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 谁的山庄?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打开轮回通道,封印七魄,再以血脉传承……”

    顿了顿,老和尚的声音才缓缓继续传来:“可能真如古居士所猜测的那般,她应该是为因果。”

    “怎么个为法?”古清风疑惑道:“若是探因果的话,这代价是不是也太大了吧,除非她想斩因果,或是补因果?又或许改因果?只是因果这玩意儿不是说斩不断,补不了,也改不动吗?”

    老和尚这次没有回应。

    只是他这一沉默,倒是让古清风不由哑然失笑,问道:“老和尚,你且老实告诉我,因果这玩意儿当真能斩断?补续?改变?”

    “老衲不知……”

    “你是不知还是不想说。”

    “不知。”

    “呵呵……”古清风淡淡笑了笑,没有再问,过了片刻,才说道:“本来我也一直认为因果这东西斩不断,补不了,也改变不了,至于那女子究竟有没有做到这些,我不知,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她一定触动了因果。”

    “古居士何出此言?”

    古清风想起在洞府里面遇见那个啃着美味的胖和尚,笑道:“你可能还不知道,不久之前,我遇见一个得到佛诏之人。”

    老和尚说道:“如今本源重演,万象更新,佛亦不例外,降下佛诏也没有什么稀奇,佛诏可能是为教化,是为度化,是还劫难而来……”

    “的确没有什么稀奇,也或许是为劫难度化而来,不过他为何偏偏出现在那个女子的洞府,而且……”说着,古清风又想到魏青,道:“而且我现在基本上可以肯定,那女子之所以敢玩血脉传承这种变数大的玩意儿,一来她有把握,二来,她也必然做好了一切准备,或许之后发生的一切都在她的推衍中也说不定,甚至包括我?”

    “或许只是巧合。”

    “我记得你说过一句话,你说永远也不要把巧合当命运,更不要把巧合当因果。”

    “古居士既然知道,又何必……”

    老和尚的话音未落,古清风便将其打断,道:“你可知我为何一定要探自己的因果?”

    “老衲还记得古居士说过不想错失如此绝佳的机会。”老和尚唉声叹口气,道:“以老衲对古居士的了解,这或许真是你的理由,但绝非全部,如果老衲猜测不错的话,古居士探因果是为前世。”

    “哈。”

    古清风顿感哑然,笑道:“要不人家怎么总骂你们和尚是秃驴呢,明明心里知道,却总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古居士,你……”许是古清风的话有些不好听,老和尚想说什么,终究没有说下去,唉声叹口气,道:“看来古居士对我们佛门中人还是有颇多误会……”

    “误会?呵呵!”

    古清风笑了,笑的很古怪,道:“我这辈子被人骗的次数不多,一只手能数的过来,但就是这么寥寥几次,其中有三分之一都和你们这些和尚有关。”

    顿了顿,又道:“你一直说天地容不下你们佛门中人,要我说,大家不待见你们,也是你们自找的,整天不好好念经,专门干神棍的勾当,人家能待见你们吗?打着所谓普度众生的名义,到处忽悠人,你们忽悠我也就罢了,听说你们还去忽悠过蚩尤、刑天那哥儿几个?听说连老天爷也被你们忽悠过一次?”

    “古居士,还请你莫要听信谣言,我佛……”

    见老和尚还想说什么,古清风懒得再听下去,挥挥手,道:“得了,你那套说辞我都听腻了,无非你们慈悲,普度众生,你们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老和尚又唉声叹口气。

    许久之后,他才开口说道:“古居士看来还是对你前世心有芥蒂。”

    “废话,能没有芥蒂吗?”

    古清风闭上眼,仿若在回忆着这五百年来经历的一切,幽幽而道:“本来我对前世之事没有什么兴趣,一丁点也没有,既然是前世,便是过去,既是过去,那就让他过去好了……”

    “我不知道我的前世是谁,也不知道前世的我是什么人,更没有兴趣,不过……也不知道是前世之事没有了断还是怎的,在我今生这辈子的五百年时间里面前后遇见过几个很奇怪的人。”

    追忆着这五百年来的点点滴滴,古清风说道:“让我印象最深的是一个女人,那个女人是谁,我不知,是什么人,我也不知,我从未见过她,连她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我只知道,每次我有生命危险的时候,她都会出现。”

    “我第一次入魔,是为一个兄弟,血染荒域,屠戮了太多生命,引得杀意反噬,被迫入魔。”

    “我第二次入魔,是为一个女人,斩裂了天空,仙要杀我,天要灭我,我不得不入魔。”

    “我第三次入魔,却只是因为看了她一眼,就一眼,也没看清,只是触了一下眼睛,然后就莫名其妙的入魔了……”

    “这只是其中一件诡异的事情,除此之外,还有不少,若非前世的纠葛之外,我实在想不出什么其他理由。【愛↑去△小↓說△網w  qu 】”

    “所以,古居士要趁此机会,借助因果之事查清自己的前世吗?”

