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血脉疑云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这日。

    青阳地界,一品山庄。

    欧阳绯月仿若失神般坐在凉亭的一张石凳上,一张原本美艳的娇脸上挂着淡淡的忧愁,此刻她正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美酒儿。

    一杯饮完,又饮一杯。

    这两天一品山庄的生意并不是太好,确切的说很差。

    自从大自然发生灵变之后,周边地界彻底乱成了一锅粥,所有人都忙着寻宝,哪还有什么人来一品山庄享乐。

    至于大自然为何会突然发生灵变,这个问题欧阳绯月足足想了好多天也想不明白。

    她只知道自从云霞派立储之日,古清风筑基之时,乌云凝聚,电闪雷鸣,紧接着第二天大自然就发生了灵变。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她也不知道。

    至于大自然灵变究竟和古清风筑基有没有关系,她更加不清楚。

    然而。

    这并不是让她忧愁的真正原因,真正让她苦恼的是欧阳夜。

    也不知道为什么。

    小丫头最近变得越来越不正常,血脉复发的频率越来越快。

    前不久在云霞派时,小丫头血脉复发之后,欧阳绯月便让她来到一品山庄修养,可没想到来到山庄之后,接二连三竟然复发了两三次。

    以前小丫头的血脉虽说偶尔也会复发,但也只是偶尔,一年之中也就复发个一两次,可现在呢,隔三差五就复发一次,而且情况一次比一次严重。

    以前血脉复发的时候,小丫头最多是胡言乱语,然后睡一觉就没事儿了。

    现在呢,复发的时候已经不止是胡言乱语,完全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而且说的那些话也是疯疯癫癫,什么佛魔,什么轮回。

    欧阳绯月知道小丫头有一个秘密,经常做一个诡异的梦。

    为了弄清楚那个神秘的梦境,小丫头才会来云霞派。

    至于为什么。

    小丫头不知道,她只说云霞派让她有种时曾相识的感觉。

    在云霞派修行了两年,似乎也没发现什么。

    “难道真的和古清风有关?”

    欧阳绯月突然想起不久之前欧阳绯月在云霞派血脉复发之后,小丫头说古清风也让她有种时曾相识的感觉,而且还怀疑说可能是古清风勾起了自己的血脉。

    真是如此吗?

    起初欧阳绯月并不怎么相信,觉得可能是小丫头想多了。

    可是自从古清风出现之后,小丫头的血脉复发频率越来越高。

    这不禁让欧阳绯月联想到一个可怕的事实。

    如果说小丫头的血脉真是因古清风而复发,那么此次大自然灵变或许真的是古清风引起的,如若不然大自然灵变之后,小丫头血脉复发的频率不可能这么高。

    可是!

    这是真的吗?

    如果是真的,那又为什么!

    不知道。

    欧阳绯月也想不明白。

    就在这时,屋内突然传来琴音。

    琴声一响,欧阳绯月顿时站起身,神情也不由大变,赶紧向屋里跑去,只是刚刚跑到台阶,砰的一声,房屋骤然被一股神秘而又强大的力量震的轰然倒塌。

    屋内,一个女子正在舞琴。

    那女子身着一件白色单衣,盘膝坐在床上,双手正在一张古琴上乱舞。

    狂风呼啸大作。

    此间那女子三千长发肆意飞扬,一张美丽的脸庞上煞白不已,没有一丝血色,只是那双眼眸却无比殷红。

    琴音很乱,如千军万马奔腾在战场中,杀气腾腾。

    亦如九幽深渊的万魔怒吼。

    魔中亦像蕴含着一种佛音,就像似有一位得道高僧在诵经一般。【愛↑去△小↓說△網w  qu 】

    欧阳绯月知道小丫头的血脉又开始复发了,只是她不敢靠前,前几次复发的时候,小丫头根本不认识她,甚至还差点杀了她。

    欧阳绯月虽然心中很着急,却也只能站在远处望着。

    “为什么!究竟为什么!”

    欧阳夜双手在古琴上乱舞,殷红的双眸杀气冲天,口中声势如魔亦如佛。

    “我说过你不轮回,我绝对不轮回!我永远也不想再轮回了……我不想!”

    “我等你等成了魔,你为我杀成了魔……我们……我们互不相欠!”

    “你不欠我……”

    “不要问我是谁!不要问……从一开始你就不记得……我希望你知道我是谁,但我更希望你不知道!”

    “我忘不掉……”

    “那一世,那一生,我摇动所有的经桶,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世,那一生,我在山路匍匐,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次次的轮回,不为修来世,只为途中与你再续前缘……”

    “你说让我等着你……那一世是,这一世是……我等你等成了魔……那一世是,这一世亦是……”

    “你说我们的因果断了……不可能再回去……”

    “呵呵……”

    “因果……呵呵……因果……”

    “因果……”

    欧阳夜呢喃着因果二字,就这么呢喃着,口吻异常复杂,似不甘,似无奈,似愤怒,似忧伤。

    她就这么呢喃着,双手舞琴的速度渐渐变慢,琴声也渐渐变弱,双眸之中的殷红亦渐渐消散,也不知过了多久,直至琴声彻底停止,欧阳夜顿时像昏厥过去一样,趴在古琴上。

    对面,欧阳绯月就这么静静等着,过了很大一会儿,她才敢跑过去,试着喊了两声,没有回应。

    跑过去,将欧阳夜揽入怀中,掏出一颗元气丹送进嘴里。

    每次小丫头血脉复发之后,都会变得虚弱至极,欧阳绯月也算有些经验了,送进一颗元气丹后,又随后布置了一个补元阵法……

    也不知过了多久,欧阳夜才从昏迷中渐渐睁开眼睛。

    “姑姑……”

    小丫头的声音很微弱,也很沙哑,她试着坐起来,只是浑身没有一丝力气,骨头就像散架一样。

    “丫头,你……”欧阳绯月将小丫头脸上被汗水侵湿的几缕发丝剥开,想说什么,欲言又止,面对此间的欧阳夜,她根本不知道说什么。

    “丫头,你是不是又不记得刚才说过什么?”

    欧阳夜微微摇首,她不记得,什么都不记得。

    “唉!这可怎么办……”

    欧阳绯月担忧万分,可又束手无策。

    “姑姑,我……我好像……好像知道我为什么会对云霞派有种时曾相识的感觉……”

    “为什么?”

    “我要找一件东西……很重要的东西……”欧阳绯月闭上眼,微微咬着嘴唇,轻声道:“我要找到炎阳之心……”

    “炎阳之心?”

    欧阳绯月神情一愣,疑惑问道:“你找炎阳之心做什么?”

    “我不知道……我找炎阳之心做什么,我只知道……我必须找到……必须找到……”

    “可是,炎阳之心现在根本不在云霞派,好像在九华同盟的荣老爷子手里……”

    欧阳夜呢喃着:“我会找到的……一定会的……”

    “丫头,咱们在等等吧,等苏婳来了再说吧……到时候看她怎么说……你的血脉,可能也只有她才能解开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