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 美酒与响声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豪华而又奢侈的赌坊之内。

    差不多所有赌客都停止了赌博,纷纷围过来瞧着热闹。

    说起来这种事儿并不稀罕,至少在赌坊内三天两头都会有人挨打,别说挨打,在这里杀人,炼丹,放血抽灵魂都不稀奇。

    赌场毕竟是赌场,更何况还是赤字头的赌场。

    来到这里别管你是什么身份,都得遵守赤字头的规矩。

    输了就要认,认了就得罚,挨打要立正,受罚要扛着。

    若是今儿个挨打之人是其他人,场内的赌客们也没什么兴趣来瞧这个热闹,偏偏挨打之人是白元睿和金俊这两个二世祖,几乎所有人都知道,白元睿有灵都派这么一个大后台,而金俊更是幻海金家的公子,灵都派是鎏金地界数一数二的大门派,而幻海金家则是鎏金地界数一数二的大家族。

    老话说的好,打狗还得看主人。

    纵然白元睿和金俊两人赌博赌输了,在场之人谁也敢拿他们怎么样,更别说动手打,一旦这样做,在赤虚山庄或许很安全,只是离开山庄,小命儿就担保了。

    场内众人议论纷纷,都在猜测那白衣男子究竟是什么身份。

    没有人见过他。

    更没有人认识他。

    甚至连名字都不知道。

    他就是那么翘着二郎腿坐着,喝着小酒儿,微微歪着脑袋,眯缝着眼睛瞧着。

    场内。

    白元睿和金俊二人跪在地上哭爹喊娘,大骂着,叫嚣着,咆哮着,怒吼着,可是没有用,二人动不了,只能跪着,承受着费奎的大嘴巴子。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费奎一巴掌一巴掌扇着,也不知道扇了多少巴掌,白元睿和金俊再也不是之前那个骄横跋扈的二世祖,一个个披头散发,满脸肿胀,耳朵里、鼻子里,嘴里皆溢着鲜血。

    二人被打惨了,连牙齿都被打掉了,费奎看起来也像似打累了,手臂酸疼,打的力气也越来越小,终于,他实在打不动了,转过身,气喘吁吁的说道:“公子爷,小的……小的不行了……”

    古清风瞧了他一眼,问道:“可是打满意了?”

    “满意……满意了。”

    费奎满意了,他虽然打的全身疲惫,内心却是无比畅快,修炼数十年,由于没有什么背景,也没有什么资质,修为也不高,再加上长相也有点矮丑挫,一路下来,费奎是忍气吞声,活这么大,他还是头一次觉得自己有尊严。

    噗通一声。

    白元睿和金俊莫名其妙的又能动了,只是此时此刻二人被打的头昏脑胀,双眼冒着金星,趴在地上,嗷嗷惨叫。

    而旁边,言老一直默默看着,本来以往若是遇见这个情况,他都会开口劝两句,只是这一次他并没有,一句话一个字都没有说,一直凝着眉头,思索着,像似在猜测着这白衣男子的身份。

    莫名,当触及到那白衣男子的眼神时,也不知道怎的回事,言老的内心突然哆嗦了一下,那种感觉仿若一瞬间坠入无尽的黑暗深渊一样,令人有种被恐惧笼罩的感觉。

    怎么会这样。

    言老不清楚,也不敢多问。

    这时,那白衣男子的声音传来:“你是这的管事儿?”

    嗯?

    言老点点头,应是道:“老朽正是,不知公子有什么吩咐?”

    古清风垫了垫赌桌上一支精美的酒壶,问道:“这酒那来的?”

    酒是赌坊送的,古清风进来之后一直在喝,他之所以询问,并不是因为这酒多么好喝,而因为这种酒让他不由想起一位故人。

    只是他这一问,倒是把言老问的有些莫名其妙,什么叫这酒哪来的?所有人都知道这酒是赌坊的酒,还用问吗?当然,疑惑归疑惑,言老还是回应道:“这酒是我们山庄请人特意酿制的,名为水云。”

    “水云……”

    古清风念叨着这个名字,而后问道:“请谁酿制的?”