    “算是吧。”

    “唉!”

    老和尚又哀叹一声,道:“古居士,老衲深知劝你不住,不过有一个问题古居士可曾想过。”

    “什么问题?”

    “有些因果可能不是你想要的因果,有些前世也可能不是你想要的前世,不知道或许不知道,未必就是不好,而知道了未必就是好。”

    古清风点头应是,表示认同,的确,有些事情,不知道也就不知道了,不知道可能还自在点,一旦知道,非但不会自在,反而会更加痛苦。

    只是,人生不就这点破事儿吗?

    无非是喜怒哀乐。

    喜又如何?

    怒又如何?

    哀又如何?

    乐又如何?

    这时,老和尚叹息的声音传来:“唉……大自在不动心,唉……”

    “为何叹息?”

    “老衲一直都很怀疑,古居士修炼大自在不动心,究竟是求的是大自在?还是随心所欲?”

    古清风笑而不语,回道:“得了,歇着吧,改天有兴趣再聊。”

    神识从寂灭骨玉里面离开之后,古清风并没有继续思索下去,而是将杯中酒一饮而尽,之后便倒头大睡起来。

    修行之人当修为达到一定境界通常很少睡觉,大多数人都会选择打坐,静修养神可要比睡觉功效好的多,一来可以修炼,二来可以参悟,三来亦可恢复,打坐之后,不管是肉身还是精神都会神清气爽。

    不过,古清风却很少打坐,修行五百年来打坐的时间寥寥无几,以前在这个世界修行的时候,要么在杀人,要么就是被追杀,后来飞升天界,同样是要么在杀人,要么被追杀,顺便躲着老天爷。

    即便空闲下来,他也不会去打坐静修,要么睡觉,要么晒太阳。

    睡觉让他觉得自己还是个人,晒太阳让他觉得心情舒畅。

    就是这么简单。

    一觉醒来,似乎已是正午,古清风泡了个热水澡,便在院子里晒起了太阳,顺便问问这两天发生的事儿。

    费奎一直守在门口,从未离开后,给古清风倒了一杯酒之后,便小心翼翼的说了起来。

    “公子爷,现在外面很乱,传的沸沸扬扬,说您……把灵都派的穆玉龙和谷新打死了,冰玄派的秦万里也被您打成了残废……还有人说九华同盟的慕容飞大人也被您给……”

    说到这里的时候,费奎偷眼瞧了瞧古清风,见其脸上没有什么异样的表情,这才敢继续说下去:“这两天灵都派,冰玄派,还有九华同盟的人都在找您……”

    古清风并没有感到意外,也不在乎这些破事儿,随口问道:“云霞派那边没什么事儿吧。”

    “老爷子早已将云霞派闭门封山,暂时无碍,他们都去找过,见云霞派闭门封山,也都没什么法子,现在正带着人在周边地界到处找您呢。”

    “是吗……”

    古清风端着酒杯,小饮一口,环顾四周,问道:“没找到这儿来?”

    “暂时还没有,不过……”顿了顿,费奎回应道:“就算他们找到这儿谅他们也不敢乱来。”

    “哦?”古清风一挑眉头,问道:“怎么着?有什么说法?”

    “公子爷,这里可是赤虚山庄。”

    “赤虚山庄?”古清风摇摇头,对这个名字没有什么印象,又问道:“这庄主面子很大?”

    “不止庄主面子大,山庄的背景更大,这可是赤字头的山庄,甭说冰玄派、灵都派,哪怕是九华同盟到这里也不敢随意动手。”

    “赤字头?”古清风有些不解,问道:“怎么个说法?”

    费奎像似没想到古清风连赤字头都不知道,小心翼翼的问道:“公子爷您不知道?”

    古清风瞧着费奎的样子,眯眼笑道:“瞧你惊讶的样子,怎么?这劳什子赤字头名气很大?”

    “公子爷,赤字头可是君王的名号。”

    赤字头?

    君王?

    难道……

    古清风可不记得自己搞过什么赤字头,便想确认一下,问道:“你说的赤字头君王是谁?”

    费奎也不知道古清风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他也不敢多问,只是很无奈的说道。

    “公子爷,小的说的可是上古时代叱咤风云威震仙魔的赤霄君王啊,咱们世界也只有他老人家才当得上君王之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