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价值一千万的耳光)——第三更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那白衣男子并没有张狂,从一开始就没有,非但没有张狂,反而一直都很平静,一直都是那么悠闲惬意的喝着小酒儿,先前连赢二十把的时候是,刚才逆风局同样也是,而此次面对白元睿的王霸局,他的大逆风局,他竟然还是那般悠闲自在的喝着小酒儿。

    他看起来一点也不在乎所谓的王霸局还是逆风局,就好像此间发生的一切与他无关一样。

    旁边,言老一直在默默观察着,眉头深深凝皱着,他虽然不知这白衣男子的身份,不过猜测应该是一个赌术高手,而且还是一个极其高深的高手。

    当太极阵开始三转,开始凝衍玄妙之象的时候,言老竟然又看见那白衣男子将右手放在赌盅上,依旧是五指轻轻那么一弹,光华乍闪,五道灵诀犹如五条雷电蜈蚣般由五指凝衍而出,瞬间渗入赌盅之内。

    又是五道灵诀!

    言老在赌坊混迹了两百年,各种赌术高手也不是没有见过,可像眼前如此古怪的高手,他还是头一次遇见。

    很快,太极阵凝衍出了玄妙之象,是乃五行朝元玄妙,这个玄妙比之刚才那个六合龙泉玄妙还要玄之又玄,妙之又妙,能够推衍出来就已经不容易,推衍出来四五重玄妙已经能够称得上高手了。

    当然,像白元睿占据五行王霸站位,推衍起来应该不算太难,至于位于八卦阵位的白衣男子,怕是……

    “哼!等死吧!”

    白元睿很兴奋亦很激动,显然,他对这一把非常有信心,只是正欲打开赌盅的时候,对面那白衣男子的声音再次传来:“先等等!”

    “哦?等等?”白元睿冷哼一声,笑道:“这个时候后悔已经太迟了,我说过今日不但让你倾家荡产,还要你跪在地上求我!”

    “我要加注。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

    古清风一句轻描淡写的加注,让全场所有人都为之一愣。

    要加注?

    众人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通常太极阵分好阵位,定下玄法,凝出妙象之后提出加注的,几乎上都是顺风局,当然,也不是没有人在逆风局主动提出加注啊。

    虽不多,但也不少。

    可是他们还从未遇见过,当庄家是王霸位,对面逆风局却主动提出加注的。

    这……这简直……简直不合常理啊!

    古清风一句加注,让对面原本兴奋激动的白元睿顿时慌了神,他盯着对面的白衣男子,想再次从古清风的脸上看出点什么,他想知道眼前这个人究竟是虚张声势故作镇定,还是真的这么自信。【愛↑去△小↓說△網w  qu 】

    是的,他想知道。

    上一次他什么也没有看出来,这次同样也是。

    对面那白衣男子依旧安静异常,就是那么悠闲的坐着,一副懒洋洋的样子,翘着二郎腿,喝着小酒儿,面带笑意的望着,就连口吻也都是那般平淡,问了一句:“如何?同意否?”

    “你……”

    白元睿拿捏不准,一时间也不敢回应。

    白元睿本来很有信心这一把能赢,只是面对此间神秘而又诡异,悠然而又惬意的古清风,他的自信开始动摇起来,也在一点一滴的消散。

    “加注就让他加,白少,我们的是王霸局,他的是大逆风局,难道还怕他加不成?”金俊在一旁催促着,他可不相信白元睿占据王霸局还会输给大逆风局的古清风。

    白元睿心念如电,本想仔细斟酌,奈何思绪太乱,最后他一咬牙,凝声问道:“你要加多少?”

    古清风将手里的五百万赤字头灵石卡仍了过去,而后又将储物袋里的五百万灵石卡仍过去,这一千万是先前费奎用十颗蓝蕴冰霜晶的碎片兑换来的,此刻被他全部仍了过去。

    望着赌桌上价值足足一千五百万的赤字头灵石卡,所有人都傻眼了。

    他们不是没有见过大赌局,只是没有见过庄家是王霸位,对方是大逆风局还敢加注一千万的诡异赌局,而且众人也实在没有想到这个看起来并不是多么惹眼的年轻人竟然有这么多钱,

    是的,并不惹眼。

    既没有彩灵天才身上那种凌厉的冷傲。

    也没有那些大身份大背景之人身上那种高贵的气质。

    更没有二世祖公子哥儿身上那种骄横。

    什么都没有。

    一眼看过去,除了一袭干净整洁的白衣之外,似乎在他身上再也找不出什么特殊的地方。

    如果有的话,那也只是悠闲,一种说不出的悠闲。

    白元睿怒气匆匆的大喝道:“你明知道我手里没有这么多钱,故意加注一千万?”

