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 心上人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灵都派或许比不上冰玄派,也比不上九华同盟,但好歹是鎏金地界最大的门派,如今被吴瀚这般赤裸裸的羞辱,罗晋衡自然气不过,脸色当场就阴沉起来,而这时,琴声已然响起。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琴声悠扬,悦耳动人,传入耳中,似若清风徐来,又如柔和的阳光洒落而下,令人周身毛孔禁不住打开,享受着美妙的琴声,沉侵其中,忘却诸般烦恼,一切阴霾尽数消散。

    琴声动,音律如念,引精神共鸣,如灵魂出窍,在无边无际的天空中无拘无束自由翱翔,要多畅快有多畅快,亦如梦入红尘,把酒言欢,心生旖旎,鱼水之欢。

    酒楼之内。

    仿若所有人都被琴声吸引,他们或是站着,或是坐着,或是饮着酒,神情无一例外皆是沉醉其中,无法自拔。

    高台之上,那妖娆的柳飘飘双手舞琴,纤纤玉手在琴弦上拨动,一张妖精般的俏脸上挂着是笑非笑的妩媚,一双勾魂夺魄的眼眸望着西侧依着墙壁而坐的白衣男子。

    琴声高氵朝迭起,酒楼之内荡起轻风,高台之上的柳飘飘,一袭红裳衣袂而扬,三千殷红色的发丝肆意飞舞,几缕发丝顺着琼鼻,在嘴角微微飞动。

    她望着,就这么望着。

    弹的是郎情妾意,舞的是比翼双飞,望的是春意般的寂寞。

    酒楼西侧,古清风依旧那般悠闲的坐着,饮着酒儿,听着小曲儿。

    他自然知道这娘们儿想做什么。

    也看的出来这娘们儿和魏青同属一种人,应该和冰玄那个神秘女子有关,八成是冰玄以血脉传承之前安排的守护之人,而且这娘们儿身上似乎也有一颗魄珠。

    古清风来山庄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抢夺魄珠,他只想知道和魄珠有关的人和事儿。

    种种迹象都表明,冰玄那神秘女子像似下了一大盘棋。

    不仅瞒过了老天爷的天道,似乎也瞒过了因果。

    当然,这不重要。

    重要的是,古清风现在不确定冰玄下的这盘棋到底和自己有没有关系,换句话说有没有所谓的因果牵连,如果有的话,那这事儿就复杂了,他的因果同样也就变得复杂无比。【愛↑去△小↓說△網w  qu 】

    那不二和尚是拥有佛诏之人,出现在洞府,如果是来调查因果的。

    那这事儿就说不清了。

    因果是根源,大道法则皆在其内。

    因果一乱,牵一发而动全身。

    换句话说,如果那不二和尚真是来调查这事儿的因果,那么天诏之人必然也会随之出现,很可能已经出现了……如果当年冰玄那女子干的这件事儿影响到仙魔的话,那仙诏魔诏也都会接踵而至。

    古清风心里希望冰玄那娘们儿和自己没有什么因果牵连。

    希望如此吧。

    如果有的话,他还真不知道到时候该怎么办。

    瞧着台上舞琴的柳飘飘,古清风摇摇头,感到有些好笑。

    他知道这娘们儿一直想试探自己,琢磨着她应该也想知道究竟谁手里拥有魄珠。

    恐怕也和自己一样。

    在试探所谓的因果。

    如果我为自己在试探因果。

    那么她们就是为了冰玄那女子试探因果。

    这时,柳飘飘的声音突然在耳畔响起。

    “公子……在想什么呢。”

    古清风端着一杯酒,眯眼瞧着她,回应道:“你猜。”

    “你猜我猜不猜?”

    古清风耸耸肩,不置可否。

    “公子。”高台上,柳飘飘是笑非笑,眉目传情,那一缕殷红色的发丝在烈焰红唇嘴角微微飞扬,一双美眸望着古清风,传音密语道:“你肉身寻常,并无特殊,修为不过筑基,你身上没有浑浊之息,既非轮回转世之人,又非夺舍重生之人,身上亦没有纯净之息,既非仙赐之人,亦非魔赐之人,更非天赐之人,你会是什么人呢……真是让本小姐好奇啊……”

    “爷是神。”

    “呵呵……”柳飘飘轻笑,又道:“不知道本小姐这个俗人有没有资格和你这尊神共饮一杯呢。”

    “怎么着?”古清风眯眼瞧着她,笑道:“上次你就想在我身上种下血蛊啊……还想来一次啊?”