    “这是我们庄主请的人,至于请的谁……老朽也不知。”

    古清风点点头,没有继续问下去,想了想,开口道:“你们这还有这种酒吗?”

    “有。”

    “给我弄点来。”

    “不知公子需要多少?”

    “越多越好,先来个百八十坛吧。”

    听闻百八十坛,言老的嘴角禁不住微微抽搐了两下,而后招来小厮,吩咐下去,回应道:“请公子在这里稍等片刻,待会儿就给你送过来。”

    “多久?”

    “这个……很快。”

    “行。”

    古清风搓了搓手,仿若闲的有些无聊,问道:“闲着也是闲着,要不咱俩玩两把?”

    古清风并不好赌,只是玩了几把之后,倒是有些手痒了,而赌坊里面这些小兔崽子一个个看起来也只能算是不入流的赌徒,琢磨着这老头儿既然是赌坊的管事儿,赌术应该不错。

    “这个……”

    言老看起来有些犹豫,他先前一直在观察着古清风,种种迹象都表面古清风是一个高手。

    言老既是赌坊的管事,自然赌术了得,说实话,他也有些手痒,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很想弄明白古清风到底是如何在不管是逆风局还是顺风局,不管是什么玄妙之象的情况下,又是如何永远都用五道灵诀凝衍出的玄妙又是如何比其他人永远多那么一两重。

    他想知道,很想知道。

    斟酌片刻之后,言老点点头,回应道:“既然公子邀请,那老朽就陪公子玩两把。”

    言老走来坐下,开启太极阵,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行七八人匆忙闯了进来,众人张望过去,其中有几人是先前跟白元睿和金俊一起的二世祖,他们进来之后,指着古清风,对着为首的一男子说道:“就是他!”

    为首的男子看起来似若三十岁左右的样子,穿着一件鲜艳的玉罗宝衣,手持玉扇,虽然长的谈不上英俊,但眉宇间却是透着一种骄横。

    场内不少人都认识他,名叫金辉。

    亦是幻海金家的人,同时也是灵都派的内门弟子,更是连开三道金彩的彩灵天才。

    他走进来之后,看见趴在地上满脸肿胀的白元睿和金俊时,顿时面色大变,一个箭步冲了过去,而白元睿和金俊二人看见金辉时,也顾不得头疼欲裂的脑袋,猛地站起来,指着古清风,激愤的咆哮道:“辉哥!杀了他!给我杀了他……”

    白元睿也是满脸狰狞,嚷嚷着要将古清风碎尸万段。

    金辉杀气腾腾,转过身,怒瞪着古清风,厉喝道:“连我们幻海金家的人也敢打!我看你真是活腻了!”

    古清风并没有理会他,甚至连瞧也未曾瞧他一眼,只是望着正在分配阵位的太极阵,很快,他分到了五行阵,而对面言老分到了两仪阵。

    “言老,我们金家可是山庄的老主顾,你怎能眼睁睁看着我们金家的人被打!”

    “金公子,你应该清楚我们赤字头的规矩。”

    言老只是淡淡说了一句,太极阵开始二转,定下了玄法,是乃三才,意味着言老是顺风局,而古清风又是逆风局。

    显然,金辉在来的路上已经听闻了此事,自然也知道山庄的规矩,如若不然当场就会直接出手,他双拳紧握,怒喝道:“又是规矩!哼!我们金家老祖大衍真人马上就会过来,到时候你和他老人家讲规矩吧!”

    金辉盯着言老,冷笑道:“老杂毛!你只是赌坊的一个管事,离开赤字头,你在我们金家眼里什么都不是,而且,你不要忘了,我们金家的大衍老祖和你们山庄的吴大爷的交情,待会儿等他来了,我看你怎么向他老人家交代!”

    听闻大衍老祖,言老神情不由微微一变,再一想大衍老祖和山庄吴大爷的交情,到时怕是……就在他担忧之时,赌坊里不知是谁喊了一句。

    “快看,大衍真人来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