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请帖

作者:九哼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尊上最新章节!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谣传,几年之前。

    飞鹤岭上的飞鹤帮为了霸占一颗价值不菲的晶石,残忍杀害了一家种植灵田的农户。

    没过几天,一个女子从天而降。

    没有人知道那个女子是谁。

    相传那女子一袭白衣,冷若冰霜,手持白玉剑,一剑祭出,雪花纷飞,冰霜凝聚,飞鹤岭顿时被冻成一座冰山。

    当女子离去,冰山炸裂,飞鹤帮千余人弹指间灰飞烟灭,整座飞鹤岭也因此变成一堆废墟。

    一剑,仅仅一剑。

    没有人知道女子的身份。

    飞鹤岭不仅是鎏金地界的大帮派,同时也所属南斗派。

    南斗派在得知此事之后雷霆震怒,立即通缉那神秘女子。

    有人说,在南斗派发起通缉令的当天,那神秘女子孤身一人,闯入南斗派。

    至于在南斗派里面发生了什么,同样没有人知道,因为就在第二天,南斗派就打开守护大阵封门闭派,直至现在还未解封。

    这件事在当年传的沸沸扬扬,传了几年才知道那个神秘女子姓冷,名颜秋。

    至于冷颜秋究竟是什么人,亦无人知晓。

    此刻听苍松说冰玄派新任掌门便是冷颜秋,这让火德和水德怎能不震惊。【愛↑去△小↓說△網w  qu 】

    “此次接任大典,是我们冰玄派今古百年之后的头等大事,还望诸位准时参加。”

    说罢,紫云真人便要起身离去,而苍松真人则拿出一张红色帖子递了过去。

    “慢着。”

    火德突然喊了一声。

    走至门口的紫云真人回头淡淡的望着他。

    “我们云霞派与你们冰玄派早已没有任何来往,我看就不用参加你们的接任大典了吧。”

    当年他们几位师兄弟前往冰玄派被打一事,至今想起来,火德还是一肚子气,更何况后来冰玄派又亲自登门羞辱,火德自然不会忘记,冷笑道:“怎么着,让我们参加你们冰玄派的接任大殿,是不是又想当众羞辱我们云霞派?”

    紫云真人神情冷淡,道:“我们冰玄派早已不是当年的冰玄派,而你们云霞派也早已不是当年的云霞派。”

    她的话说的模棱两可。

    只是,不管是火德还是仁德都听的出来这句话的言下之意,无非是说今时今日的云霞派根本无法与冰玄派相提并论,换句话说,就是你们云霞派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地方值得冰玄派羞辱了。

    对此,火德与仁德虽然恨的牙根直痒痒,却也无法反驳。

    “让你们云霞派参加是几位老祖的意思。”

    冰玄派的几位老祖,那可是各个都是活了一千多年的老家伙,比之前云霞三老都要高一个辈分。

    “话我已经给你们带到,至于参加不参加,是你们的事情,不过……我希望你们认真考虑考虑,这或许是你们云霞派唯一的机会。”

    说罢,紫云真人又深深的看了一眼古清风,看他仍旧坐在椅子上,悠闲的喝酒儿,不由内心挑起眉头,没有多想,转身离去。

    “机会?什么机会?把话说明白再走。”

    当火德询问的时候,紫云真人已然带着人离去。

    “火德啊火德,难道连这话都听不出来吗?”苍松真人取笑道:“我们冰玄派几位老祖念及旧情,看在两派祖师爷的面子上,不忍看着你们被九华同盟吞并,所以……”

    顿了顿,苍松冷笑道:“所以,最好不要不知好歹。”

    撂下一句话,苍松哈哈大笑离开。

    “你个吃软饭的叛徒!”

    火德是一个暴脾气,指着苍松就大骂起来,只是他越骂的起劲儿,苍松的笑声就越得意。【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http:///0_48/

    “师弟,算了。”仁德走来劝说道:“咱们还是商议一下去不去参加。”

    “商议什么,有什么好商议的,你忘了当年他们冰玄派是怎么羞辱咱们的?”提起当年的事情,火德就忍不住想骂娘,愤然道:“冰玄派那帮老东西没一个好鸟,狗眼看人低,还说什么想帮咱们一把,真是扯淡!我看他们八成又想借此机会羞辱咱们!”

    “咱们云霞派也的确没什么地方值得他们羞辱了……”仁德摇摇头,叹息道:“如果我猜测不错的话,冰玄派应该是想借此机会,彻底了断当初两派祖师爷之间的约定。”

    “断就断呗,咱们云霞派又不指望他们。”

    “这件事毕竟已经拖了几百年了……是时候该了断了,正如紫云所说,今时今日的云霞派早已不是当年的云霞派,冰玄派也早已不是当年的冰玄派,我们和冰玄派之间的差距实在太大了,以前他们没有解除约定,或许担忧影响到冰玄派的名誉,毕竟这是两派祖师爷订下的约定,如今是一个非常时期,想来,冰玄派也不会在意这些了……”

    说着话,仁德又叹口气,道:“既如此,那我们就去一趟吧。”

    “师兄,咱们当年可是发过誓,从此不再踏入冰玄派半步,你忘了?”

    “可……可这事儿总得有人去吧。”

    “我们就不去,他们能咋地。”火德端起一碗酒仰头一饮而尽,愤怒的说道:“人家要打咱们的脸,咱们还要伸过去让人家打,这种窝囊的气,老子已经受过一次了,绝对不可能再受第二次。”

    “这……”

    仁德一时也不知该说什么好。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传来。

    “不如就让我去吧。”

    嗯?

    声音是古清风传来的,火德噌的一下站起身,撇撇嘴,噎着喉咙,问道:“祖宗,这种事儿您老人家就不必去凑热闹了吧。”

    古清风瞧着这张泛着流光溢彩精美至极的请帖,饮了一口小酒儿,笑道:“别说,这个热闹,我还挺感兴趣。”

    感兴趣?

    开什么玩笑。

    其他人或许不了解,火德却清楚的知道,古清风并不是一个喜欢热闹的人,你若让他安安静静去山庄听个曲儿还行,可若说去参加劳什子的大典,他绝对不可能有什么兴趣,更何况还是一个和他没有任何关系的大典,他怎么可能有兴趣。

    难道是为云霞派打抱不平?

    这更加扯淡。

    火德知道古清风是什么尿性,尽管这小子答应帮忙,但也只是帮自己而已。

    帮自己和帮云霞派是俩概念。

    看在自己的面子上,或许会为云霞派出头。

    只是这个出头那得看是什么情况。

    像九华同盟若打过来,火德敢肯定这小子肯定会出头。

    而像冰玄派这种破事儿,除非对方的人杀过来,不然古清风才懒得搭理,还去参加什么大典?有那点时间他宁愿多晒晒太阳,也不会闲的蛋疼去参加劳什子的大典。

    “古小子,你就甭……”

    火德正欲说什么,古清风站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这事儿就这么定了。”

    “为啥啊!”

    “与你们云霞派无关,是我自己的私事儿。”

    是的,正如火德所想的那样,古清风的确很闲,但还不至于闲的去参加劳什子的大典,他之所以想去,亦是想弄明白冰玄派那颗与炎阳之心有关的冰玄之心。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