    “怎么着,不是说这世界上没有你玩不起的赌局吗?”古清风并没有看他,拿着一颗鲜果吃了起来,说道:“区区一千多万就玩不起了?”

    “你!”

    白元睿那张脸上青一阵白一阵,顿觉颜面受辱,咬牙咆哮道:“我说过没有我白元睿玩不起的赌局。”说罢,他对着言老又道:“言老,给我再拿一千万!”

    “不好意思。”这次言老想也没想,回应道:“赌坊有规矩,外借只借一次。”

    “难道你怕我还不起?”

    “白少,老朽再重复一句,外借只借一次,这是赤字头的规矩。”

    当言老提起赤字头的时候,白元睿不敢再开口了,他看向身后的其他人,十多人皆是摇摇头,示意自己身上已经没有钱了,金俊也是如此。

    这对于白元睿来说是一件很丢面子的事儿。

    以后传出去也必然在其他人面前抬不起头。

    可是!

    一千万实在太多了,他根本拿不出来,纵身把身上所有值钱的灵宝全部卖了也相差甚远。

    “你也看见了!不是我玩不起,是我一时间拿不出一千万这么多。”白元睿思前想后,开口说道:“我可以先欠着你,如果这一把我输的话,我一定会将所有钱一分不少的还给你,我是灵都派的人,我父亲,我叔叔,我爷爷皆是灵都派的长老,如果你还不放心的话,可以找言老作证!”

    白元睿是一个要面子的人,就算没钱,也不能认怂,哪怕回去被家族受罚,这口气也得先挣回来,更何况,他并不相信自己会输。

    “钱,我不用你还。”

    当古清风平静的声音传来,众人没有一个能听懂,什么叫不用还?这可是一千万啊!

    “你什么意思!”白元睿仿若意识到什么,顿时大怒,道:“难道你想要我的命偿还?告诉你……根本不……”

    他的话还未说完,古清风便将其打断,瞧了他一眼,笑道:“放心,我对你的命没有兴趣。”

    “哦?那你要什么!”

    “你们应该见过他吧?”说着话,古清风将费奎推了过来。

    “见过又如何?”

    “脸上的巴掌是你们让打的吧。”

    “是又如何?”

    “好。”古清风问道:“费奎,你打了自己几个耳光?”

    “公子爷,我……”费奎像似有些犹豫。

    “说。”

    “他们……他们一共逼小的打了……打了八十一个耳光,说是……说是……说是打一个大圆满。”

    “行。”

    古清风点点头,瞧着对面的二人,说道:“加注一千万,若是我输了,钱全部归你,若是你输了,我也不用你还,你们逼着费奎打了八十一个耳光,那就让他打回去。”

    白元睿和金俊等人终于明白了,原来此人是为那个丑陋的地老鼠报仇来了!

    “如何?一千万八十一个耳光,划得来吧?我相信这绝对是你一辈子最值钱的耳光。”

    “你找死!”

    白元睿气的咬牙切齿,长这么大,从来只有他用钱砸人,还从未被人用钱这么砸过,当他欲要开口的时候,古清风的声音突然传来:“我问你赌还是不赌,赌的话,就开盅,不敢赌就给少给我唧唧歪歪!”

    “你!”

    白元睿心中怒火疯狂燃烧,而旁边的金俊早已忍受不住,涨红着脸,瞪着眼大喝道:“跟他赌,我不信他真的能赢!”说罢,他当场将赌盅打开,阵位时绽放出九道玄妙。

    “此乃五行朝元玄妙,白大少占据霸王位也不过推衍出九道玄妙,我不信你的八卦位凝衍的玄妙比他……”

    金俊话音未落再也没有说下去,因为这个时候古清风已经打开了赌盅,不多不少,十道玄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