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 他来了请闭眼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酒楼一楼是大厅,二楼则是一排排雅间。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此刻,在一名为月华的雅间内。

    一位看起来沉静的男子端坐在椅子上,闭着眼,一副很伤神很无奈的样子。

    而在旁边是一位穿着灰袍的老者,他透过雅间的窗户望着一楼大厅里在大庭广众之下玩暧昧的一男一女,看了一会儿,许是这一幕太污了,让老者颇为不适,老脸都禁不住有些滚烫,张张嘴,想说什么,欲言又止,只是唉声叹口气。

    “柳小姐也太……太那个了吧……怎么能……在大庭广众之下做这种事情……她可是娘娘座下的七色使者之一啊!也太不检点了吧。”

    魏青无力的回了一句:“她在试探古清风。”

    “试探?”灰老眉头一皱,撇撇嘴道:“老奴知道柳小姐精通魅惑之术,可她也用不着在大庭广众之下如此魅惑试探古清风吧?”

    “她试探是真,试探给其他人看也是真。”

    “试探给其他人?”

    灰老摇摇头,似若不解。

    魏青捏着眉心,说道:“柳飘飘试探的同时也试探给其他人看,如今娘娘的七颗魄珠不知道在谁的手里,可能是佛诏之人,也可能是天诏之人,她这样做的目的一来想试探古清风,能成功便成功,不成功也无所谓,最主要的是让其他人知道古清风这么一个存在。”

    “老奴愚昧,不知少主说的具体是什么意思。”

    “娘娘说过,七颗魄珠这里会出现变数,如果佛诏和天诏之人出现的话,娘娘就会有危险。”

    “少主的意思,古清风是变数?”

    “古清风是不是变数,我不知道,我只知柳飘飘这样做的目的,是想让古清风成为变数,成为佛诏天诏之人眼里的变数,就算蒙混不过去,也要让他们忌惮。”

    听魏青这么一说,灰老像似有些明白了,说道:“少主的意思,古清风是不是变数不重要,重要的是让佛诏天诏之人以为他是变数,这样以来,他们就有所忌惮,至少不敢冒然行事……”

    魏青点点头,道:“连我们都看不出古清风是什么人,在洞府之时不二和尚看起来对古清风也有所忌惮,他是佛诏之人,如果他也忌惮的话,那么天诏之人必然也会有所忌惮。”

    “原来如此。”

    灰老捻着下巴的胡须,称赞道:“还是柳小姐足智多谋啊……老奴佩服佩服。”

    “佩服?”

    魏青摇头苦笑,表情极其无奈,仿若哭笑不得。

    灰老还是第一次见少主的脸上出现这种表情,不由好奇问道:“少主,您……”

    “你佩服什么?又有什么好佩服的,柳飘飘在玩火……可怕的是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在玩火,古清风不是变数也就罢了,他如果真是变数的话,你知道他想做什么?”

    魏青叹口气,继续捏着眉心,道:“我宁愿面对佛诏和天诏之人,也不想面对像古清风这种神秘未知之人,佛诏也好,天诏也好,至少我们知道他们是什么人,有什么目的,而古清风呢?你知道他是什么人么?你知道他要做什么吗?”

    “不知道,我们什么也不知道,既不知道他是什么人,也不知道他究竟想做什么,只知道这个人很可怕……”

    微微摇首,魏青的神情有些憔悴,声音亦是愈发无力,道:“而且……更加可怕的是……柳飘飘这个女人自以为是,既试探古清风,又试探给其他人看,她这点猫腻,连我都看的出来,你觉得古清风会看不出来吗?”

    灰老凝着眉头问道:“如果古清风知道的话……那他为何还会任由柳小姐……”

    “这个问题问的好啊……为什么呢。【愛↑去△小↓說△網w  qu 】”

    魏青睁开眼,念叨着为什么,自言自语的说道:“灵都派、冰玄派、慕容家,乃至酒楼里的所有人,包括赤字头山庄的吴瀚都在打着他身上太阴种子的主意,他明明知道,但他还是来了。”

    “柳飘飘试探,他知道,但他还是任由试探。”

    “柳飘飘想拉他出来迷惑佛诏天诏,他也知道,但他并没有拒绝……”

    “我知道佛诏天诏,他也绝对知道。”

    “他知道,他什么都知道,但他一直假装不知道。”

    闭上眼,魏青回忆着在云霞派立储发生的事情,而后又回忆着洞府里面发生的事情,脑海中又将关于古清风的所有事情前前后后仔细过了一遍。

    “他是个懒人。”

    “他也是一个并没有多少耐心的人。”

    “从他杀人的手段来看,他对生命的理解早已超脱,人在他眼里是生命,蝼蚁在他眼里也是生命,人和蝼蚁在他眼里并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他根本不在乎这些人的死活。”

    “一个懒人,一个并没有多少耐心的懒人,一个不在乎这些人死活的懒人。”

    “他如果对这件事感兴趣,如果想弄清楚这件事的话……”

    念及此,魏青猛然睁开眼,噌的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憔悴的神情也顿时变得骇然起来。

    “少主,你怎么了?”

    魏青没有回应他,本想秘密传音给柳飘飘,又担心被察觉,他咬破自己的手指,将一抹鲜血点在眉心,双手掐动,灵诀凝衍,鲜血渐渐渗入眉心,此乃秘术‘血灵传意’。

    “柳飘飘!马上离开他!”

    旋即,柳飘飘的血灵之意传来:“魏青弟弟,你没看见姐姐在忙着呢。”

    “你不想死的话,马上给我离开!他待会儿要杀人!你知道不知道!”

    “杀人?他为什么要杀人?哦?你是说这些不知死活找他麻烦的小家伙吗?呵呵,他要杀就杀呗,管姐姐什么事。”

    “你不懂!他对这些人的死活根本不在乎,他们若有自知之明便能活,若是没有自知之明,他会毫不犹豫的将这些人抹杀!但这并不重要,他也不会在意。”

    魏青祭以血灵传达自己的意思,几乎是咆哮道:“他真正要做的是彻查娘娘这件事!”

    “查就查呗,姐姐正想把他拉出去迷惑天诏之人呢,正合我意呢。”

    “彻查!我说的是彻查!你懂不懂!对于一个没有耐心的懒人来说,他若想要彻查一件事,便会动用最直接也是最有效的手段,他会用武力将所有与这件事有关的人炸出来!”

    “炸出来?那岂不是正好?”

    “你!你个傻女人!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吗?你知道他要做什么吗?到时候他把所有人炸出来,然后全部抹杀,我们都完了!”

    “他?他不就是我的心上人咯?”

    咯噔一下。

    闻言,魏青心头一颤,面色大变,仿若被抽空了一样,有气无力的坐回椅子上。

    “完了,柳飘飘被魅惑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