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可为因果?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什么样的人会将自身灵魂中的一魄抽离出来,然后再用大衍凝血印封起来。

    可能不止一魄。

    古清风听费奎说过,大自然灵变之后,数日来总共出现七座这样的洞府,如果这个洞府里面封印着一魄,那其余留作洞府也必然各自封印着另外六魄。

    若真是如此的话。

    那就太诡异了。

    他实在想不明白什么样的人才会这么干。

    倒了一杯酒,轻饮一口,古清风重新整理了一下思绪,又从储物袋里面将一颗浑浊晶石掏了出来,这是他之前在那座洞府里面找到的,现在可以肯定的是,这两座洞府绝对出自一人之手,一个是在五千年前开辟,另外一个是在三千年前,两者相隔两千年。

    开辟的手法相同,洞府结构也相同,阵法机关等等手法也都异曲同工。

    唯一不同的是力量,前者力量强大,后者力量明显稍弱。

    先前古清风推测可能是身外化身,可现在仔细想想,身外化身根本干不了这件事儿,谁会闲的蛋疼,两千年后用身外化身去开辟一座洞府,而且身外化身只是神识主宰,根本没有灵魂可言,又如何抽离魂魄。

    那么只有一个解释。

    轮回。

    一个女人五千年前不知道遭遇了什么事情,在三千年前轮回转世,亦是冰玄派的祖师爷。

    而后又将自己的七魄抽离出,再用大衍凝血印封起来。

    大衍凝血印需要灵魂之血方能解开。

    为什么偏偏用这个封印?

    嗯?

    难道她想再轮回?

    轮回之后,再去解开封印?

    这也说不通啊,连七魄都抽离了,只剩下一颗魂儿,暂且不谈如何打开轮回通道,纵然打开之后,也必定被撕成碎片,而且没有七魄只是一抹残魂,根本轮回不了。

    既然轮回不了,为何还会用大衍凝血印?

    想着。

    古清风忽然想起一种古老的手段,血脉传承。

    一些人之所以拥有血脉,便是前世的灵魂之血所化。

    只是这玩意儿讲究的是一个大气运,并非你前世死了,灵魂之血下一世就能化作血脉。

    变数太大。

    谁也不敢说有绝对把握,至少古清风自认为自己没有这个本事。

    难道这娘们儿有?

    不好说。

    天地之间玄妙万千,大能多了去了,这娘们儿当年如果真的能够打开轮回通道悄然轮回的话,本身就说明不是一般人,轮回通道可不是你想打就能打开的,尤其还能瞒过天道。

    这种勾当不好干,不是你本事大就能做到的,需要千年万年推衍,推衍出轮回法则的变数,然后瞒天过海,算计天道才能干成。

    如果那娘们儿真干成了,若说她有本事让自己的血脉传承下去,倒也不是没有可能。

    念及此。

    古清风不由想起火德说过的话。

    火德说冰玄派的祖师爷和云霞派的祖师爷是双修道侣,然后分别以冰玄之心和炎阳之心作为两派的传承,希望一代一代传承下去。

    如此说来。

    那娘们儿的血脉传承之人一旦与冰玄之心融合的话,血脉觉醒之后,再用自身的血脉开启封印,到时候前世的记忆也就恢复了……

    如果真如自己猜测的一样,那这娘们儿实在是太厉害了。

    单单是算计天道,推衍法则,打开轮回通道,这等事情,古清风就很佩服。

    然后再抽离自己的七魄封印起来,再用大手段推衍出血脉传承……

    这种手段,实在太复杂太厉害了。

    若那娘们儿真能做到,说明她对天地法则的了解已经到了恐怖的程度。

    “厉害,佩服……”

    古清风越想内心越是佩服,这一系列勾当又是轮回又是抽离又是血脉传承,若是一步出错的话全盘皆输。

    只不过……唯一让他想不明的是,那娘们儿做这一切的目的是什么?又有什么意义?

    逃离审判?

    不。

    不管你是轮回也好,还是转世也罢,乃至血脉传承,只要你的灵魂不灭,压根就逃脱不了天道的审判。

    一生罪,世世罪,这可不是一句空话。

    除非你的灵魂被审判的干干净净,哪怕只剩下一抹意识一抹残识,天道都不会放过你。

    这娘们儿既然能推衍出这么多法则,用脚趾头想想就知道必然是那种混迹天地之间的老油条,不可能不知道这个道理。

    只是话又说回来,如果不是逃离审判的话,她做这些到底是为了什么?

