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 神秘的暗涌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九华同盟,一座园子内。

    一位青衣男子正端坐在凉亭的石椅上。

    男子剑眉星目,气质沉稳,温文如玉,端正而坐,目光望着石桌上的一副残棋,端着香茶,轻轻品了一口,像似在疑惑着什么,又像似在思索着什么。

    旁边一位灰袍老者躬身而站,低着头,沉默不语。

    男子不是别人,正是魏青,而老者亦是跟随他多年的灰老。

    魏青不喜饮酒,喜香茶,更喜下棋,下的是以玄妙法则为根本的太极棋,又称天地棋。

    以前,他品茶,还能品出些茶中的韵味,现在虽然依旧能,只是很淡很淡。

    以前,他下棋,还能下出些太极的玄妙,现在虽然依旧能,只是很少很少。

    这一切的改变都来自他的内心。

    他的内心静不下来,自从去了一趟云霞派之后,就再也没有安静过,反而愈发凌乱,甚至有时候连精神都无法集中,思绪也总是飘忽不定。

    “唉。”

    魏青哀叹一声,闭上眼,放下手中的茶杯,淡淡的问道:“先前谁来找过我。”

    躬身而站的灰老如实回应:“慕容家的人,慕容飞的几位哥哥都来过,老奴按照少主的吩咐已然警告过他们,只是……他们并没有放在心上,这些天来一直在外面找赤炎公子。”

    “警告过他们已经够了。”魏青深深呼吸一口气,微微摇首,道:“听与不听是他们的事情,我欠慕容老爷子的人情已是还给他们。”

    “慕容老爷子若是再不出关的话,他的这些子孙怕是……”

    “玩火不可怕,可怕的是有些人根本不知道他们自己在玩火。”魏青伸手捏了一颗黑色棋子,又说道:“他们以为九华同盟便是整个世界,但也只是他们自己以为而已,一个个井底之蛙,殊不知天外天,人外人,那人的存在,莫说九华同盟,也莫说这方世界,怕是天地都不止……”

    至于古清风是谁。

    这个问题,灰老已经问过很多遍,而他也清楚的知道,少主亦不知这个问题的答案。

    “少主,你说他……会不会和我们的事情有关。”

    魏青摇摇头,这个问题他也想知道。

    “如果他真与我们的事情有关的话,那我等怎么办?娘娘觉醒的计划……”

    怎么办?

    魏青再次摇摇头,这个问题的答案,他也想知道,可惜,同样不知道。

    唉。

    灰老也是叹口气,旋即他像似又想起了什么,问道:“两日之后赤虚山庄举行拍卖会,而且拍卖的正是洞府之眼的太阴种子,少主不是调查过吗?可知是谁在拍卖?”

    魏青捏着手中的黑色棋子,放入棋局,而后又重新拿起来,颇为无奈忧愁的又一次摇摇头,道:“我去探查过,可惜没有结果,只知是一个女人拍卖的,对方是谁,我也不知,不过,我猜测应该是赤字头的人。”

    “您也不知?”灰老抬起头,亦是一脸愁容,道:“现在七颗魄魄珠,冷颜秋手中有一颗,赤炎公子手中有一颗,九华同盟手中有一颗,柳小姐手中也有一颗,如您所说,赤字头手里也可能有一颗,可另外两颗又在谁的手里?”

    “不知。”

    魏青望着棋局,说道:“娘娘说过魄珠可能会发生变数,我一直以为是朱霞叛变,试图用冷颜秋取代娘娘,现在看来……事情远远比我想象中复杂的多,尤其是连赤炎公子也卷了进来……若是此事与他有关的话……”

    说到这里,魏青没有再说下去,而是换了一个话题,道:“至于魄珠,我想赤字头之所以举办拍卖会怕也是想将其他几颗魄珠的下落引诱出来。”

    “唉,到了这个时候娘娘一点线索都没有,不知道到底是谁继承了她的血脉,如果……如果到时真的出现我等不可挽救的变数,那该如何是好啊!”灰袍摇头叹气,既担忧又无力:“偏偏还有个朱霞他们几个在背后搞鬼,真是……”

    这时,一道黑影突然出现在园子里,那黑影单膝跪地,恭敬的喊了一声少主。

    魏青眉头微微一挑,问道:“何事?”

    “赤炎公子有消息了,他一直在赤虚山庄,现在消息已经曝光,相信用不了多久就会传遍开来,属下回来的时候,慕容家的几位公子,灵都派,冰玄派都赶了过去。”

    “赤虚山庄。”魏青仿若突然意识到什么,神情微微一变,问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柳飘飘在两日之前就已经进了赤虚山庄?”

    “柳小姐的确一直在赤虚山庄,而且……还……登台献艺。”

    “这个女人!真是……”魏青噌的一下站起身,凝着眉头,有些生气的说道:“以她的性子一定会去试探古清风,我都已经告诉过她了,为什么还……事情已经够乱了,她就不能让我省点心吗……简直!”

    啪的一声,魏青一挥手,桌子上的棋盘顿时化为灰烬。

    他不是一个冲动之人,更不是一个容易生气的人。

    从来就不是。

    但他还是忍不住发起火来,气柳飘飘不听自己的劝说,因为这样以来,他就不得不去一趟赤虚山庄。

    说实话,赤虚山庄并不可怕,至少魏青不惧,真正让他害怕的是住山庄里面的那个人。

    如果可以的话,他实在不想去面对那个神秘诡异,静时可怕,动时更加可怕的人。

    “走吧,去一趟赤虚山庄吧。”

    魏青闭着眼,掐着眉头,很是伤神,无力的说道:“希望柳飘飘还没有把事情弄的不可收拾,希望吧……也只能希望了……”

    日落西山,似若晚霞。

    鎏金地界之所以被称为鎏金,亦是因为这里的地质很古怪,阳光洒落,如同满地金灿灿的黄金一样耀眼,此刻夕阳西下,霞光笼罩,虽不是阳光下金灿灿,却也暖如黄。

    赤虚山庄,一座园子里。

    一位白衣男子此刻正悠闲的仰躺在一张摇椅上,冷峻的脸庞上,神情说不上惬意,也谈不上喜怒,似乎很平淡,微微闭着双眼,像似正在养神。

    在他的旁边,一个身材滚圆的矮胖子正躬着身,低着头,双手插在袖口里安安静静的站着。

    白衣男子不是别人,正是从赌坊回来的古清风。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睁开眼,坐了起来,旁边的费奎赶紧倒了一杯酒。

    古清风接过酒,品了一口,呢喃道:“水云酒,会不会是她呢……”想着,他又摇摇头,道:“应该不会吧。”

    “公子爷,要不要小的帮您查一查?”

    “查一查?”

    古清风并没有及时回应,只是把玩着酒杯,就这么瞧着,过了好大一会儿,才缓缓说道:“算了,有些事情还是不知道的好,有些故人……也是不见为好。”

    说罢,古清风像似察觉道什么,看向门口。

    片刻之后,一位女子走了进来,恭敬的问道:“敢问公子,可是姓古,名清风,道号赤炎?”

    古清风瞧了她一眼,问道:“什么事儿?”

    “我们家小姐正在等待演艺,想邀您前去欣赏。”

    “你们家小姐是谁?”

    “柳飘飘。”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