏,不是天道,况且那位姐姐的诏书如此特殊,特殊到天地之间三千大道谁见了它不得躲的远远呢。”

    “谁说不是呢。”幽暗人影微微叹息,问道:“那你准备怎么办呢。”

    “什么准备怎么办,我说过我的天诏不是为他。”

    “哈!是与不是你自己心里清楚,更何况……”幽暗人影笑道:“就算你不是为他,也是为了霓裳,从现在的情况来看,他极有可能与霓裳这件事有关,到时你肯定还会面对他。”

    “随便咯,大不了我不参合就是了。”光明人影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言语之中也充满了一种乐观,道:“反正这方世界的天诏之人又不是我一个,让他们管就是了。”

    “你得天诏也会害怕?”幽暗人影仿若抓住机会就会嘲笑光明人影。

    而光明人影也不甘落后,挑衅道:“你不害怕你上啊。”

    幽暗人影哑然无语,无法反驳,随后又道:“他当着我们的面抹杀仙诏,可能目的就是为了让我们忌惮。”

    “管他呢,到时候再说,喂,小魔诏,我走啦,再会。”

    光明人影打了一声招呼,而后也跟着消失的无影无踪。

    虚空之中,只留下那道幽暗的人影,在黑夜下显得更加幽暗,亦更加飘渺,望着光明人影消失的方向,不屑的笑道:“臭****,分身化形之下,你倒是在我面前伪装的像个少女一样纯洁,以为本宫看不出来你是什么货色,死天诏,臭****,不要脸!”

    这一刻,她像似变了一个人似的,刚才还有些轻佻的她,此刻变得严肃凝重起来,望着虚空,望着夜月,回忆起刚才那白衣男子,不禁呢喃道:“他……会是什么人?”

    “身上没有浑浊之息,轮回转世,夺舍重生,血脉觉醒,死而复活……皆与他无关。”

    “又没有圣洁之息,仙缘魔缘佛缘,九天九幽,天堂地狱,深渊荒墟,三千大道,天地诸诏也皆与他无关。”

    “难道他早已返璞归真,一切皆为虚妄?可能吗?呵呵……”

    幽暗人影想着,似乎很头疼的样子,也极其无奈的说道:“他看起来真的是一个普通人,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人啊……可就是这般普通却又充满了神秘,充满了未知……”

    唉声一叹,幽暗人影又道:“这可真是一种让人厌恶的感觉啊……好久没有这种忌惮的感觉了呢……真是太久了呢……”

    沉默片刻。

    幽暗人影缓缓自语道:“霓裳啊霓裳,你做事向来滴水不露,推衍之道无与伦比,血脉复苏这种事情向来充满变数,而你偏偏这么做了,你究竟为何?躲天道?呵呵,你说过你不会躲天道,还是躲它?本宫也记得你说过不会躲它,因果?想来也只有因果了……”

    “也只有因果,才值得你冒这么大的风险。”

    “只是不知你究竟在补因果,还是在该因果,还是在斩因果……”

    “还有这个人,他到底和你有无因果……”

    不知。

    幽暗人影不知,她微微摇首,仰望夜空,呢喃道:“不知这方世界究竟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为何你们一个个全部都选择了这里……真的好乱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