    什么样的事情值得一个女人做出如此复杂而又危险至极的事情,私自打开轮回通道本身就是触犯天条的大罪,再玩变数这么大的血脉传承。

    为什么?

    这个问题古清风百思不得其解,若是这事儿和他无关也就罢了,他也懒得去操这个闲心,偏偏这事儿怎么看怎么觉得和炎阳之心有关,而炎阳之心又是他的第一道因果枝,这不得不让他焦虑。

    想到因果,古清风心里突然生出一种不好的感觉。

    端起一杯酒,旋即又放下,疑声呢喃道:“这娘们儿搞出这么多事情该不会是为因果吧……”

    因果这玩意儿很复杂,既是法则又非法则,既是达到又非大道,最恐怖的是,天地诸般法则也都在因果之中。

    换句话说,如果把因果玩明白了,那推衍起诸般法则来也就不是什么难事儿了。

    所以自古以来,那些不知道修炼多少年的老家伙们都喜欢鼓捣因果这玩意儿,没事儿推衍个法则什么的也方便。

    任何大能修炼到一定程度,随着对大道的感悟,对法则的了解与日俱增之后,多多少少都会对因果有所向往。

    就连古清风自己也不能免俗,当然,他之所以对因果感兴趣,并不是想推衍法则,只是不想浪费这么一个绝佳试探因果的好机会,仅此而已,毕竟诸天浩劫,本源重生,法则衍变,万象更新,这等千万年不遇的情况,不是什么时候都能赶上的。

    古清风思来想去,觉得只有因果二字才能解释那娘们儿一系列疯狂的举动。

    又思索了一会儿,重新仰躺在椅子上,微微闭上眼,神识则进入了寂灭骨玉。

    以往遇到迷惑的时候,他都会来找寂灭骨玉里面的老和尚指点迷津。

    寂灭骨玉里面依旧是一片模糊,这种模糊很玄妙,亦如佛家所言,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

    老和尚说其实寂灭骨玉里面什么也没有,每个人的心境不同,所看到的也不同。

    古清风不知道心境达到什么样的层次才能看清,他只知自己在这里面从来没有看清楚过,永远都是很模糊。

    模糊的世界,模糊的山,模糊的山上有一座模糊的庙,模糊的庙里有一个他从来没有看见过的老和尚。

    前段时间老和尚刚刚苏醒,似乎非常虚弱,不知道现在如何。

    古清风也不好去打扰,当他正欲离开的时候,老和尚那苍老而又古怪的声音缓缓传来。

    “古居士,别来无恙。”

    古清风笑了笑,回应道:“老样子,你呢,又如何?恢复的怎样?”

    “老衲一无肉身,二无灵魂,三无意识,谈不上恢复,也没什么可恢复的……”

    这句话老和尚说过很多次,只是古清风从来没有听懂过。

    “古居士先前询问老衲因果之事,此次而来,莫不是也为因果?”老和尚的声音很苍老,而且一个字一个音节拖的很长很长,一句话几个字听完之后,很容易让人产生幻觉,仿若历经千秋万载一样。

    还好,古清风早已习惯了,笑道:“算是吧。”

    “哦?如此说来,古居士观见了自己第一道因果枝?”

    “观见啊……的确算是观见了……只不过还没有去找而已。”

    老和尚询问道:“为何?”

    “观见即可,为何要去找呢。”古清风反问了一句,又笑道:“因果之道在于一个顺其自然,这句话可是你说的,我的第一道因果枝只是一颗石头而已,石头本身对我没有什么用,我也不需要,纵然找到又能如何,只是一颗石头罢了,真正对我有用的是与那颗石头相关的人和事,这才是我想知道的因果。”

    当古清风说完这句话后,老和尚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才叹息一声,回应道。

    “古居士果然是聪慧之人,已是初窥因果。”

    古清风哑然失笑,摇摇头,道:“听你念叨了这么多年的佛经,我就算是个傻子,对因果之道也该多多少少知道一点儿。”

    “古居士太谦虚了……唔……古居士既已观见自己的第一道因果枝,那这次来老衲又是为何……”

    古清风倒也没有隐瞒,将自己遭遇的事情前前后后仔仔细细的说了一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