    “你果然知道血蛊。”柳飘飘那张狐媚俏脸上依旧挂着是笑非笑的妩媚,一双美眸之中亦开始泛起了殷红。

    “得了,收起你那魅惑之眼吧。”旁边费奎早已沉醉在琴声之中,古清风只能自斟自饮,倒了一杯酒,回应道:“对爷没什么用,何必浪费感情。”

    “呵呵……”

    柳飘飘双手舞琴的芊芊玉手愈发凌乱,琴音更如高山流水,笑道:“你敢不敢跟本小姐打一个赌?”

    “怎么个赌法?”

    “就赌本小姐能不能迷惑你的内心。”

    “哈!”古清风哑然失笑,不屑道:“甭说迷惑我的内心,即便你能让爷的心悸受到影响,哪怕只是一丁点,便算你有本事。”

    “呵呵,爷!您的口气未免太大了吧!”

    “没办法。”古清风耸耸肩,笑道:“习惯了。”

    “好!若是你输了,便让我看你一眼你手中的魄珠。”

    “只是看一眼?”这倒是让古清风颇感疑惑,问道:“不要?”

    “不要,只是看一眼。”

    “行,没问题。”古清风想了想,问道:“若是我赢了呢。”

    “若是你赢了,本小姐就随你处置咯。”

    “就你这点姿色?”古清风上下瞧着柳飘飘,摇摇头,回应道:“不好意思,没兴趣!”

    “你!”

    柳飘飘那张狐媚脸儿上顿时恼羞成怒,只是瞬间又消散,一双殷红的美眸盯着古清风,过了片刻之后,才说道:“好,爷不愧是爷,很好……姑奶奶倒是想问问大爷,您想怎么办呢。”

    “帮我做一件事就行。”

    “什么事?”

    “等你输了自会知道。”

    “好。”

    当柳飘飘应下之后,一曲也随之终了。

    台下众人仿若还沉侵其中,一个个像失神般望着,回味着,兴奋着,激动着,不少人满脸红潮,坐在那里,闭上眼,神情之中意犹未尽,足足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众人才如梦初醒,回过神来,望着高台之上的慵懒而又妩媚的柳飘飘,眼中尽是迷恋。

    “叹为观止!真是叹为观止,都说我们赤字头的祖师爷君王殿下精通乐艺,号称一曲一轮回,方才柳小姐一曲着实鄙人神魂颠倒,如梦似幻,回味无穷,亦如坠入轮回,梦千古,快哉快哉,以柳小姐的音律造诣,纵然比上我们赤字头的祖师爷赤霄君王也不遑多让。”

    坐在最前面的吴瀚站起身,英俊的脸庞上神情动容,略显激动,眼中更是尤为痴迷的望着,甚至不惜抬出赤霄君王来捧柳飘飘,以此表示自己的倾慕之意。

    “不知鄙人可否有幸请柳小姐小饮一杯?”

    吴瀚起身,单膝跪地,伸手做了一个邀请的姿势,许是觉得诚意不够,吴瀚又双膝跪地,伸手邀请,单膝跪地和双膝跪地可不是一个概念,如果单膝表示臣服效忠的话,那么双膝跪地,就不止是臣服效忠那么简单,已是行礼了,而且行的还是尊上大礼。

    只是高台之上的柳飘飘并未理会,只是站起身,端着一杯鲜红色的美酒,是笑非笑的瞧着吴瀚,微微摇首,慵懒的回了一句:“不好意思,本小姐不能答应你。”

    嗯?

    吴瀚没想到会遭到拒绝,他抬起头,满脸愕然,凝声问道:“为什么?”

    “为什么?呵呵……”柳飘飘将杯中鲜红色的美酒一饮而尽,柔声道:“因为本小姐今日要陪我的心上人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